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低估罗永浩

本文转载自:电商之家 2020-9-21 话题分类:TMT
摘要: 罗永浩的微博底下,从来不缺少冷嘲热讽。

罗永浩的微博底下,从来不缺少冷嘲热讽。

月初有人问老罗:你直播间人数下降得这么厉害,是不是大家不愿意跟你“交个朋友”了?

没想到老罗上来就怼了一句“你懂个屁”,然后列举全国排名第六、销量增长100%等成绩予以回击。


的确,老罗是喜欢满嘴跑火车,其直播人气也一直在下滑,但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经过近半年的“折腾”,老罗确实在电商直播界站住脚了。

所有认为老罗“干啥啥不行”的人,可能都低估了罗永浩。


老罗行不行?数据说了算!

数据从不说谎。老罗现在的直播是个什么水平,看看数据就知道了。

笔者整理了罗永浩从4月1日到9月12日的26场直播销售额数据,得到统计表如下:


(数据来源:新抖)

很多人都以为老罗“出道即巅峰”,无法超越首播1.68亿的带货记录。但事实并非如此,在8月7日的这场直播中,老罗的销售额达到1.84亿元,成功打破首播记录,而这一场的事前宣传力度远不及首播。

也就是说,老罗并不存在所谓的“天花板”,未来仍有自我突破的可能。

另外,从图中可以看出,老罗的直播成绩并非是持续下滑的,而是稳定在3000万左右。由于每场的直播时长和商品数量不同,出现波动属于正常现象。

那么,老罗的这份成绩单在行业里是个什么水平呢?我们不妨把他和抖音其他主播作个比较。

若按商品销量算,老罗近30天155.17万的销量可以排到抖音第八,若按销售额来算,老罗1.88亿的销售额可以排到抖音第二,而且第一位的是苏宁的官方号。只算个人主播,老罗已经称得上是“抖音一哥”了。


而且,即使是计算场均销售额,老罗也能在个人主播中排名第二,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位演员,一个月只播一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抖音主播。

诚然,抖音主播的整体带货水平和淘宝、快手还有一定差距,但通过以上数据也能清晰地看出老罗的实力。他说8月份全国排名第六,看来真不是在吹牛。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在老罗的直播数据里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老罗近30天的带货中,商品品类占比最高的依次为食品饮料、家居、美妆护肤、家电和3C数码;而最近几场直播最热门的商品,几乎都是各个型号的苹果手机。

这个结果,与老罗的粉丝画像是相符的。数据显示,老罗的男性粉丝居多,占比为69%;而且老罗的粉丝整体较为年轻,占比最多的年龄层次为24-30岁,达到34.29%。


早在老罗首播之时,就有业内人士作出论断:老罗的主要受众为青壮年男性。经过近半年的样本分析,可见事实确实如此,老罗已经形成稳定的粉丝受众群体,这也是所有头部主播应该具备的特征。

总之,和以前“屡战屡败”不同,老罗的直播事业算是很成功了。至少从数据上看,他称得上行业里的佼佼者。


罗永浩厉害在什么地方?

没有人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老罗看似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但实际上他的成功靠的是实力。

当前带货主播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从底层推销员一步一步走上去的,业务能力过硬,典型的如李佳琦。另一种是本身具有一定人气的艺人或网红,从原本的领域转型做带货,典型的如李湘。而罗永浩无疑属于后者。

老罗不一定懂直播带货,但一定懂网红经济,因为他本就是中文互联网最早的一批网红。当网红,一个有话题性的人设的必不可少的,而老罗身上,至少立起了三个人设。

第一个,是产品经理。虽然老罗做手机失败了,但他的名字在手机圈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原本除了乔布斯谁也不服的老罗,现在也开始放下身段推销友商的手机了,一看就很有话题性。

第二个,是资深吃货。众所周知老罗是个胖子,胖对于推销食品来说是加分项,其早年微电影《小马》中吐槽星巴克的桥段也使他卖饮品有梗可用。正因如此,老罗的带货品类里有38.84%都是食品饮料。

