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保罗·罗默谈全球供应链竞争

2020-10-22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全球供应链是现代经济生活中最重要的动态反映,疫情之下全球供应链呈现出新的变化和格局,中国企业是当中的关键参与者。”10月22日上午,由JDL京东物流主办的2020全球智能物流峰会(GSSC)以线上形式召开,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经济学家、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罗默出席峰会,并发表《全球供应链需深化分工与协作》主题演讲。

“全球供应链是现代经济生活中最重要的动态反映,疫情之下全球供应链呈现出新的变化和格局,中国企业是当中的关键参与者。”10月22日上午,由JDL京东物流主办的2020全球智能物流峰会(GSSC)以线上形式召开,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经济学家、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罗默出席峰会,并发表《全球供应链需深化分工与协作》主题演讲。

保罗·罗默表示,在全球供应链中,企业通过分工和合作,以一种有组织的方式相互进行贸易活动,产生每个人消费的商品和服务,拥有遍布全球的市场。但要建立全球性的供应链系统,确保公平竞争和充分信任是最不可或缺的两大核心要素。

他提出,全球供应链、国际市场、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即便诸如中美之间竞争越来越多,这些利益也是可持续的。他对于全球供应链发展给出三点建议:接受竞争,用良性而非破坏性的竞争方式;保持开放,不能被某个公司或几个人扼住现代经济体系的咽喉和命脉;建立信任,坚持在个人层面、政府层面和公司层面上做到言行一致,这是信任的根源。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很荣幸能和大家进行这次分享。

今年,JDL京东物流举办了GSSC全球智能物流峰会。全球供应链是现代经济生活中最重要的动态反映。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为此奋斗的动力。我对这方面颇感兴趣。这种动态的本质就是这样:人越多,大家就会过得越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一个国家或地球上的人口总数出现增长时,生活水平就会提高。我们了解到,当更多的人聚集在城市而不再守着小村庄时,他们有机会挣钱,也才有机会学习那些在小村庄里永远不会接触到的事情。所以更多的人,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但令人困惑的是,这与资源稀缺这一最重要的传统见解和经济学观点背道而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如果人越来越多,那么属于每个人的资源就会越来越少。地球上铜的数量是一定的,当地球上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那么属于每个人的铜,就变得越来越少。土地上有充足的阳光照射,植物才可以正常生长。但人口越多,人均土地就越少。

马尔萨斯,首先表达了这种困扰和担忧。随着人口的增长,无法满足食物供应,人们的生活质量注定也会下降,最终会出现大规模的饥荒。因此,我们面临的挑战从始至终都是怎样才能解决资源短缺的问题,因为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在我的研究中,我将思想等同于物体,并主张是思想与物体的相互作用产生了经济价值。物体是稀缺的,但思想不是。无论大小,总有更多的思想有待发现。一个想法可能和晶体管或抗生素一样重要,它甚至可以小到只是在排列顺序上稍有不同。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做些改变,这最终会提高你的效率。另外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是当咖啡连锁店发现店里有三个不同大小的咖啡杯,但三个杯子用的是同一种杯盖,他们不必在库存中保存三种不同的杯盖,需要一种就够用了。

这是一个小想法,但正是诸如此类的想法的积累使现代生活变得更加富有成效,更令人满意,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机会。经济学的创始人亚当·斯密清楚地了解这种与他人相处的益处。为了溯源问题,可以从史密斯的《国富论》,以一个图钉厂的故事切入。在这个图钉厂,大家各司其职。第一个人把铁丝绑紧,另一个人把它剪断,第三个人把铁丝的一端磨尖,第四个人准备好另一端把图钉的头插在铁丝上。史密斯的观点是,在一个大市场中,对图钉的需求量很大,很多人都可以在一家图钉厂工作,因此在那里工作的每个人都可以专门从事某项工作。用我的话来说,一个专门从事某项任务的人能做的就是发现许多提高他生产力的小方法,削尖图钉的人会想出更好的办法来更快速有效地削尖图钉。当这些人一起工作的时候,所有制作图钉的工作都是由那些对如何做好工作有精确想法的人来完成的。他们销售他们的图钉或者工厂老板用他们的图钉交换其他商品然后付给工人工资,这样每个人都能得到他们可以消费的商品,即使是每个人自己生产一种非常细化的专用商品或服务。这是一种能够调动每个人积极性的方法。有些人会积累这些想法并把它们记在心里,成为储存在大脑中的技能资本的一部分,然后每个人用他们自己的想法去进行生产并与他人交易。

