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被禁”是与非:美企慌,还是华为慌?

本文转载自:紫金财经 2019-6-6 话题分类:TMT
摘要: 美国决定把华为及其多家关联公司列入一份“实体名单”。这一决定意味着,华为供应商要想继续向华为销售产品,就必须申请许可。

引子

 

今天早上的一个段子:

 

特朗普:我给你90天时间做准备

 

华  为:我不用准备

 

特朗普:那你给我90天时间准备一下

 

段子终归是段子,就在这位推特总统总是在没有准备好就任性为之的时候,中美之间的争端,不管多大的企业,不管愿不愿意,都是棋子!



华为承受冲击波



据报道,美国决定把华为及其多家关联公司列入一份“实体名单”。这一决定意味着,华为供应商要想继续向华为销售产品,就必须申请许可。

 

为了响应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5月20日,总部位于美国的谷歌率先对外宣布,除了通过开源许可获得的服务外,谷歌已暂停与华为的部分合作,包括硬件、软件和技术服务的转让。

 

换句话说,华为手机将只能使用开源Android系统,而要和Gmail、Chrome、Google地图、Google Play、Youtube等等一系列热门软件服务说再见。

 

之后,包括英特尔、高通、赛灵思和博通在内的4家全球领先芯片公司和供应商,也同样陆续宣布将中止与华为的合作与交易。

消息过后,国内很多媒体、以及网友们都有忧心和质疑:华为的海外市场能扛得住吗?这种说法的根据是,由于限制了安卓系统,尤其是谷歌系软件的禁用,将让华为新机在国际市场丧失竞争优势。

 

5月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洋洋洒洒两万多字,读的让人心情澎湃,核心思想就是面对美国的禁运,华为已经做好了准备。华为的员工也积极响应任正非的决策,在自家的论坛中喊话说:“华为要自力更生,美国的砖头,修不了华为的长城,横梁和顶梁柱还得华为自己造,如果公司需要,愿意接受降薪与年终奖,陪伴公司共度难关”。 

甚至有员工表示,在这关键时刻,已经取得了家属的同意,愿意自降年薪迎接挑战,很自豪亲历公司历史上这一重大事件,相信华为的伟大,面对禁运,18万名员工绝不屈服。

 


伤敌一千,自损一千



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不但会对华为造成影响,对之前已经和华为达成合作的美国公司也同样会造成影响。对华为的禁令最终可能会产生直接、深远且意想不到的后果。

 

伤敌一千,自损一千,美国人也非常清楚!消息显示,美国目前正在预估自己的损失,并在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向华为发布了为期90天的延期许可,这意味着在8月19日内,华为用户仍然可以在手机上进行软件的升级维护,也仍然可以维护现有网络设备和接受安全漏洞提醒。

 

这一举动在外界看来,可能是为了控制禁令所导致使用华为设备的第三方造成意外影响,为他们预留3个月的缓冲期。

 

华为任正非则表示,美国政府做的决策我们并不能左右,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做好自己的事,并且坦诚不会轻易狭隘的排除美国芯片,而是要共同成长、构建良好的手机生态。

 

华为自信而云淡风轻,但对美国企业的影响已经显现。对华为的封杀令出来之后,华为的美国供应商的股价应声下跌,有的股票则是暴跌,美国有些企业高度依赖大中华市场,出口禁令虽然是封杀的华为,但是也是疼在了美国企业身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李峥表示,美国一旦对华为采取零部件出口禁运,对这些企业而言,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客户十分困难,很多生产线、产能可能会过剩,原本投入的生产线将难以满负荷运作,并造成很多新增库存。上述局面对于这些企业未来发展亦将构成影响。

 

李峥进一步表示,美国虽然宣布将华为列为“实体名单”,但这一名单运作尚无细则。目前不排除美国政府给华为提供临时许可的可能性;对华为的限制名单、名录可能也不会像外界所担心的那样,即所有产品都列入其中。因此事件尚存回旋空间。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表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美国政府针对一家企业进行封杀,绝无仅有,也可以说这是华为的荣幸,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占有28%的市场份额。在电信设备领域,华为已经是世界第一了, 美国对华为的封杀,也是对世界第一大电信设备商的打压,这足以说明华为的实力和能量,因为特朗普认为,美国必须要封杀华为,否则以后就没有机会做了。这何尝不是对华为的褒奖呢?


美企也慌乱



多年来,华为与硅谷主流公司均有业务往来:从高通公司和博通采购智能手机芯片,从英特尔公司采购蜂窝塔组件,从甲骨文公司采购软件,还从美国各地一系列规模较小的科技公司采购其他零部件。

《华尔街日报》在《美国对华为禁售,硅谷感受阵痛》一文中,披露了硅谷科技企业对中国的依存度。其中,高通高达67%,英特尔和苹果,也分别达26%和20%。对高通来说,华为在其营收中占比达10%,是名副其实的“大客户”。因此,“禁令”颁布当日,高通股价应声大跌近6%。

 

半导体产业、乃至整个科技产业的布局都相对超前,很多硅谷企业是按照华为等中国企业几年后的需求来规划生产线、产能及进行产品设计的。一旦失去华为这一客户,不但美国企业将失去110亿美金的订单,还将承受其他损失。一旦华为的美国供应商不能按照协议交货,还将被要求支付违约赔偿。这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美国企业会玩命加班,只求多多为华为供货。

 

据报道,在硅谷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的员工,入职以来第一次遭遇了“三班倒”。他所在的这家公司是华为的供应商。然而,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对其实施“出口管制”措施,一下打乱了其所在公司的生产节奏。

 

当天晚上,该公司就成了“加班重灾区”。几天来,甚至有员工36个小时不曾合眼。按照公司高层的说法,“其他客户的订单都先放一放,加班加点给华为发货”。

 