第三个,是“朋友多”。“不赚钱,交个朋友”,这是老罗从第一场直播就在念叨的话,后来干脆把直播间名字也改成“交个朋友直播间”。而老罗的直播间里也经常有品牌负责人作客,比如红米的卢伟冰、一加的刘作虎等等。

立住了人设,老罗的直播就成功了一半。


当然,光有人设不行,当今互联网流量才是“硬通货”。为了带流量,老罗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

几个月前,罗永浩这三个字登上热搜,几乎都是和“翻车”一起出现的。前10场直播中至少发生了五次直播事故,有老罗口误,也有设备故障,总之是花式翻车。

老罗虽不是故意翻车,但在营销上却有意为翻车造势。要知道幸灾乐祸是人性的弱点,比起成功人们更喜欢看他人的笑话,殊不知无意中给老罗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流量。

那么,为什么即使老罗频繁翻车,品牌商依然乐意找老罗带货呢?这是因为老罗的翻车大多是自己的原因,与产品质量无关,“适度”的翻车不仅不会降低品牌的信誉,反而能加深观众的印象,起到正面效果。

更重要的是,老罗翻车后往往会给出令人满意的补救措施。比如4月24日的一场直播里,操作净水器净化橙汁时出了问题。为了证明机器是正常的,老罗第二次直接往里倒了一杯墨汁,并把净化后的清水一饮而尽。老罗的敢作敢当,成功博取到了观众的好感。


除了翻车,老罗的频繁跨界也是获取流量的重要手段。7月14日,老罗以嘉宾的身份加入综艺《脱口秀大会》。本来说是“交个朋友就走”,结果半决赛时又突然返场,两次引起热度。

可见,老罗深谙曝光率的重要性,不断制造话题吸引眼球才是网红的生存之道。能够一直维持热度,也难怪老罗的直播销量可以保持稳定了。

看到老罗为带货花的心思,你还会小看他吗?


罗永浩也曾成功过

其实,在做直播带货之前,老罗也是有成功过的,只不过他的人生呈波浪式前进,起落的幅度太大。而上一次做“锤子”的失败又属于人生最低谷,这才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

回顾老罗的创业史,他至少做过三件成功的事,而且每一件都来之不易。

第一件事,是在没有任何资历的情况下进入新东方任教。

原本能去新东方当老师就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对于高中没毕业,有没有任何教英语经验的老罗来说更是难上加难,但他还是做到了。

2000年12月老罗给俞敏洪写了一封长达万字的求职信,随即获得了试讲的机会。为什么俞敏洪肯“破格录取”老罗呢?

首先,老罗在信中展现出了出色的语言天赋。尽管是一封求职信,但老罗文风幽默,语言轻快,即使作为路人也能读得津津有味。作为一名英语老师,不仅英语要好,中文口才也同样重要,否则就无法将知识掰碎了喂给学生。

其次,老罗把新东方的模式摸得很透,做过大量功课。在信中,老罗对几个新东方老师的评价鞭辟入里,表达认同新东方理念的同时又明确指出了新东方的问题,不卑不亢,游刃有余。

还有,老罗称自己的水平还说得过去,而且有考GRE的经验,基本符合新东方的要求。

一个高中辍学的人通过一封求职信当上了新东方的老师,实现咸鱼翻身,还不算成功吗?


第二件事,是通过创办牛博网,成为一代网红。

老罗自从英语课的视频火了以后,就已跻身网络红人之列。但真正让他出圈的,还是他一手创办的牛博网。

牛博网刚成立,就引来了一众意见领袖(或者说是“公知”)入驻,老罗号召力可见一斑。2008年汶川地震后,牛博网在短期内募集到上百万赈灾资金,影响力不言而喻。

虽然牛博网办了两年就倒闭了,但老罗的声望不减反增,甚至开始了全国高校巡回演讲,并留下了那句名言:

“我每进入一个行业,就颠覆一个行业。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至此,老罗彻底成为现象级网红,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顶流”。放眼望去,现在的网红有几个能达到老罗的高度呢?

