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天然抵抗艾滋病?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挑战伦理底线

原创 2019-7-13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人们为何会如此愤怒?在许多科幻作品中,人类不是幻想着通过基因编辑或者基因改造实现人的超人化吗?

2018年11月26日,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的前一天,贺建奎在中外科学界乃至整个人类社会扔下了一枚深水炸弹,就在11月,一对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于世,她们有着很好听的名字,一个叫露露,一个叫娜娜。

微信图片_20190713112025.png

在贺建奎宣布这一消息之后,他迎来的不是褒扬及赞美,而是来自科学界的质疑与民间的愤怒,科学家们当然也愤怒,但他们更多的是带着专业的判断提出问题,民间的情绪很轻易的由几篇推文引爆,谩骂,诅咒以及追随着科普大神脚步的声讨,微博、微信、知乎还有各种新闻网站,各种各样的讨论,轩然大波,就是这样。

人们为何会如此愤怒?在许多科幻作品中,人类不是幻想着通过基因编辑或者基因改造实现人的超人化吗?这次的基因编辑不是正好让其中一个女孩天生就有了抵抗艾滋病的能力吗?这难道不合符人们的期望吗?贺建奎到底是冷血无情的刽子手还是敢为人先的突破者?

人们愤怒的,是贺建奎对生命的漠然,他擅自决定了这对双胞胎中的那个基因被改变了的女孩的命运,基因编辑的过程中,改变的不仅仅是针对艾滋病的某些基因,现有的基因编辑技术并不能精确地改变那一点而不影响到其周围的基因位点,如果这个女孩天生可以抵抗艾滋病却对其他的病束手无策,或者发生更为可怕的异变,谁又能为之负责呢?

在贺建奎之前,不乏天才的科学家,可是并没有人去做这件事,是他们不如贺建奎吗?他们只是对这种影响他人命运甚至整个人类命运的试验慎之又慎罢了。基因编辑技术并不是什么艰深的课题,只不过大多数人囿于伦理及道德认知的约束,没有走出那一步,贺建奎,是在挑战人类的伦理底线,科学家们的愤怒,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人类整体而言,虽然在千万年的过程中基因已经发生了无数次的突变,这才有了现代的人类,但是这些突变大多是自然作用的结果,而类似贺建奎这种人为的干预,人们会认为这背后的风险本来是不必承担的,等经历过基因编辑的女孩儿长大之后,随着她结婚生子,这种基因会随着代际传给整个人类,对于民众而言,除了违背伦理引起的愤怒,更多的是这种基因池被污染的威胁所引起的愤怒。

贺建奎之举虽然意味人类可以通过基因编辑来增强人类对某些疾病的天然抵抗,甚至达到完全免疫,但是整个科学界并没有做好准备,实验手段不够完善,伦理上也没有做好准备,这种掌控他人命运的试验难得到大众的心理上的认同。

微信图片_20190713112213.png

基因编辑,其后是未知,是无尽的未知,人们不知道这个举动对人类的未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因为人们不知道它会带来怎样的变异,多少种变异,种种未知让人们站在门前却没有推开那扇门,贺建奎推开了,这会是个潘多拉的魔盒吗?人们为此担忧着,并愤怒着。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啊野,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