我们现在了解到,产生新想法的方式有很多,而且有时想法不仅储存在人的大脑中,还储存在公司的组织机构中。有时可以把想法写下来,与世界各地的人分享。这就是科学工作的方式,当我们有一个重大发现时,比如病毒的基因结构,它导致了这次的疫情。一旦有人发现了基因密码, 他们就可以与其他人分享。每个人都可以从这个想法中受益,全世界都可以更有效地寻找到检测方法,找到疫苗,以及控制这次疫情的方法。所以说,了解科学并对已编纂的知识进行自由交流是我们从他人身上获益的一种方式。如果地球上有更多的人试图找到一种好的疫苗或者找到一种对抗这种病毒的方法,那么通过这种交流,我们所有人都能获得这些更好方法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现在,我们谈到了一个人在他们的大脑中作为技能资本的想法,这是他们在从事一项特殊任务时迸发出来的。我们谈到了科学,人们在那里量化和分享想法,在任何情况下,让更多的人参与将使我们获益。但现在我想谈谈知识储存在企业内部的问题,因为企业是全球供应链的关键参与者。公司将想法储存在他们的标准操作程序以及他们的计划和宏伟蓝图中,有些时候储存在他们的专利中(但只有很小一部分想法储存在那里)。公司与其他可以为其提供投入的公司合作,如果你的公司位于另一家公司附近,而且这家公司很擅长做某项工作,那么你就可以从另一家公司获得商品或服务,就像图钉厂的工人可以依靠其他人来完成一部分工作一样。我们可以把企业想象成图钉工厂里的工人,在那里发展企业的特殊能力。比如在电子产品和药品的制造软件方面,或处理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物流方面。

在全球供应链中,企业可以专门从事许多不同的工作,这些企业相互合作,他们以一种有组织的方式相互进行贸易活动,以产生每个人消费的商品和服务。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全球供应链就像亚当·斯密所描述的生产图钉的流水线那样。因此,我们从更多的贸易往来以及运输中获益,更加低廉的运输成本,不断提高的技术使我们联系的更加紧密,也使我们拥有了遍布全球的市场,将数十亿人纳入培训系统。

我们从中得到了哪些益处?从根本上说,是任务分工带来的益处。在不同的组织,不同的人以及更精细的划分,对完成某项任务所投入的人力物力有了更多激发。比如为咖啡店提供更好的咖啡杯盖,你会发现这些想法更为重要,因为他们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接下来是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全球贸易还将从供应链中获得巨大的益处,供应链使全球贸易有可能从分工中获得更多的利益,我们看到供应链中出现了将专门从事不同任务的组织联系起来的分工模式。未来会怎样?我们会看到这个过程继续进行下去吗?但愿如此,

但我们也必须留意未来的一些变数。我们也必须留意:其一,一家公司有可能发现如此多的想法(创意),并对其他每家公司变得特别重要,最终会阻碍整个网络整个供应链的发展。在我们现在所说的数字平台的背景下,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在数字平台上,一家公司以中间人的身份将供应侧的所有人员与需求侧的所有人员进行需求匹配。我们必须意识到一个事实,一个公司可能在它擅长的领域主导,一年,十年甚至几十年,但很少有公司能够长期保持其领导地位。我们需要有一个系统,让新公司加入,取代旧公司。如果旧的公司没有新的发现,或者他们只是停留在想法层面,他们还沉浸在过去的成绩之中,而非不断地寻找新的更好的想法。

因此,世界各国政府需要注意这样一种风险:通过一些手段可以阻止新的竞争对手进入市场,但同时也扼杀了新想法的诞生,并控制了可能产生的一系列活动。因此,确保公平竞争是我们需要采取的行动之一,以确保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全球供应链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企业可能会被其他企业取而代之,新的入市者一直有机会去承担另一家公司正在做的任务。

第二个问题是信任问题。这些供应链现在生产的产品非常复杂。有些人在某个阶段购买了一件商品或服务,他们无法核实他们购买的每件商品的质量,也无法预测以后会出现的潜在问题。因此,供应链中的企业必须有能力信任他们的供应商,能够鉴别那些值得信任的供应商。停止与不值得信任的供应商合作,转而与其他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合作。遗憾的是,数字平台背后的这股势力为一些公司奠定了非常强大的市场地位,而这股势力也在极大地削弱着信任。

