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安十二时辰》到国产旅行箱,中国品牌要靠执念创造

原创 2019-7-21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在中国要创出一个品牌来,需要怀揣到死方休的执念随时牺牲自己;还要有一大群人心甘情愿主动跟着牺牲,才有希望做到。


在中国要创出一个品牌来,需要怀揣到死方休的执念随时牺牲自己;还要有一大群人心甘情愿主动跟着牺牲,才有希望做到。


这是刚刚度过五六日连续的一整个“品牌周末”之后的强烈感受。


没错,做中国品牌,你就要准备好对抗全产业链,对抗整个大环境。没有一股子到死方休的执念,你指定做不到。


当群头儿给群众演员一年365天,天天吃白菜煮面条的时候,有一份儿剧组盒饭吃,就跟天恩似的,尽管里头可能只有一丁点儿肉沫星子。


但《长安十二时辰》总制片人梁超,却选择带着一个规模庞大的厨师团队,为全部工作人员-做-饭-吃,这个“全部”是必须包括群演的。这不是情怀,这是一笔巨款,是北京一套房,是本不用花但他花,他甘愿做出的牺牲。


舒提啦老板张铭庭,则选择不但不跟产业链代工厂砍价,还跑去厂里找工人,主动给代工厂工人“加薪”。


两个不相干的行业方向,两个不同故事的主人公,却都在违逆常规,做“性质”完全相同的事情——牺牲自己。甚至是在,很多人选择看不见,装作没看见,不用去看见的地方。


有一次梁超去看群演布告墙。注意到有群演在上面吐槽盒饭差。这事就被他记在心里了。所以这次《长安十二时辰》,他才选择带一支不仅仅给演员做饭还给群演一起做饭的庞大厨师团队前去。


一顿好饭对大多数人来说或许都是再稀松平常的事。但对群演这个群体来说,却犹如人生逆转一般。就因为一顿好饭,他们可能会心情好,干劲儿足。在有他们的镜头里,演绎一种鲜活的存在,贡献一抹真挚的感动。


张铭庭手上有太多,暴力分拣行李箱的视频。她解释为,人在收入低压力大,生活没有向上希望的时候,可不就长期处于一种心情不好的状态。对你的行李箱动粗,可不就是在宣泄心中的愤懑和无奈嘛。


他们没有出路,但我们有选择。


她能做的是,选择可以改变的去改变。比如专注做抗摔的行李箱,以及在自己力量能辐射到的地方给产业链工人“加薪”。尽管现在工业4.0,机器人自动化大生产。但仍然有很多重要的环节需要人工匠心。暖他们的心,他们会更用心。因而他们做出的每一个部件才可能更漂亮更耐久。这当然是让一个箱子之所以成为好箱子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功夫是不会白下的,所有的用心都会被感知,没有例外。


不牺牲行不行?


这就取决于你到底要不要创中国品牌了。要省成本,太多的地方都可以省。这里省省那里省省。老板会省,员工更会省。


省着省着,特效就成5毛钱的了。看剧就得开两倍速才勉强凑合看得下去。


省着省着,轮子掉了,拉链开了,箱子破了。


省着省着,品牌还没影儿呢,就要塌没了。没有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劲儿,没有“牺牲”精神,你是对抗不了能省钱的诱惑的。尤其是大家都习惯了这么干。


市场上有美剧、英剧、韩剧、日剧,但中国的剧,就是电视剧,就是剧集。一般人可能不太能注意到这个表述上的“留白”有啥问题。但是梁超的业内人身份给了他另一种又强烈又清晰的感受。这绝不是地域区分那么简单。而是被全球市场接受与否的一个标志。


什么时候能有“华剧”这个流行表述?能不能有这个词的分水岭,可能就在于中国影视全行业什么时候能进化到下一个高度。这种“欲求”这个“执念”就跟一根长刺一样扎在梁超心上,让他日日牵心,日日痛。


梁超这次能成功带领《长安十二时辰》登陆亚马逊和优酷付费频道。能略微地让他感觉可以给自己交代,可以稍稍的安心一点。在被问及经过《长安十二时辰》这部高水准爆款剧之后,会不会面临新的压力的时候。他说有了成绩之后的压力肯定更大,一个刻度被征服,就想着要划一个新的刻度,作为征服目标。心中的火一旦被点燃之后,势必要成燎原之势。


