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芯片领域的造假经历,堪称传奇

原创 2019-7-17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每每提起陈进这个逍遥法外的国之巨骗,无不让人哀叹感叹。他的行为使我们自主研发芯片的努力不仅失去信任基础,还使芯片研究招致的批评和嘲笑,多过了支持和理解。

每每提起陈进这个逍遥法外的国之巨骗,无不让人哀叹感叹。他的行为使我们自主研发芯片的努力不仅失去信任基础,还使芯片研究招致的批评和嘲笑,多过了支持和理解。


这个曾经的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的教授、院长、博士生导师、著名的长江学者,把中国芯片的骄傲高高捧起,然后用力的摔在地上,摔的粉碎。但不得不说,陈进的行骗懂得把握时机,获得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局面。


进入新世纪后,我国更加注重高科技产业发展所产生的意义和影响,863计划应运而生,而汉芯计划便是我国863计划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拥有好运气的陈进回国后,凭借着芯片行业的从业经历,刚进入上海交大就加入了汉芯计划的设计团队,当年上海交大成立了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陈进直接被任命为研究中心主任。


在他的领导下,研究小组还制定出了一个5年计划,具体计划不再赘述,但最重要的计划却是陈进托自己在摩托罗拉工作的弟弟,偷偷买回了10块摩托罗拉生产的芯片。


之后,他找到给自己办公室做装修的公司,将自己已经打磨掉摩托罗拉Logo的芯片,交至这家上海翰基装修有限公司。这家装修公司运用高超的技术,在一平方厘米的芯片上把“汉芯一号”的Logo印在了上边。


一个芯片诈骗的传奇故事正式拉开序幕。


就这么一个刷标套牌儿的芯片,在我国科学院众多专家的审核下,硬是没有露出任何马脚,顺利过关,然后就被宣布为国内首创,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生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的芯片。


纷至沓来的便是对陈进的赞美,以及大量的研究经费,还有很多个载满美誉的头衔。


如果按照剧情发展,陈进以后还可能会荣升上海交大的副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不仅他升官的速度快的让人吃惊。连英特尔的工程师都感觉陈进的科研速度快的让人吃惊,直呼不可思议。


他疯狂前进的速度,终于在“汉芯一号”发布后的第3年终止了。


一位神秘人物在清华大学BBS上发布了名为“汉芯一号”黑幕的帖子,毫不留情的揭露了“汉芯一号”及其发明人陈进弄虚作假骗取国家上亿元经费的事实。之后媒体和当时还是打假斗士的方舟子迅速介入,不仅把陈进的老底儿扒了个干净,连“汉芯一号”最后一块儿遮羞布,也被扒得精光。


陈进造假,并不仅是从“汉芯一号”开始的,首先他的履历就有很多问题。


他在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毕业论文,在网上公开的标题是《模拟和混合电路的故障模型及技术测试》。显然,陈进在大学研究的主要是集成电路测试技术方向,与集成电路设计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后来他在摩托罗拉担任的职务是高级电子工程师,可其在递交给上海交大的简历中,却宣称自己担任半导体设计部高级工程师,从事长达5年的芯片设计。当时可能也是没有各种招聘网站和猎头,陈进的这份简历居然就通过了,还被上海交大委以重任。


重任在肩了是没错,但是陈进对自己的认知还是清楚的,让他设计芯片?开什么玩笑。


于是,他的实验室请来了两个自己在摩托罗拉的同事及德州大学的同学来帮忙,但实验室其余的30多人,全是交大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说到底,他的“汉芯一号”充其量最多由三个人完成的。


用假芯片蒙事儿是第1步,最关键的是第2步:芯片发布会!


因为发布会需要产品演示啊,但是你买来的芯片没有源代码,就相当于电脑没有鼠标键盘,演示个毛啊。


但是有朋友这个事就好办了,陈进再一次去美国出差的时候,让曾经的同事从摩托罗拉内部下载了一款芯片的源代码,用于以后发布会演示。也不知道摩托罗拉的安保是怎么做的,源代码就让人这么带出来了,也可能单纯的摩托罗拉就没见过流氓。


本以为万事大吉的陈进发现,下载下来的源代码根本带不起来自己手里所有的芯片,原来是源代码和芯片不匹配。


这下就糟心了,要怎么办呢?陈进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这个源码是从哪儿下载的,那就把这个系列的芯片再给偷回来。


于是他又让朋友从摩托罗拉搞出来了一批DSP56800系列芯片。接着找来了那个给他办公室做装修的民工,完成了最重要的那个打磨Logo的步骤。


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陈进在发布会用于演示的芯片是144针脚的,而他所谓开发的“汉芯一号”芯片却是208针脚的,两枚芯片的尺寸完全不同,却在发布会上通过了专家的鉴定。


通过了鉴定以后,大把的研发资金就到手了,这下陈进又能放开手脚做更大的买卖了。


他以上海交大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的名义,与一家公司签署了合同,将“汉芯一号”的相关生产服务包给了这家叫做ENSOC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其实是陈进在美国注册的皮包公司,他靠着将服务的价格定的高于市场价,来赚取差价,让上海交大为这笔资金买单,利润基本上都落入了陈进自己的口袋。


