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央企”套路狠!64个大机构中招,380亿资产全是石头……

本文转载自:大猫财经 2020-10-13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有一块神奇的石头,布满上千孔洞,洞洞相连。峰顶注水,则千孔喷泉;峰底燃燧,则百窍吐烟。”

“有一块神奇的石头,布满上千孔洞,洞洞相连。峰顶注水,则千孔喷泉;峰底燃燧,则百窍吐烟。”

据说宋徽宗和乾隆都看上了这块石头,却都没能运走。20年前,这块石头被一个农民企业家陈金根给挖出来了,他把这块石头放到了自己的私家园林里。


这样玄乎的故事,说的是苏州4A级景区静思园中竖立的庆云峰

静思园中不止这一块石头,还有很多其他奇石、奇树、字画等,全部加在一起值多少钱呢?四年前中瑞国际评估认为,价值达到了388.9亿元,其中379.7亿元都是石头,4002块,每块石头都将近1000万,都是硬资产。

这个陈金根什么来头呢?

他是一位做玻璃钢的商人,据说8岁那年,他跟爸爸去苏州玩,逛园林看到那些假山石头、亭台楼阁,人都呆了,就跟他爸说:“我要造个’拙政园’给你!”

后来苏南的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陈金根也踩上风口成立了庞山湖最早的乡镇企业——新兴玻璃钢厂,发展的很不错,还研发了自己的专利产品。

挣到钱的陈金根开始实现梦想,四处收集奇石、古树、砖雕、盆景和古建筑。


再后来,赶上了90年代的城市化运动,大批的古建筑、老房子被拆除,陈金根咬牙到苏州选了一块地,开始建造自己的园林——静思园。

来自上海城隍庙后面的丹凤街,苏州动迁的明清建筑,上海“小刀会”聚义的天王殿这些,都在拆除前被他买下来,放入了静思园。

当然,这些故事都比不上庆云峰,据说陈金根为了搬它,特地引进了前苏联的一辆导弹发射专用车,还掏钱修路、修桥,才把石头运出来送到了静思园。

据说,修静思园的花费超过4.5亿,很快就被评为国家级4A景区。


但是这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后来陈金根资金紧张,十分缺钱,不得已将静思园整体打包4.5亿卖给了中青旅实业。

等等!

前面不是说评估价值388.9亿吗?咋4.5亿就卖了?

这就得说中青旅实业玩得太溜了。咋操作的呢?

很多人看到中青旅实业,就觉得是那个搞旅游的上市公司中青旅吧?

其实,这是两个公司,但是这个买了静思园的中青旅实业也很希望外界混淆这两个公司。

在早期的公开报道中,中青旅实业介绍自己是“1993年团中央下属的中国青旅集团投资,经国家工商局核准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产业涉及金融、地产、TMT、贸易、海外投资、行业直投等领域。”

这排面出来做生意,谁都得给面儿不是?

从2015年开始,在总经理赵宗辉的带领下,中青旅实业仅仅用了3年多时间,总资产规模就从100亿疯狂增长到了1000多亿,十倍!商界奇才啊!

是业务突飞猛进吗?细一看就会发现,就一个套路——借钱,收购资产,抵押再借钱,继续收购资产……

不断循环,资产就过千亿了,这其中最重要的工具,就是静思园的那几千块石头。

2016年中青旅实业买了静思园之后,又把静思园里头的石头、树、字画、古建筑等以账外资产的方式注入静思园公司,这样就重复计算了收购资产价值。

随后,赵宗辉委托中瑞国际资产评估(北京)有限公司来负责给静思园做了个资产评估,中间怎么操作的就不知道了,反正最后的评估价值为388.9亿元,估计陈老板知道了这个价格肠子都得悔青了。


靠着这堆石头的估值,中青旅实业堂而皇之的通过了64家金融机构的风控体系,不断借钱出来,前前后后借了几百亿,这也是短短3年时间扩张10倍、达到千亿规模的奥秘。

中青旅实业当初花的几十万评估费真是太划算了。

到了2017年,中青旅实业的整体负债达到555亿元,负债率不到60%,看起来好像还可控制,但是只要把这堆石头去掉,就会发现负债率早都超过100%,实际上已经资不抵债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堆石头到底值多少钱真不好说,凭运气借来的钱,如果凭实力还了也行。

但中青旅实业是没有这个实力的,2017年年底,60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逾期,总经理赵宗辉直接跑到香港不回来了。

第二年5月,中青旅实业旗下子公司北京黄金5亿信托贷款发生实质违约。债主们着急了,中青旅实业不行,那就找正主中青旅还钱吧,毕竟当初赵宗辉一直吹是中青旅的公司,出了事得担责任啊。

结果,中青旅控股在官方微博直接回应称,“中青旅实业”或类似名称的分子公司,与中青旅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


说白了,人家不认账。

那这个中青旅实业跟中青旅集团到底有没关系呢?没关系的话,中青旅集团为啥容忍他打着“中青旅”的名义在市场上四处忽悠呢?

