一触即燃的伟哥大战,谁能硬到最后?

原创 2019-8-6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广药集团和它的合作伙伴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日前撕X起来,将“国产伟哥”推上了热搜。



广药集团和它的合作伙伴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日前撕X起来,将“国产伟哥”推上了热搜。


康业元称,自己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科技公司)49%的股权,同时拥有国产伟哥的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白云山对其在2016年4月下达的利润分配方案却用按销售的2%到8%不等提成。截至2016年4月底,白云山至少握有4亿元金戈纯利,但康业元却没拿到一分钱利润分成。


康业元还实名举报白云山及其董事长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虚增成本、偷税漏税,并称金戈既不是广药集团研发的、也不是购买的……


康业元提到的金戈,学名枸橼酸西地那非,主要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ED),也就是俗称的阳痿——一个任何男人遇到都会感觉羞耻的事情。


据说中国阳痿患者上亿,可仅有1/10去医院就诊,大部分都是“自行处理”——在家吃药,这让伟哥成了最强福音。


男人有多痛,就有多舍得花钱。


2014年10月,白云山科技公司推出了首款“国产伟哥”金戈,市场反映出奇的好,销量从2015年的1500万片猛增到2018年的4774万片,四年翻了三倍,累计销售近20亿,仅2018年一年就卖出6.6亿,毛利率高达90%。


瞧这赚钱能力,连茅台酒和阿胶都相形见绌!


2018年金戈销售收入占白云山营收总额的1.6%,却足足贡献了10%的利润总额,让广药笑得合不拢嘴,康业元却连汤也没喝到,难怪要急眼……


(金戈成为广药白云山最赚钱的产品之一)


如今,围绕金戈的权益归属权,以及是否存在财务造假等问题,白云山和康业元各执一词,康业元甚至提出要“退股清算,拿回金戈”。


就在白云山和康业元的撕X大战开打后,广生堂药业又突然宣布,其伟哥产品的生产注册申请已获受理,让厂家已经扎堆成群的伟哥市场更加热闹。



实际上,这场“伟哥”暗战,20年前就已经展开。


1991年,美国辉瑞制药(Pfizer)的科研团队意外发现,治疗心血管病的药物“枸橼酸西地那非”治疗阳痿的效果更好,敲开了ED类药物市场的新大门。


经美国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1994年辉瑞向市场推出“蓝色小药丸”Viagra(万艾可),即俗称的“伟哥”,而且Viagra 一面世,就在中国申请专利。


2000年7月,伟哥获准进入中国市场,在北京大学第一人民医院售出了第一片,第二年它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授权,专利有效期至2014年。


而在Viagra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包括白云山在内的十几家国内药厂已经投入巨资开展仿制研究,有的已经获准临床试验,没想到被辉瑞抢先一步在国内注册。


于是国内药厂组成联盟,集体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异议,要求宣告万艾可专利无效。经过长达5年的法律拉锯战,最终法律裁定辉瑞得到专利保护,国内企业不得生产仿制伟哥。


从此,中国抗ED药市场辉瑞一家独大。


万艾可在药店推广时,还传出一个段子:万艾可的销售美女向一位男士推荐,对方紧张地说,“我很正常。”“知道你正常,但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最好的状态是什么样!”如此循循善诱,为羞涩的男士找到了一个自信的理由。


2004年至2005年,德国拜耳的“橙黄色小药丸”艾力达(伐地那非)和美国礼来公司的“黄色小药丸”希爱力(他达拉非)又先后进入中国市场。


这三款药物原料成分和作用机理不同,目标人群的需求也不辉瑞打的是硬度(药效时长4-6小时),礼来打的是持久性(宣称持续时间达36小时),拜耳打的是起效快(起效30分钟,药效维持12小时)。


而它们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也不相同,2013年万艾可在中国销售了9亿元,希爱力3.1亿元,艾力达0.8亿元。据医药健康咨询公司IMSHealth的数据,2013年中国抗ED药市场,万艾可在27个主要城市占据58.8%的市场份额,占了中国“伟哥”市场的半壁江山。


垄断了国内市场的进口抗ED药赚得盆满钵满,本土制药厂却只能在旁边眼红,始终无法分一勺羹。直到2014年5月31日万艾可专利保护到期,国内制药厂才迎来了机会,一场“抢仿”大战正式开打!



2014年9月,广药率先推出了处方药“金戈”, 打破万艾可的一家独大,并依靠低价策略与对方争夺市场。随后,齐鲁制药、常山药业、亚邦制药、地奥制药、天方药业等十几家本土药企,纷纷提交仿制药批文。


(三种抗ED类药物的上市情况,资料来源:国盛证券)


由于万艾可的有效活性成分“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制作工艺并不难,于是短短五年间,江苏亚邦“万菲乐”、常山药业“万业强”、吉林金恒“力哥”……国产“伟哥”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上。


大批伟哥仿制药的涌入,终结了ED药品“三色争霸”的局面,其中万艾可受到的挤压最重。


2018年,白云山的金戈实现销售6.6亿元,同比增加17.7%;辉瑞的万艾可销售额6.3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4亿元),下滑47%。金戈虽然销售额仍低于万艾可,但市场增速已完全逆转,而且销售数量已经大幅超过对方。


2018年9月,艾力达(伐地那非)中国专利到期,希爱力(他达拉非)也将于2020年4月到期,国内各家药厂则纷纷摩拳擦掌,加快布局步伐,准备分得一杯羹。


今年7月初,南京正大天晴制药开发的药物他达拉非片(商品名:艾加乐)获得国家药监局颁发药品注册批件,成为继长春海悦药业后国内同品种第二个获批的仿制药,有望冲击美国礼来公司在该药物市场的支配地位。


而据丁香园Insight数据,截至今年7月,国内他达拉非片在研厂家已超过28家,未来会将国产抗ED药推向更为白热化竞争阶段。


除了国产“伟哥”竞相抢占市场,近年来涌现的印度仿制药,因为价格更低、药效更佳,很受消费者青睐。


业界传闻,印度仿制药企业还准备参与中国“4+7”的竞标,这等于要直接跟国内药企“夺食”,引发了国内的担忧。


当下,抗ED市场已经是群雄逐鹿,一旦印度仿制药大规模进来,加入到国内药厂和辉瑞拜耳等外资药厂之间的角力,伟哥“混战”势必一触即燃!


对国内药企来说,在这场伟哥大战中是一直“硬”下去,还是早早退出竞争,除了价格,更关键的还是能否提高药品品质,加快研发新的适应症,避免低价同质竞争。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赵梓淇,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