有些公司建议戴尔提供永久免费的有价值的服务,从而获得这些优势。这有什么问题吗?但总有隐藏的代价。当他们提供看似免费的东西时,总有一些东西是他们没有透露的,他们用一些免费的东西将其包装成值得信赖的东西。养精蓄锐,让其他市场主导者瞠目结舌。现在每个人的出价都让人心动。我愿意以低廉的成本提供良好的服务。渐渐的,作为公司的一员,我们都不得不质疑自己。秘诀是什么?这个人会使什么招数让我中计,然后利用我,等我发现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此时已经很难做出转变。那么在一个信任至关重要的世界里,架起了组织和组织之间的桥梁,这种信任关系正在被削弱,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采取掠夺性的策略利用他人的利益,不以双赢为目进行交流,还不鼓励每个人在自己的专长领域获取单纯的利益。那么,展望未来,我们将不得不关注瓶颈问题,我们将不得不找到方法来解决相互的信任问题。他们确实希望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好的服务,并承诺无限期地继续这样做。我们需要寻求一些办法让那些值得信赖的公司证明他们是值得信赖的,只有这样,新的市场进入者才能加入进来。新的供应链可以建立起来,我们可以从交易中获益,而交易总是依赖于信任。

所以让我们回来重申我最初的主张。随着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如果我们能够相互信任,能够充分地相互信任,那么我们都会彼此受益。如果没有那么多掠夺性的机会主义的行为,那么我们就可以建立复杂的供应链,以及商品和服务的复杂网络。所以展望未来,我们需要确保有竞争和进步的空间,我们必须找到建立在信任基础之上的投资方法。因为信任可以把对手变成伙伴和合作者,并让我们共生共赢。

现在最后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距离正在加大。美国是传统意义上最大的经济强国,而中国作为新的重要经济强国,其在世界经济活动中的份额正在迅速增加。

当出现这种变化时,不可避免地会发生摩擦,因为领导者的地位突然被一个新手挑战,而这个新手可能是从一个低收入、低生产率的状态下起步的,但现在这个新手已经准备好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与老大竞争,这个新手甚至能够在传统领导者不擅长的领域中有出色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像刚刚所述的那样,企业如果无法长期保持最佳的生产力和创新力,那么国家就无法处在创新、增长和发明领域的前沿。新兴国家的出现尤为重要,因为发展和变革从未停止。在发生这种情况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一些摩擦,

这可能会导致两国不同的供应链使用不同的系统。实际上,对整个世界来说这或许是件好事,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因为分享想法和讨论问题让我们能够进入一个新局面。在农业中,我们称之为单一耕作,所有的作物都有一个特定的基因变种,这就使得这个系统很容易受到某种新疾病的威胁,这种情况会威胁到所有的作物。一个更强大的系统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当我们有很多品种的作物时,如果一种作物被一种新的病原体攻击,那么我们仍然有很多其它的后备选择可以使用。全球供应链和思想共享非常有效,以至于带来了这样引人注目的“单一耕作”方式,而“单一耕作”也是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在微处理器中,强大的“单一耕作”是围绕着操作系统中的英特尔指令集和它的微处理器发展起来的。

我们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即开放源代码操作系统Linux已经成为云计算中占绝对优势的操作系统。现在,如果某样东西运行良好,那么它会被所有人分享,但“单一耕作”原理也会带来风险。如果我们使用的由英特尔最初开发的指令集出现了问题,那么我们就很容易受到攻击,那时我们将没有其它的解决办法。Linux正在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发展,而这个方向并不像其它方向那样富有成效。如果有另一个云操作系统,那么情况可能会好一些。运行服务器的人可以选择使用另一个操作系统,而不使用Linux,这将让可靠的两个系统在全世界竞争,而不是单一系统主宰。这个问题和之前提到过的有关瓶颈的问题差不多,

即使在没有人盈利的情况下,甚至在没有人想利用这种情况时,这种情况也还是会出现。实际上Linux已经扼住了世界云服务器的喉咙,但这并不是任何Linux开放源代码软件开发者的初衷,因为没有人可以从中获利。过多的分享和对单一想法的依赖会导致多样性匮乏以及单一文化。因此,如果美国和中国发展出某种程度上不同的竞争体系,那么这对整个世界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坏事,它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一套更强大的备选解决方案。