作为全球第二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商,华为在国内和海外,都享有较好的口碑。在全球范围内,华为有1.3万家供应商。去年,华为采购零部件的费用高达700亿美金,其中,110亿美金的订单流向了美国供应商。然而,随着特朗普政府的一纸禁令,这些美国企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美国一些零部件公司,整体营收中,华为订单占比高达30%-40%。所以,“禁令”一出,这些公司简直就是报复性地为华为供货——过去一个半月才能走完的流程,如今三小时就批完,负责人不睡觉,拼命签单。甚至,在他们的欧洲研发办公室,通常被认为“懒散”的欧洲人,都开始没日没夜地加班。



进取有鸿蒙



对于美国“封杀”华为的做法,中国台湾资深媒体人黄智贤力21日发文表态力挺华为,她表示只要华为继续做手机,她无论如何,都会买华为手机。

 

黄智贤发文指出,只因为这辈子再也跟不上华为5G的技术,美国抓狂到倾全国之力,追打华为。当所有手机的系统,都被美国控制,而唯一的开放系统Google ,竟然不再授权给华为。她也只能决定,以后只要华为继续做手机,无论如何,都会买华为手机。

 

名人的力挺可以抓眼球,自信还是要来源于硬实力。硬件不给芯片,软件不给操作系统,华为软硬两面,却是四面楚歌。然而华为也有应对,芯片的应对是华为海思,软件的应对则是鸿蒙。

 

Windows操作系统的推出造就了微软帝国,ios系统造就了苹果,而安卓系统让谷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再次伟大。

 

鸿蒙,道教神话传说的远古时代,传说盘古在昆仑山开天辟地之前,世界是一团混沌的元气,这种自然的元气叫做鸿蒙,因此把那个时代称作鸿蒙时代,后来此一词也常被用来泛指称远古时代。四大名著《西游记》第一回中,也有“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的描述。鸿蒙之破,也就是新的开始。

 

据华为方面给出的消息来看,目前鸿蒙系统已经在对部分穿戴设备进行匹配测试了,至于鸿蒙系统是否能够兼容全部的安卓应用和所有的Web应用,余承东表示道:鸿蒙系统不但能够很好的兼容安卓全部的应用,而且如果将安卓应用重新编译的话,在鸿蒙系统的带动下,运行性能将提升超过60%。 

一个新操作系统的崛起会带来哪些机遇不言而喻。在中国,推出自研操作系统的公司将获得无与伦比的威望和支持,同时将会带动整个产业链。某种意义上,美国的不依不饶,反而加速了这一进程。



华为的突围



前不久,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说:中国经济这两年,也许还包括未来的几年,基本就处在一个突围的状态。为什么要突围?我们被什么力量围住了呢?

 

周其仁说,主要是两个力量,一个是全球格局正发生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正当其中,被围住了;另一个是我们自己多年的高速增长带来的国内经济的一些变化,这也把我们围住了。能不能完成这次突围,关系到中国能不能晋升到现代化强国的行列,同时也对全球经济走向会产生一些外延式的影响。

 

那么,中国该如何突围?

 

周其仁教授说“穷就是竞争力”,这一点有待商榷。 

低人力成本其实说明该区域的人力没有市场竞争优势,所以便宜,而不是因为便宜,所以它成了优势。几十年前中国劳动者的知识水平和技能水平与当下不可同日而语,同时还有一些制度性的阻碍存在,劳动者效率不高,所以人力成本低。但当代的中国,已经完全不同了,穷已经不是中国的竞争力。

 

效率,才是当下中国的核心竞争力。在市场经济时代,价格只是结果,人力的定价是依据其效率价值来定的,高收入是因为他有更高的效率。所以,我们不要担心因为人力成本不如印度及东南亚国家低,外资就会持续流失。换句话说,即便外资流失,它的症结也不在人力成本上,而是在于其他的因素,比如一些制度性因素导致的效率低下。

 

华为就从来不走低人力成本路线。众所周知的是,华为人的薪资很高,但同时华为的工作非常辛苦,这说明高效率对应高薪资,这个基本经济逻辑是对的。中国要突围,也得想方设法让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提高效率。

 

周其仁教授给中国的突围之道开了三条药方:第一是改革突围,第二是应对突围,第三是创新突围,这三条路都是正确的。

 

华为海思,则是突围的样板。华为旗下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的总裁何庭波此前在员工内部信中宣布,之前为公司的生存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她说,华为多年前已经做出过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

 

在华为,海思芯片有个绰号叫“烫手的吸金娃娃”。近十年来,华为在无线芯片上的投入累计超过10亿美元。众所周知,芯片行业奉行三高定律:高风险、高投入、高产出,对资金需求极大。以小米为例,虽然雷军一直非常重视芯片研发,但可惜,小米澎湃在耗资几十亿元后仍没有多少响动。而纵观手机芯片市场,除了三星、苹果、华为海思、小米实现了自主研发,其他品牌仍严重依赖高通、联发科和展讯等。 

在海思宣布备胎“转正”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朋友圈发文称,华为始终坚持打造自己芯片的核心能力,坚持使用与培养自己的芯片,同时继续使用一部分美国芯片及部件。美国这次限制性名单,不仅对于华为,对于美国芯片、软件、部件等供应商,更是一个巨大损失。

 

熟悉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人应该都知道,“居安思危”一直是其讲话中极为重要的部分,不论是在《华为的红旗还能打多久》、《华为的冬天》,还是在《华为要做追上特斯拉的大乌龟》,强烈的危机感贯穿其中。

 

居安且思危,在眼下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们在大方向上支持华为,在细节上希望华为继续改进,正视自己的问题。对中国整体而言,我们要的是更多顶天立地、腰杆笔直的中国科技公司。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萧小峰,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