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起收税本领,民国如果排第二,还有谁敢称第一?

原创 2019-6-30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通常这些费用都是由老百姓来买单的,于是税收日期一再提前,甚至有四川军阀直接预征田地赋税到了1994年,整整提前了半个多世纪。这还不算最夸张的,时任川陕边防督办的刘存厚竟然预征税收到了2050年,难怪有戏言称,台湾的国民政府还欠着大陆几十年税收。

税收无处不在,小到我们每天吃的米饭,都是经过税收之后才流转到餐桌。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进过税务局,表面上看去没有纳税过,但其实我们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物品都经过了财政的税收一关,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名副其实的纳税人。


众所周知税收是政府财政收入的最主要来源,通常占据财政收入的90%以上,是维持政府正常运转的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既然税收这么重要,如此一来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上就不乏苛捐杂税的泛滥,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孔子就有感慨:苛政猛于虎。不止封建社会如此,到了近代更是荒唐,民国时期的各种“新奇”税收能惊掉你的下巴。

《让子弹飞》是大家都熟知的电影,故事虚构的民国时期鹅城县长就直接将税收到了2010年。其实电影反应的现象并非虚构,民国时期各地军阀把持当地军政大权,没有强有力的统一的中央政权,所以军阀们各自为政,对百姓随意征税。而且军阀为攫取更多利益,频繁发动战争争夺地盘,他们不断增强自身军事实力扩充兵力,这就需要庞大的军费支出。

通常这些费用都是由老百姓来买单的,于是税收日期一再提前,甚至有四川军阀直接预征田地赋税到了1994年,整整提前了半个多世纪。这还不算最夸张的,时任川陕边防督办的刘存厚竟然预征税收到了2050年,难怪有戏言称,台湾的国民政府还欠着大陆几十年税收。

很多朋友肯定没有听说过“锄头税”“懒税”“茅厕税”,这些在民国都是百姓的日常负担。农民种地除了粮食税,还有使用锄头的“锄头税”,种地要使用粪土肥料,于是就有了“粪税”,甚至使用茅厕的“茅厕税”也不能避免。军阀们为了逼迫农民种植罂粟谋取暴利,还创造了“懒税”,不种罂粟也可以,交“懒税”就行。


除了种地要面临各种奇怪的税收,在家里养只猪搞点副业也不能幸免,养小猪有“猪仔税”,养猪期间有“牲畜税”,猪长大了捆绳被宰也要交税,屠宰的那一刻还有“屠宰税”。五星级服务在这里也得自叹弗如,真是一个环节也没有落下,如此细心周到收税服务,还真是让人甘拜下风。

论起收税的本领,民国自称第二,想来也没有谁敢称第一了吧。如此苛捐杂税压榨百姓的政权,最终的结果就是倒台。站在我们现在的角度来看,这些繁多的税收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但是当年百姓就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小北,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