我再给各位举个例子。目前我们有两大飞机制造商-空客和波音。我们之所以有空客,是因为欧洲各国政府下定决心要建立第二家飞机制造公司。我们在美国只有一家波音公司,因为它是过去所有航空公司的联合体。波音公司最近在制造飞机系统方面遇到了一系列相当严重的问题。事实证明,波音并不擅长现代飞机所需的软件开发。所以,我们有了空客,这对全世界来说是件好事。空客开发出了不同的技术和不同的能力,实际上它在生产可靠的软件方面更为出色,并且能够为中型现代飞机提供更好的动力。

最后让我们回到最初的信任问题上来。波音公司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外界对任何可能出问题的事情都会产生误解。他们害怕一旦发生事故就会被起诉,因此他们形成了一种不愿公开的公关文化。对于可能出现的问题,波音公司不会完全坦诚公开,这最终导致监管机构和波音失去了彼此之间的信任,甚至不再相信波音公司,人们再也无法坦诚地谈论他们所看到的问题。当信任系统崩溃时,一个组织很难处理好非常重要但又棘手的事情,比如编写复杂的软件并对其进行测试和改进。

因此,当一个公司内部发生信任危机,并仍用无法让人信服的方式处理时,而且这家公司还恰好垄断了整个飞机制造业,这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反之,如果欧洲各国政府建立了一个与之抗衡的公司,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可以选择从谁那里购买飞机,那么这就是件好事。

综上所述,全球供应链、国际市场和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即便中美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多,这些利益也是持续性的。但若想让利益最大化,我们需要:一、接受竞争,用一个更好的良性建设性方式来引导竞争,而不是通过试图阻碍或伤害别人发展的破坏性方式。第二,我们必须要确保,在我们的现代经济体系中,任何国家、任何体系都不能让一个公司或几个人扼住现代经济体系的咽喉和命脉。第三,我们需要建立信任,坚持在个人层面、政府层面和公司层面上做到言行一致、正直诚实,这也是建立信任的途径。个人、公司和政府官员都遵循着正直诚实的准则去生活和做事,这也是广泛信任文化发展的根源。这种文化可以让我们共同努力,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非常感谢各位的聆听。

本文为“知顿平台”(https://www.zdone.com)投稿文章,作者:知顿,责编:青青,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文章原始来源。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10-22 12:35:54
诺奖得主保罗·罗默谈全球供应链竞争

“全球供应链是现代经济生活中最重要的动态反映,疫情之下全球供应链呈现出新的变化和格局,中国企业是当中的关键参与者。”10月22日上午,由JDL京东物流主办的2020全球智能物流峰会(GSSC)以线上形式召开,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经济学家、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罗默出席峰会,并发表《全球供应链需深化分工与协作》主题演讲。

保罗·罗默表示,在全球供应链中,企业通过分工和合作,以一种有组织的方式相互进行贸易活动,产生每个人消费的商品和服务,拥有遍布全球的市场。但要建立全球性的供应链系统,确保公平竞争和充分信任是最不可或缺的两大核心要素。

他提出,全球供应链、国际市场、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即便诸如中美之间竞争越来越多,这些利益也是可持续的。他对于全球供应链发展给出三点建议:接受竞争,用良性而非破坏性的竞争方式;保持开放,不能被某个公司或几个人扼住现代经济体系的咽喉和命脉;建立信任,坚持在个人层面、政府层面和公司层面上做到言行一致,这是信任的根源。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很荣幸能和大家进行这次分享。

今年,JDL京东物流举办了GSSC全球智能物流峰会。全球供应链是现代经济生活中最重要的动态反映。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为此奋斗的动力。我对这方面颇感兴趣。这种动态的本质就是这样:人越多,大家就会过得越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一个国家或地球上的人口总数出现增长时,生活水平就会提高。我们了解到,当更多的人聚集在城市而不再守着小村庄时,他们有机会挣钱,也才有机会学习那些在小村庄里永远不会接触到的事情。所以更多的人,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但令人困惑的是,这与资源稀缺这一最重要的传统见解和经济学观点背道而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如果人越来越多,那么属于每个人的资源就会越来越少。地球上铜的数量是一定的,当地球上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那么属于每个人的铜,就变得越来越少。土地上有充足的阳光照射,植物才可以正常生长。但人口越多,人均土地就越少。