第三件事,则是创立了颇受争议的锤子科技。

从结果上来看,锤子手机当然可以说是失败的,因为它只活了5年,且没有一款产品能获得口碑和销量双丰收。

但从过程上看,锤子手机又是成功的,因为以罗永浩一个外行人的身份,能把手机做出了,还做得像模像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可以说锤子手机系统差劲、高价低配,但不可否认的是,老罗确实做出了一款有影响力的手机,在国产手机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使是“黑历史”。


况且,锤子科技有几次面临倒闭,都被老罗奇迹般地拉来融资救回来了。最令人称奇的是2016年拉到贾跃亭的一亿元人民币融资,给锤子好生续了一命。

能把贾跃亭这样的“大忽悠”给忽悠了,这样的人生还不算成功吗?

所以,不要人云亦云,以为罗永浩“干啥啥不行”,只是他“行”的地方被选择性遗忘罢了。而那些真正“不行”的人,连名字都不会在历史上留下。

大起大落,总比平淡如水精彩。


不要高估罗永浩

老罗不应该被低估,更不应该被高估。

近年来老罗“行业冥灯”的说法甚嚣尘上,说老罗干哪行哪行就凉,并据此形成了一套方法论:如果老罗宣布进军一个行业,那就千万不要碰这个行业,因为它一定会暴雷。

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这种“玄学”是不存在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希望老罗立即转战房地产行业,让房地产彻底凉凉,这样人人都能买得起房子。

老罗之所以“干一行凉一行”,是因为其对风险的预估能力不足,并且反应总慢半拍,等风口都快过了才后知后觉。

就拿直播带货来说。电商直播兴起于2016年,淘宝、蘑菇街等电商平台试水直播业务,李佳琦、薇娅等主播也是在那个时候入的行。2019年,短视频平台接入电商渠道,大量主播涌入这个行业,直播带货才开始全面开花。


而老罗的入局时间是2020年4月,此时疫情带来的直播爆发期接近尾声,勉强算赶上了电商直播的末班车。

不得不说,老罗的反射弧确实有点长了。

另外,老罗还有一个缺点:做什么都难持之以恒。

老罗当年离开新东方,自己办英语学校本来办的好好的,甚至一度处于盈利状态。但后来脑子一热进军互联网,说不干就不干了,把学校改了个名字卖给了别人。

如果老罗能一心一意做教育,不说飞黄腾达,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负债累累。况且也不是没有靠教育发迹的可能,如今教育可以说是仅次于互联网的暴利行业。

没有长远目光,过于急功近利,这是老罗的局限所在。

所以,即使老罗明年带货带不动了,我也不会感到奇怪,因为行业的生命周期有限,一个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挡住历史车轮的前进。

最后我想说,失败才是创业者的常态,每一个占到行业顶峰的创业者,都是站在无数失败者的“尸体”上的。因此,不要总是取笑那些创业失败的人,至少他们曾有迈出那一步的勇气,个中艰辛,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云合,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21 18:57:55
不要低估罗永浩
TMT 本文转载自:电商之家

罗永浩的微博底下,从来不缺少冷嘲热讽。

月初有人问老罗:你直播间人数下降得这么厉害,是不是大家不愿意跟你“交个朋友”了?

没想到老罗上来就怼了一句“你懂个屁”,然后列举全国排名第六、销量增长100%等成绩予以回击。


的确,老罗是喜欢满嘴跑火车,其直播人气也一直在下滑,但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经过近半年的“折腾”,老罗确实在电商直播界站住脚了。

所有认为老罗“干啥啥不行”的人,可能都低估了罗永浩。


老罗行不行?数据说了算!