事实上,关系还是有的,中青旅集团有中青旅实业20%的股权,只是没有控股。


(来源:天眼查)

而且,中青旅实业之前的董事长伞翔宇是集团现在的常务副总经理,说一点关系没有是说不通的,只不过董事长做不了总经理的主,一点钳制力没有,左搞右搞就弄出这么大窟窿来。

实际上,在中青旅实业违约之后,中青旅集团就在使劲切割跟这个企业的所有联系。

先是伞翔宇火速退出了中青旅实业,之后中青旅实业大股东润元华宸的实控人也发生了变化,到了2018年底,中青旅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其持有的中青旅实业20%股权,转让底价为199.68万元。

这么一来,债主们都不干了。

上海银行、东方资管等13家金融机构联名写了一份《关于请求中国青旅集团终止对外转让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并出面化解其债务问题》的函件,抄送共青团中央、银保监会等单位,试图阻止股权转让,力保中青旅实业的央企身份。

几百亿,总不能直接挂坏账吧。

最终,出售失败,但集团还是不承认中青旅实业是央企。

今年8月26日,中青旅实业的债权人们在实业的办公室——北京世奥国际中心召开了今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此时公司早就人去楼空,好几年过去了,讨债仍旧长路漫漫。

这还真不是个案,前些年,市场上钱潮滚滚,杠杆乱飞,大家纷纷想着各种办法借钱,现在退潮了,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一些此前打着央企旗号借钱的公司频频违约,中招的金融机构也非常委屈,此前爆出来的就有中城投六局、中核工建设集团、中国华宇、中国华阳经贸集团、中国金天经济技术开发中心等等。

这个名单还在不断的扩大。

这其中,有些是纯粹的“冒牌央企”,像中核工建设集团,跟正牌央企中核工业建设集团差了一个字,英文缩写也一样,很容易混淆但业务。

有些是“挂靠央企”,因为有央企投资入股,对外就都打着央企的名义,说自己是央企,拿钱方便了很多,像中青旅实业就是这样。而投资入股的央企基本不参与实际经营,也疏于监管,结果就搞出类似中青旅实业这样的大雷出来。

这些假央企早就没了还债的能力,但如果让这些国企担责,他们也肯定不干,结果就僵住了。

现在还能做的就是亡羊补牢,因为随着混改的推进,国有参股企业的数量越来越多,所以这两年已经开始禁止参股企业使用央企的名称和字号了。

不过已经爆出来的这些雷,怎么解决还真不知道,毕竟数额太巨大了,这里面很多资产都像庆云峰这块石头一样,都是吹出来的,能咋办?慢慢谈吧。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大猫财经猫哥,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10-13 10:54:33
“冒牌央企”套路狠!64个大机构中招,380亿资产全是石头……
综合 本文转载自:大猫财经

“有一块神奇的石头,布满上千孔洞,洞洞相连。峰顶注水,则千孔喷泉;峰底燃燧,则百窍吐烟。”

据说宋徽宗和乾隆都看上了这块石头,却都没能运走。20年前,这块石头被一个农民企业家陈金根给挖出来了,他把这块石头放到了自己的私家园林里。


这样玄乎的故事,说的是苏州4A级景区静思园中竖立的庆云峰

静思园中不止这一块石头,还有很多其他奇石、奇树、字画等,全部加在一起值多少钱呢?四年前中瑞国际评估认为,价值达到了388.9亿元,其中379.7亿元都是石头,4002块,每块石头都将近1000万,都是硬资产。

这个陈金根什么来头呢?

他是一位做玻璃钢的商人,据说8岁那年,他跟爸爸去苏州玩,逛园林看到那些假山石头、亭台楼阁,人都呆了,就跟他爸说:“我要造个’拙政园’给你!”

后来苏南的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陈金根也踩上风口成立了庞山湖最早的乡镇企业——新兴玻璃钢厂,发展的很不错,还研发了自己的专利产品。

挣到钱的陈金根开始实现梦想,四处收集奇石、古树、砖雕、盆景和古建筑。


再后来,赶上了90年代的城市化运动,大批的古建筑、老房子被拆除,陈金根咬牙到苏州选了一块地,开始建造自己的园林——静思园。

来自上海城隍庙后面的丹凤街,苏州动迁的明清建筑,上海“小刀会”聚义的天王殿这些,都在拆除前被他买下来,放入了静思园。

当然,这些故事都比不上庆云峰,据说陈金根为了搬它,特地引进了前苏联的一辆导弹发射专用车,还掏钱修路、修桥,才把石头运出来送到了静思园。

据说,修静思园的花费超过4.5亿,很快就被评为国家级4A景区。


但是这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后来陈金根资金紧张,十分缺钱,不得已将静思园整体打包4.5亿卖给了中青旅实业。

等等!

前面不是说评估价值388.9亿吗?咋4.5亿就卖了?

这就得说中青旅实业玩得太溜了。咋操作的呢?

很多人看到中青旅实业,就觉得是那个搞旅游的上市公司中青旅吧?