马尔萨斯,首先表达了这种困扰和担忧。随着人口的增长,无法满足食物供应,人们的生活质量注定也会下降,最终会出现大规模的饥荒。因此,我们面临的挑战从始至终都是怎样才能解决资源短缺的问题,因为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在我的研究中,我将思想等同于物体,并主张是思想与物体的相互作用产生了经济价值。物体是稀缺的,但思想不是。无论大小,总有更多的思想有待发现。一个想法可能和晶体管或抗生素一样重要,它甚至可以小到只是在排列顺序上稍有不同。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做些改变,这最终会提高你的效率。另外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是当咖啡连锁店发现店里有三个不同大小的咖啡杯,但三个杯子用的是同一种杯盖,他们不必在库存中保存三种不同的杯盖,需要一种就够用了。

这是一个小想法,但正是诸如此类的想法的积累使现代生活变得更加富有成效,更令人满意,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机会。经济学的创始人亚当·斯密清楚地了解这种与他人相处的益处。为了溯源问题,可以从史密斯的《国富论》,以一个图钉厂的故事切入。在这个图钉厂,大家各司其职。第一个人把铁丝绑紧,另一个人把它剪断,第三个人把铁丝的一端磨尖,第四个人准备好另一端把图钉的头插在铁丝上。史密斯的观点是,在一个大市场中,对图钉的需求量很大,很多人都可以在一家图钉厂工作,因此在那里工作的每个人都可以专门从事某项工作。用我的话来说,一个专门从事某项任务的人能做的就是发现许多提高他生产力的小方法,削尖图钉的人会想出更好的办法来更快速有效地削尖图钉。当这些人一起工作的时候,所有制作图钉的工作都是由那些对如何做好工作有精确想法的人来完成的。他们销售他们的图钉或者工厂老板用他们的图钉交换其他商品然后付给工人工资,这样每个人都能得到他们可以消费的商品,即使是每个人自己生产一种非常细化的专用商品或服务。这是一种能够调动每个人积极性的方法。有些人会积累这些想法并把它们记在心里,成为储存在大脑中的技能资本的一部分,然后每个人用他们自己的想法去进行生产并与他人交易。

我们现在了解到,产生新想法的方式有很多,而且有时想法不仅储存在人的大脑中,还储存在公司的组织机构中。有时可以把想法写下来,与世界各地的人分享。这就是科学工作的方式,当我们有一个重大发现时,比如病毒的基因结构,它导致了这次的疫情。一旦有人发现了基因密码, 他们就可以与其他人分享。每个人都可以从这个想法中受益,全世界都可以更有效地寻找到检测方法,找到疫苗,以及控制这次疫情的方法。所以说,了解科学并对已编纂的知识进行自由交流是我们从他人身上获益的一种方式。如果地球上有更多的人试图找到一种好的疫苗或者找到一种对抗这种病毒的方法,那么通过这种交流,我们所有人都能获得这些更好方法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现在,我们谈到了一个人在他们的大脑中作为技能资本的想法,这是他们在从事一项特殊任务时迸发出来的。我们谈到了科学,人们在那里量化和分享想法,在任何情况下,让更多的人参与将使我们获益。但现在我想谈谈知识储存在企业内部的问题,因为企业是全球供应链的关键参与者。公司将想法储存在他们的标准操作程序以及他们的计划和宏伟蓝图中,有些时候储存在他们的专利中(但只有很小一部分想法储存在那里)。公司与其他可以为其提供投入的公司合作,如果你的公司位于另一家公司附近,而且这家公司很擅长做某项工作,那么你就可以从另一家公司获得商品或服务,就像图钉厂的工人可以依靠其他人来完成一部分工作一样。我们可以把企业想象成图钉工厂里的工人,在那里发展企业的特殊能力。比如在电子产品和药品的制造软件方面,或处理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物流方面。

在全球供应链中,企业可以专门从事许多不同的工作,这些企业相互合作,他们以一种有组织的方式相互进行贸易活动,以产生每个人消费的商品和服务。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全球供应链就像亚当·斯密所描述的生产图钉的流水线那样。因此,我们从更多的贸易往来以及运输中获益,更加低廉的运输成本,不断提高的技术使我们联系的更加紧密,也使我们拥有了遍布全球的市场,将数十亿人纳入培训系统。