虽然如此,陈进对员工还是很好的,只要经费一到手,他就组织实验室的员工环游世界。


在接到举报之后的半年,陈进才从“汉芯一号”的神坛跌落。


当年5月上海交通大学发布《关于汉芯系列芯片涉嫌造假的调查结论与处理意见》的通报后,上海交大撤销了陈进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职务,撤销其教授的任职资格,解聘相关合同。随后科技部、教育部、发改委等也随之做出终止项目执行,追缴相关经费,撤销陈进长江学者称号的决定。然后...没有然后了。


相当于没有受到什么处罚的陈进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生活仍然还是不错的。


现在陈进的公司由原来的上海交大汉芯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领威科技有限公司,陈进仍然持股10%。不得不提的是,其中上海紫竹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也对该公司各持股15%,颇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意思。


不可忽略的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名为上海紫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股权信息中虽然没有陈进,但是有一个熟悉的名字:胡立勇,胡立勇就是陈进汉芯班底核心成员之一,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和他一起在小黑屋里一起打磨芯片的同学。


陈进的生活现在可以说是滋润的很了,但是他给中国芯片行业造成的损失却是巨大的,这不仅是经济上的,还有精神上的。花费巨资的芯片项目等于没有任何成果,还反倒是个骗局,使得整个产业“人财两空”。


当年联想集团的倪光楠想要开发我国自主芯片的时候,柳传志怼他就是用的“汉芯一号”说事。之后联想集团便对芯片产业断了念想,一心一意的做起了组装电脑这个非常有“钱”途的买卖。


但是还有一些企业没有彻底放弃,比如华为。


华为在任正非的带领下,始终没有放弃坚持开发自主高精尖技术的道路。华为最新的芯片出现在公众眼前,正是由于之前贸易战下,美国对华为纳入管制的实体名单中。这份名单所管辖的,是未经美国政府同意,不得向华为之类的公司售卖芯片以及其他相关高科技技术,同时拒绝使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危险的企业的产品。


没错,他指的就是华为。


之后华为面临了一场巨大的挑战,因为华为生产线上的92个供应商中有30多个都是美国公司。不仅芯片的原材料是美国的,连操作系统安卓也是美国及其友邦的。早年间任正非就经常说:“我们要多生产粮食,准备过冬!”没想到一语成谶。


现在事情似乎有了转机,但这种美国恩赐般的所谓转机,当然不会成为华为在芯片以及其它科技领域停止研发的理由。


2019年5月,华为海思轮值董事长何廷波向员工发布了《致员工的一封信》,在这封信里,他阐述了对客户的多项保证,还宣布华为海思曾经打造的备胎项目,一夜之间全部转正。这就意味着华为在贸易战中,将会加大自产芯片的使用力度。之前世人对华为海思了解比较少,原因很简单,华为海思芯片销售额的90%是不对外出售的,是直接嵌入生产线的产品中。


早在2004年刚刚成立的华为海思,便被任正非投入了30多亿人民币开展研发工作。当时任正非的想法是,如果不把高精尖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一旦出现任何细微的战略性瑕疵,那么华为面临的损失就不仅仅是这30亿人民币,有可能华为积累了一生的财富,都会因此而彻底崩塌。自此,华为海思自主研发的高科技产品便成为了华为公司的战略行动。


如今回头再看,任正非当年的担心,比如技术封锁,市场封锁,原材料封锁,都随时有可能汹涌而来。海思的战略以及持续的投入没有让任正非失望。


如今华为海思的产品,已经囊括了无线网络,固定网络,数字媒体等领域的芯片。在网络监控芯片,家用电话芯片以及IPTV芯片都有涉及。尤其是安防监控服务已占全球份额的60%,路由器芯片光芯片技术也是世界领先地位。美国政府举全国之力打压华为,其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华为在上述高科技技术领域,已经树大根深,令其竞争对手如芒在背。


如今世界的相互联系已经极其紧密,通过某些手段割裂开全球市场是极其不明智的选择。外界对任正非和华为的揣度都仅限于表象,但任正非从来没有过争夺世界第一的想法。


在任正非的世界观里,相比一味追求世界第一,世界合作共赢发展的潮流,才是正确的且无法改变的,任何妄图一家独大或者垄断的企业,都是极其不理性的。华为的很多产品其价格制定的已经非常亲民,但是还有很多降价的空间,即便如此,任正非也从来没有降价,因为他说过:“我们的利润虽然很高,但是有些价格不能降,不然很多下游路厂家都会死,没有这样的产业链,华为自己也活不长!”


这是一个格局超脱于眼下利益的智者的意念,除了走好当下的步子,他更加考虑了奔跑的步长和方向。


也许特朗普应该和任正非坐在一起,大家好好聊聊,没准一顿饭的功夫,在这样的认知碰撞下,很多事儿就解决了。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王小仙,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