其实,这是两个公司,但是这个买了静思园的中青旅实业也很希望外界混淆这两个公司。

在早期的公开报道中,中青旅实业介绍自己是“1993年团中央下属的中国青旅集团投资,经国家工商局核准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产业涉及金融、地产、TMT、贸易、海外投资、行业直投等领域。”

这排面出来做生意,谁都得给面儿不是?

从2015年开始,在总经理赵宗辉的带领下,中青旅实业仅仅用了3年多时间,总资产规模就从100亿疯狂增长到了1000多亿,十倍!商界奇才啊!

是业务突飞猛进吗?细一看就会发现,就一个套路——借钱,收购资产,抵押再借钱,继续收购资产……

不断循环,资产就过千亿了,这其中最重要的工具,就是静思园的那几千块石头。

2016年中青旅实业买了静思园之后,又把静思园里头的石头、树、字画、古建筑等以账外资产的方式注入静思园公司,这样就重复计算了收购资产价值。

随后,赵宗辉委托中瑞国际资产评估(北京)有限公司来负责给静思园做了个资产评估,中间怎么操作的就不知道了,反正最后的评估价值为388.9亿元,估计陈老板知道了这个价格肠子都得悔青了。


靠着这堆石头的估值,中青旅实业堂而皇之的通过了64家金融机构的风控体系,不断借钱出来,前前后后借了几百亿,这也是短短3年时间扩张10倍、达到千亿规模的奥秘。

中青旅实业当初花的几十万评估费真是太划算了。

到了2017年,中青旅实业的整体负债达到555亿元,负债率不到60%,看起来好像还可控制,但是只要把这堆石头去掉,就会发现负债率早都超过100%,实际上已经资不抵债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堆石头到底值多少钱真不好说,凭运气借来的钱,如果凭实力还了也行。

但中青旅实业是没有这个实力的,2017年年底,60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逾期,总经理赵宗辉直接跑到香港不回来了。

第二年5月,中青旅实业旗下子公司北京黄金5亿信托贷款发生实质违约。债主们着急了,中青旅实业不行,那就找正主中青旅还钱吧,毕竟当初赵宗辉一直吹是中青旅的公司,出了事得担责任啊。

结果,中青旅控股在官方微博直接回应称,“中青旅实业”或类似名称的分子公司,与中青旅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


说白了,人家不认账。

那这个中青旅实业跟中青旅集团到底有没关系呢?没关系的话,中青旅集团为啥容忍他打着“中青旅”的名义在市场上四处忽悠呢?

事实上,关系还是有的,中青旅集团有中青旅实业20%的股权,只是没有控股。


(来源:天眼查)

而且,中青旅实业之前的董事长伞翔宇是集团现在的常务副总经理,说一点关系没有是说不通的,只不过董事长做不了总经理的主,一点钳制力没有,左搞右搞就弄出这么大窟窿来。

实际上,在中青旅实业违约之后,中青旅集团就在使劲切割跟这个企业的所有联系。

先是伞翔宇火速退出了中青旅实业,之后中青旅实业大股东润元华宸的实控人也发生了变化,到了2018年底,中青旅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其持有的中青旅实业20%股权,转让底价为199.68万元。

这么一来,债主们都不干了。

上海银行、东方资管等13家金融机构联名写了一份《关于请求中国青旅集团终止对外转让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并出面化解其债务问题》的函件,抄送共青团中央、银保监会等单位,试图阻止股权转让,力保中青旅实业的央企身份。

几百亿,总不能直接挂坏账吧。

最终,出售失败,但集团还是不承认中青旅实业是央企。

今年8月26日,中青旅实业的债权人们在实业的办公室——北京世奥国际中心召开了今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此时公司早就人去楼空,好几年过去了,讨债仍旧长路漫漫。

这还真不是个案,前些年,市场上钱潮滚滚,杠杆乱飞,大家纷纷想着各种办法借钱,现在退潮了,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一些此前打着央企旗号借钱的公司频频违约,中招的金融机构也非常委屈,此前爆出来的就有中城投六局、中核工建设集团、中国华宇、中国华阳经贸集团、中国金天经济技术开发中心等等。

这个名单还在不断的扩大。

这其中,有些是纯粹的“冒牌央企”,像中核工建设集团,跟正牌央企中核工业建设集团差了一个字,英文缩写也一样,很容易混淆但业务。

有些是“挂靠央企”,因为有央企投资入股,对外就都打着央企的名义,说自己是央企,拿钱方便了很多,像中青旅实业就是这样。而投资入股的央企基本不参与实际经营,也疏于监管,结果就搞出类似中青旅实业这样的大雷出来。

这些假央企早就没了还债的能力,但如果让这些国企担责,他们也肯定不干,结果就僵住了。

现在还能做的就是亡羊补牢,因为随着混改的推进,国有参股企业的数量越来越多,所以这两年已经开始禁止参股企业使用央企的名称和字号了。

不过已经爆出来的这些雷,怎么解决还真不知道,毕竟数额太巨大了,这里面很多资产都像庆云峰这块石头一样,都是吹出来的,能咋办?慢慢谈吧。

本文作者:大猫财经猫哥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