我们从中得到了哪些益处?从根本上说,是任务分工带来的益处。在不同的组织,不同的人以及更精细的划分,对完成某项任务所投入的人力物力有了更多激发。比如为咖啡店提供更好的咖啡杯盖,你会发现这些想法更为重要,因为他们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接下来是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全球贸易还将从供应链中获得巨大的益处,供应链使全球贸易有可能从分工中获得更多的利益,我们看到供应链中出现了将专门从事不同任务的组织联系起来的分工模式。未来会怎样?我们会看到这个过程继续进行下去吗?但愿如此,

但我们也必须留意未来的一些变数。我们也必须留意:其一,一家公司有可能发现如此多的想法(创意),并对其他每家公司变得特别重要,最终会阻碍整个网络整个供应链的发展。在我们现在所说的数字平台的背景下,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在数字平台上,一家公司以中间人的身份将供应侧的所有人员与需求侧的所有人员进行需求匹配。我们必须意识到一个事实,一个公司可能在它擅长的领域主导,一年,十年甚至几十年,但很少有公司能够长期保持其领导地位。我们需要有一个系统,让新公司加入,取代旧公司。如果旧的公司没有新的发现,或者他们只是停留在想法层面,他们还沉浸在过去的成绩之中,而非不断地寻找新的更好的想法。

因此,世界各国政府需要注意这样一种风险:通过一些手段可以阻止新的竞争对手进入市场,但同时也扼杀了新想法的诞生,并控制了可能产生的一系列活动。因此,确保公平竞争是我们需要采取的行动之一,以确保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全球供应链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企业可能会被其他企业取而代之,新的入市者一直有机会去承担另一家公司正在做的任务。

第二个问题是信任问题。这些供应链现在生产的产品非常复杂。有些人在某个阶段购买了一件商品或服务,他们无法核实他们购买的每件商品的质量,也无法预测以后会出现的潜在问题。因此,供应链中的企业必须有能力信任他们的供应商,能够鉴别那些值得信任的供应商。停止与不值得信任的供应商合作,转而与其他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合作。遗憾的是,数字平台背后的这股势力为一些公司奠定了非常强大的市场地位,而这股势力也在极大地削弱着信任。

有些公司建议戴尔提供永久免费的有价值的服务,从而获得这些优势。这有什么问题吗?但总有隐藏的代价。当他们提供看似免费的东西时,总有一些东西是他们没有透露的,他们用一些免费的东西将其包装成值得信赖的东西。养精蓄锐,让其他市场主导者瞠目结舌。现在每个人的出价都让人心动。我愿意以低廉的成本提供良好的服务。渐渐的,作为公司的一员,我们都不得不质疑自己。秘诀是什么?这个人会使什么招数让我中计,然后利用我,等我发现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此时已经很难做出转变。那么在一个信任至关重要的世界里,架起了组织和组织之间的桥梁,这种信任关系正在被削弱,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采取掠夺性的策略利用他人的利益,不以双赢为目进行交流,还不鼓励每个人在自己的专长领域获取单纯的利益。那么,展望未来,我们将不得不关注瓶颈问题,我们将不得不找到方法来解决相互的信任问题。他们确实希望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好的服务,并承诺无限期地继续这样做。我们需要寻求一些办法让那些值得信赖的公司证明他们是值得信赖的,只有这样,新的市场进入者才能加入进来。新的供应链可以建立起来,我们可以从交易中获益,而交易总是依赖于信任。

所以让我们回来重申我最初的主张。随着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如果我们能够相互信任,能够充分地相互信任,那么我们都会彼此受益。如果没有那么多掠夺性的机会主义的行为,那么我们就可以建立复杂的供应链,以及商品和服务的复杂网络。所以展望未来,我们需要确保有竞争和进步的空间,我们必须找到建立在信任基础之上的投资方法。因为信任可以把对手变成伙伴和合作者,并让我们共生共赢。

现在最后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距离正在加大。美国是传统意义上最大的经济强国,而中国作为新的重要经济强国,其在世界经济活动中的份额正在迅速增加。

当出现这种变化时,不可避免地会发生摩擦,因为领导者的地位突然被一个新手挑战,而这个新手可能是从一个低收入、低生产率的状态下起步的,但现在这个新手已经准备好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与老大竞争,这个新手甚至能够在传统领导者不擅长的领域中有出色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像刚刚所述的那样,企业如果无法长期保持最佳的生产力和创新力,那么国家就无法处在创新、增长和发明领域的前沿。新兴国家的出现尤为重要,因为发展和变革从未停止。在发生这种情况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一些摩擦,