数据从不说谎。老罗现在的直播是个什么水平,看看数据就知道了。

笔者整理了罗永浩从4月1日到9月12日的26场直播销售额数据,得到统计表如下:


(数据来源:新抖)

很多人都以为老罗“出道即巅峰”,无法超越首播1.68亿的带货记录。但事实并非如此,在8月7日的这场直播中,老罗的销售额达到1.84亿元,成功打破首播记录,而这一场的事前宣传力度远不及首播。

也就是说,老罗并不存在所谓的“天花板”,未来仍有自我突破的可能。

另外,从图中可以看出,老罗的直播成绩并非是持续下滑的,而是稳定在3000万左右。由于每场的直播时长和商品数量不同,出现波动属于正常现象。

那么,老罗的这份成绩单在行业里是个什么水平呢?我们不妨把他和抖音其他主播作个比较。

若按商品销量算,老罗近30天155.17万的销量可以排到抖音第八,若按销售额来算,老罗1.88亿的销售额可以排到抖音第二,而且第一位的是苏宁的官方号。只算个人主播,老罗已经称得上是“抖音一哥”了。


而且,即使是计算场均销售额,老罗也能在个人主播中排名第二,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位演员,一个月只播一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抖音主播。

诚然,抖音主播的整体带货水平和淘宝、快手还有一定差距,但通过以上数据也能清晰地看出老罗的实力。他说8月份全国排名第六,看来真不是在吹牛。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在老罗的直播数据里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老罗近30天的带货中,商品品类占比最高的依次为食品饮料、家居、美妆护肤、家电和3C数码;而最近几场直播最热门的商品,几乎都是各个型号的苹果手机。

这个结果,与老罗的粉丝画像是相符的。数据显示,老罗的男性粉丝居多,占比为69%;而且老罗的粉丝整体较为年轻,占比最多的年龄层次为24-30岁,达到34.29%。


早在老罗首播之时,就有业内人士作出论断:老罗的主要受众为青壮年男性。经过近半年的样本分析,可见事实确实如此,老罗已经形成稳定的粉丝受众群体,这也是所有头部主播应该具备的特征。

总之,和以前“屡战屡败”不同,老罗的直播事业算是很成功了。至少从数据上看,他称得上行业里的佼佼者。


罗永浩厉害在什么地方?

没有人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老罗看似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但实际上他的成功靠的是实力。

当前带货主播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从底层推销员一步一步走上去的,业务能力过硬,典型的如李佳琦。另一种是本身具有一定人气的艺人或网红,从原本的领域转型做带货,典型的如李湘。而罗永浩无疑属于后者。

老罗不一定懂直播带货,但一定懂网红经济,因为他本就是中文互联网最早的一批网红。当网红,一个有话题性的人设的必不可少的,而老罗身上,至少立起了三个人设。

第一个,是产品经理。虽然老罗做手机失败了,但他的名字在手机圈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原本除了乔布斯谁也不服的老罗,现在也开始放下身段推销友商的手机了,一看就很有话题性。

第二个,是资深吃货。众所周知老罗是个胖子,胖对于推销食品来说是加分项,其早年微电影《小马》中吐槽星巴克的桥段也使他卖饮品有梗可用。正因如此,老罗的带货品类里有38.84%都是食品饮料。

第三个,是“朋友多”。“不赚钱,交个朋友”,这是老罗从第一场直播就在念叨的话,后来干脆把直播间名字也改成“交个朋友直播间”。而老罗的直播间里也经常有品牌负责人作客,比如红米的卢伟冰、一加的刘作虎等等。

立住了人设,老罗的直播就成功了一半。


当然,光有人设不行,当今互联网流量才是“硬通货”。为了带流量,老罗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

几个月前,罗永浩这三个字登上热搜,几乎都是和“翻车”一起出现的。前10场直播中至少发生了五次直播事故,有老罗口误,也有设备故障,总之是花式翻车。

老罗虽不是故意翻车,但在营销上却有意为翻车造势。要知道幸灾乐祸是人性的弱点,比起成功人们更喜欢看他人的笑话,殊不知无意中给老罗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流量。

那么,为什么即使老罗频繁翻车,品牌商依然乐意找老罗带货呢?这是因为老罗的翻车大多是自己的原因,与产品质量无关,“适度”的翻车不仅不会降低品牌的信誉,反而能加深观众的印象,起到正面效果。

更重要的是,老罗翻车后往往会给出令人满意的补救措施。比如4月24日的一场直播里,操作净水器净化橙汁时出了问题。为了证明机器是正常的,老罗第二次直接往里倒了一杯墨汁,并把净化后的清水一饮而尽。老罗的敢作敢当,成功博取到了观众的好感。


除了翻车,老罗的频繁跨界也是获取流量的重要手段。7月14日,老罗以嘉宾的身份加入综艺《脱口秀大会》。本来说是“交个朋友就走”,结果半决赛时又突然返场,两次引起热度。

可见,老罗深谙曝光率的重要性,不断制造话题吸引眼球才是网红的生存之道。能够一直维持热度,也难怪老罗的直播销量可以保持稳定了。

看到老罗为带货花的心思,你还会小看他吗?