张铭庭起初想进商场开专柜的时候,商场管事直接丢过来一句,中国品牌还叫中国名字,土不土,反正我们不要。这句话不仅扎了张铭庭的心,还扎到了青峰君,可能还扎到了在看这篇文章的大家。


虽然在情感上,身为中国人,汉字名字和中国品牌,应该是被接受的,被信赖的。但在内心里,谁都知道所谓的“中国品牌”几斤几两,又能有几个人真正接受。这实在是让人又矛盾,又痛苦。即便我们可以花钱买世界大牌,但终究会因为“自己”不够强,只买到了面子,却买不到里子。


不仅我们国内的顶级商场难进,甚至想请全球顶级的箱包代工厂代工,都被说对不起。每次去,都接待你,但就是看不上你,不给你代工。往死了虐你。


这让张铭庭发狠了心,一定要做到世界顶尖的水平,一定要把那些洋牌子甩开,要做就做世界第一。她坚信,在产品真正做到的时候,还有谁会过来笑话嘲弄,应该不会有吧。


被虐过三年,还愿意继续跑去被虐,代工厂彻底服气了,终于答应替舒提啦代工。碰上这么不认输的人,谁都挨不住,最终都会帮她的忙不是。这也是一种因果宿命。巧的是,顶级工厂代工了,顶级商场也发出了开专柜的邀请。往前迈一步多难,但多难这步也迈定了。


所以,他们心里是有一股气的。也正因为有这股气,才让他们肯牺牲,敢牺牲。山止川行、势无可挡。


在拍马车追逐戏的时候,预算是要拍15天,但梁超给了18天的拍摄期,就为了把这组镜头拍的更完美更好。这多出来的三天,每天都要多花两三百万。这些钱谁出?抱歉不是投资人出,而是梁超和导演曹盾两人平摊着出。


舒提啦出的配色,设计师觉得距离预期有一丁点儿差距,张铭庭就会倒掉整桶料重新配,配一桶要花80万,倒一桶80万可就全部打水漂了。


张小敬(雷佳音)穿的那套衣服,一做就是50套。可能大家会以为,还不是破了坏了,就随便再换一套穿就是了。对不起,还真不是。全剧的服化道配有专门的逻辑团队,50套衣服被按照剧情和场景分别“分配角色”,按照顺序,严格依照“服装剧本”,经过“精细化妆”后,才能出场表演。是不是惊呆了?


行业标准是负重8公里测试;张铭庭要求必须负重150公里测试通过才算合格。普通轮子用到的轴承几块钱一个。张铭庭给舒提啦用每个超百元的尖儿货。YKK的拉链是顶级的吧,但张铭庭还要区分台湾工厂和大陆工厂产品的具体品质再下单。别人觉得能做中国的途明、日默瓦已经不错了,但张铭庭要做能彻底甩开它们一大截的产品出来。


现场听下来,这些小故事一次次触动和点燃青峰君。现在非常能理解,易烊千玺为什么把《这就是街舞》中的自己的战队,命名为“易燃装置”。有些人就是能很容易被燃起来,并且能跟着领袖一道去牺牲。


也只有已经燃起来的领袖,加上一群这种拥有“易燃”特质的人一道去牺牲,才可能实现突破和超越。


严格来说“易燃”人群,是“异化人”,跟普通人完全不同。这种易燃人,能把自己豁出去,愿意在面临诸多两难境地的时候,选择痛快牺牲自己以成就大家。


雷佳音拿到张小敬这个角色的时候,就打算豁出去半条命。结果开拍后整条命都豁出去了。一条一条拍,白天晚上的拍,往往拍完一条儿胳膊都动不了,只好去医院做个紧急处理,回来接着拍。他得鼓着多大的劲儿,才能摔不疼、累不坏,铁人似地玩命,一玩儿就是10个月,其中包括提前进组玩命演练动作的3个月。