这可能会导致两国不同的供应链使用不同的系统。实际上,对整个世界来说这或许是件好事,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因为分享想法和讨论问题让我们能够进入一个新局面。在农业中,我们称之为单一耕作,所有的作物都有一个特定的基因变种,这就使得这个系统很容易受到某种新疾病的威胁,这种情况会威胁到所有的作物。一个更强大的系统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当我们有很多品种的作物时,如果一种作物被一种新的病原体攻击,那么我们仍然有很多其它的后备选择可以使用。全球供应链和思想共享非常有效,以至于带来了这样引人注目的“单一耕作”方式,而“单一耕作”也是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在微处理器中,强大的“单一耕作”是围绕着操作系统中的英特尔指令集和它的微处理器发展起来的。

我们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即开放源代码操作系统Linux已经成为云计算中占绝对优势的操作系统。现在,如果某样东西运行良好,那么它会被所有人分享,但“单一耕作”原理也会带来风险。如果我们使用的由英特尔最初开发的指令集出现了问题,那么我们就很容易受到攻击,那时我们将没有其它的解决办法。Linux正在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发展,而这个方向并不像其它方向那样富有成效。如果有另一个云操作系统,那么情况可能会好一些。运行服务器的人可以选择使用另一个操作系统,而不使用Linux,这将让可靠的两个系统在全世界竞争,而不是单一系统主宰。这个问题和之前提到过的有关瓶颈的问题差不多,

即使在没有人盈利的情况下,甚至在没有人想利用这种情况时,这种情况也还是会出现。实际上Linux已经扼住了世界云服务器的喉咙,但这并不是任何Linux开放源代码软件开发者的初衷,因为没有人可以从中获利。过多的分享和对单一想法的依赖会导致多样性匮乏以及单一文化。因此,如果美国和中国发展出某种程度上不同的竞争体系,那么这对整个世界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坏事,它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一套更强大的备选解决方案。

我再给各位举个例子。目前我们有两大飞机制造商-空客和波音。我们之所以有空客,是因为欧洲各国政府下定决心要建立第二家飞机制造公司。我们在美国只有一家波音公司,因为它是过去所有航空公司的联合体。波音公司最近在制造飞机系统方面遇到了一系列相当严重的问题。事实证明,波音并不擅长现代飞机所需的软件开发。所以,我们有了空客,这对全世界来说是件好事。空客开发出了不同的技术和不同的能力,实际上它在生产可靠的软件方面更为出色,并且能够为中型现代飞机提供更好的动力。

最后让我们回到最初的信任问题上来。波音公司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外界对任何可能出问题的事情都会产生误解。他们害怕一旦发生事故就会被起诉,因此他们形成了一种不愿公开的公关文化。对于可能出现的问题,波音公司不会完全坦诚公开,这最终导致监管机构和波音失去了彼此之间的信任,甚至不再相信波音公司,人们再也无法坦诚地谈论他们所看到的问题。当信任系统崩溃时,一个组织很难处理好非常重要但又棘手的事情,比如编写复杂的软件并对其进行测试和改进。

因此,当一个公司内部发生信任危机,并仍用无法让人信服的方式处理时,而且这家公司还恰好垄断了整个飞机制造业,这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反之,如果欧洲各国政府建立了一个与之抗衡的公司,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可以选择从谁那里购买飞机,那么这就是件好事。

综上所述,全球供应链、国际市场和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即便中美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多,这些利益也是持续性的。但若想让利益最大化,我们需要:一、接受竞争,用一个更好的良性建设性方式来引导竞争,而不是通过试图阻碍或伤害别人发展的破坏性方式。第二,我们必须要确保,在我们的现代经济体系中,任何国家、任何体系都不能让一个公司或几个人扼住现代经济体系的咽喉和命脉。第三,我们需要建立信任,坚持在个人层面、政府层面和公司层面上做到言行一致、正直诚实,这也是建立信任的途径。个人、公司和政府官员都遵循着正直诚实的准则去生活和做事,这也是广泛信任文化发展的根源。这种文化可以让我们共同努力,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非常感谢各位的聆听。

本文作者:知顿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