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切尔诺贝利的土地上遥望比基尼岛,核试验,人们失去的是未来

原创 2019-6-15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2015年,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切尔诺贝利的悲鸣》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当时这本书的译名还叫做《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2015年,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切尔诺贝利的悲鸣》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当时这本书的译名还叫做《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纪实文学总是充满的宏大的压抑,《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也不例外,在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笔下尤其如此,苍凉与孤寂,还有贯穿全文的绝望。

在这本书出版的四年后,英美合拍的《切尔诺贝利》诞生了,IMDb评分与豆瓣评分均在9.6,烂番茄指数96%。

切尔诺贝利有什么?只有死亡。

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今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四号反应堆发生爆炸,爆炸引发了大火,大量的高能辐射物质被抛向高空,再由空中散落,这片由辐射物质所划定的区域,后来成为了死亡禁区。


放射性的物质肆意游荡,草木枯萎了,人也感染上各种疾病。不同的人,经历着不同的绝望。

一位姑娘说,她是为爱而生的,当其他女孩想着读书工作时,她只想热烈地去爱一个人。后来,她在通信站遇见了那个让她燃起全部的爱欲之火的男人,他成为了她的丈夫。后来,他去了切尔诺贝利,等他再回来时,死亡已如跗骨之蛆一般缠上了他。他生病了,住院了,苟延残喘着,她乞求,她哭泣,她学会坚强,她为他注射,最后他解脱了,只留下她,以及切尔诺贝利的诅咒。

人类会通过各种方式对过去的事情进行反思,写书如此,拍电视剧亦是如此。

可是,值得反思的,不仅仅只有切尔诺贝利而已,对于普罗大众来讲,切尔诺贝利或许会有所耳闻,而马绍尔群岛上的比基尼环礁曾经历过的灾难,又有几人知晓。

马绍尔群岛,坐落于太平洋中部,碧海蓝天,是这个群岛的代名词。棕榈、椰林、海边辗转翻飞的海鸟、一波又一波扑向白沙的海浪,还有远处逐渐深邃的蓝,所谓热带天堂,也不过如此了。只可惜再美的风景,在美国眼里,不过是一个远离本土,适宜进行核试验的理想之地罢了。


1946至1958年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上进行了67次核试验,规模最大的那次核试验,是在马绍尔群岛北端的比基尼环礁上进行的。

1954年3月1日,比基尼环礁上的那颗氢弹爆炸了,其威力,是广岛原子弹的1000多倍。

氢弹爆炸了,实验结果超乎想象,可是比基尼岛也毁了,从此,太平洋上多了一块近2万平方公里的永久和污染区,还是致命的。

此次试验的牺牲品,不仅仅是马绍尔群岛上的土著居民,还有当时在海上作业的各国渔船,试验当年就有12位渔民死于肝硬化和癌症。

1958年,迫于国内外的压力,美国停止了核试验,他们铲去了岛上表层的土壤,种上椰子树和面包果树,并宣称岛上的辐射量与纽约大街上相同。可是当背井离乡20余年的马绍尔群岛的居民回来后,却因辐射染上癌症,岛上的土壤仍然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质,就连树木结的果实也被辐射污染了。

70年代,美国将核废料以及受污染的土壤填入鲁尼特岛上的一个坑中,并盖了一个厚度约为46厘米的混泥土圆顶。然而近日有消息称,由于长时间的曝晒以及海水侵蚀,鲁尼特岛上埋藏核废料的圆顶出现裂痕,核废料有泄漏的风险。

为了保护本国,他们选择了远在大洋中心鲜为人知的小岛,为了一己之私,他们罔顾岛上居民性命,美国获得了力量,成了举世闻名的超级大国,而马绍尔群岛,只有再也回不去的家园。

人们对痛苦的记忆总是短暂的,准确的说,是施加痛苦的人,记忆总是短暂的。或许是刻意忘记,又或许是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牺牲。


就像他们当初殖民非洲,侵略南美,在北美土地上肆意屠杀印第安人一样,他们为自己戴上了月桂的花冠,来充当别人的上帝,然而上帝有仁慈与爱,而他们,有的是枪炮、细菌与核弹。

他们高高在上,无比骄傲,陶醉在自己的成就之中,并且还大声疾呼,这是为了文明。

来自文明世界的教化者,在太平洋的某座小岛上,燃起了文明的火种,只可惜,对当地居民而言,这更像是地狱三头犬的焰息,更像是死亡与奴役的号召。

2019年,距离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已有30年有余,距比基尼岛上的核试验,也过去了65年,站在切尔诺贝利的土地上遥望比基尼环礁,人们失去的,是未来。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木木,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