和雷佳音的牺牲不同,在王鹤润身上,青峰君看到了另一种牺牲。


集体大合影的时候,王鹤润回身瞄过来一眼,眼神里透出的“纯粹”就像在上初高中的孩子。着实被震撼到了,瞬间秒懂。一般的二十五六岁的姑娘都在忙着谈恋爱,因为有些事是过时不候的。但她的生活里,注定了很难有这种朝朝暮暮、你侬我侬。没进组的时候,不是在三五遍的吃书,就是在参加各种官方活动。一进组,则一晃眼半年就过去了。


王园园央美毕业,开了多年的设计师工作室,服务于诸多顶级大企业。在一次瑜伽课上认识张铭庭,之后就被张铭庭蹭了一顿晚饭,俩人谈了没超过十五分钟,内心就被张铭庭点燃了。毅然决然的投身于做全球顶级的中国旅行箱品牌舒提啦。王园园说自己是被张铭庭点燃的,张铭庭说王园园本身就是易燃体质,她不去点,也会有别人点。


梁超和张铭庭的相似,让人吃惊。尽管创投圈在寒冬,影视圈也在寒冬,中美贸易战时不时地释放阴影压在所有人头上。私人部门债务水平直逼上限,流量红利消失......


但这或许并不是巧合,而是一个时代特质。这是中国品牌正在崛起的一副画卷一个缩影。美国搞市场经济已经搞了200年,而中国脱贫致富发展市场经济才30年。美国2018年人均GDP 6.3万,中国2018年人均GDP 6.5万。只不过人家的是美元。


当大家都有饭吃,有房子住,都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时候。对低级产品的需求会降低,同时对品牌的需求和想要创造品牌的冲动共同迸发。未来的30年,将会是中国品牌的30年。赶超美国人均GDP正是要靠中国品牌的崛起才能完成。


这一代创中国品牌的人,他们执念,他们“牺牲”,但同时他们成就。梁超制作《海上牧云记》的时候是3个亿的盘子,但到了《长安十二时辰》已经是6个亿的超大制作。甚至可能用不了多久,梁超的团队就可以比肩HBO。甚至打开科幻宇宙,影剧同发,跟漫威掰掰手腕,在国际市场上震他一震。


旅游业在逆势高速发展,全球化产业链也不会因为美国搞搞破坏就能把协同协作停下来。因此不管是旅行还是商业出行越加频繁的大趋势下,抗摔的舒提啦,必然会成为了一种现代生活方式的必须品。可以想见其距离巨大成功已经不再遥远。


周日参加的是由金蛟举办的第六期分享会,邀请的嘉宾正是梁超和王鹤润;周六参加的是舒提啦和六人游举办的让世界看见中国品牌的战略合作发布会,见到了张铭庭、王园园和做中高端订制旅游的六人游CEO贾建强;周五参加的是由42章经举办的构建品牌壁垒的线下勾搭会,由先后供职于亚马逊、优步、百事、戴尔的公关副总裁高超主讲。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特别的巧,同时也特别的应景。听到了中国品牌到底要如何创出来之内生力的彪悍和必然。又听到了到底要如何理解和构建品牌壁垒的外生力的魅力和震撼。


可口可乐之父罗伯特·伍德鲁夫说:即使一夜之间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工厂都化为灰烬,我也完全可以凭着可口可乐这块牌子,东山再起。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说:无论商业帝国多庞大,终将不敌爱与仁慈。


品牌是资产,不是工具;品牌为竞争力服务;品牌获取信任状;品牌从产品符号到价值符号。


人群、品牌同框、功能、使用习惯、新审美、定义子品类、情感价值链接......


创中国品牌的这颗因“创”而执念而牺牲的心,一旦汇聚成海洋去释放影响力,会有多吓人不敢想象。但从这个品牌周末,青峰君切实感受到了万物萌发的春天气息,仿佛寒冬的萧瑟感也因此而一去不复返。


创中国品牌仿佛是一剂解药,解对于未来方向的迷茫之毒;又好似一座灯塔,给予每个人内心以光明和希望。


科技制造寡头,但品牌包容万众;品牌中国难道不应该成为一个可以刮上30年的巨大风口吗?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青峰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