罗永浩也曾成功过

其实,在做直播带货之前,老罗也是有成功过的,只不过他的人生呈波浪式前进,起落的幅度太大。而上一次做“锤子”的失败又属于人生最低谷,这才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

回顾老罗的创业史,他至少做过三件成功的事,而且每一件都来之不易。

第一件事,是在没有任何资历的情况下进入新东方任教。

原本能去新东方当老师就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对于高中没毕业,有没有任何教英语经验的老罗来说更是难上加难,但他还是做到了。

2000年12月老罗给俞敏洪写了一封长达万字的求职信,随即获得了试讲的机会。为什么俞敏洪肯“破格录取”老罗呢?

首先,老罗在信中展现出了出色的语言天赋。尽管是一封求职信,但老罗文风幽默,语言轻快,即使作为路人也能读得津津有味。作为一名英语老师,不仅英语要好,中文口才也同样重要,否则就无法将知识掰碎了喂给学生。

其次,老罗把新东方的模式摸得很透,做过大量功课。在信中,老罗对几个新东方老师的评价鞭辟入里,表达认同新东方理念的同时又明确指出了新东方的问题,不卑不亢,游刃有余。

还有,老罗称自己的水平还说得过去,而且有考GRE的经验,基本符合新东方的要求。

一个高中辍学的人通过一封求职信当上了新东方的老师,实现咸鱼翻身,还不算成功吗?


第二件事,是通过创办牛博网,成为一代网红。

老罗自从英语课的视频火了以后,就已跻身网络红人之列。但真正让他出圈的,还是他一手创办的牛博网。

牛博网刚成立,就引来了一众意见领袖(或者说是“公知”)入驻,老罗号召力可见一斑。2008年汶川地震后,牛博网在短期内募集到上百万赈灾资金,影响力不言而喻。

虽然牛博网办了两年就倒闭了,但老罗的声望不减反增,甚至开始了全国高校巡回演讲,并留下了那句名言:

“我每进入一个行业,就颠覆一个行业。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至此,老罗彻底成为现象级网红,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顶流”。放眼望去,现在的网红有几个能达到老罗的高度呢?

第三件事,则是创立了颇受争议的锤子科技。

从结果上来看,锤子手机当然可以说是失败的,因为它只活了5年,且没有一款产品能获得口碑和销量双丰收。

但从过程上看,锤子手机又是成功的,因为以罗永浩一个外行人的身份,能把手机做出了,还做得像模像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可以说锤子手机系统差劲、高价低配,但不可否认的是,老罗确实做出了一款有影响力的手机,在国产手机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使是“黑历史”。


况且,锤子科技有几次面临倒闭,都被老罗奇迹般地拉来融资救回来了。最令人称奇的是2016年拉到贾跃亭的一亿元人民币融资,给锤子好生续了一命。

能把贾跃亭这样的“大忽悠”给忽悠了,这样的人生还不算成功吗?

所以,不要人云亦云,以为罗永浩“干啥啥不行”,只是他“行”的地方被选择性遗忘罢了。而那些真正“不行”的人,连名字都不会在历史上留下。

大起大落,总比平淡如水精彩。


不要高估罗永浩

老罗不应该被低估,更不应该被高估。

近年来老罗“行业冥灯”的说法甚嚣尘上,说老罗干哪行哪行就凉,并据此形成了一套方法论:如果老罗宣布进军一个行业,那就千万不要碰这个行业,因为它一定会暴雷。

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这种“玄学”是不存在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希望老罗立即转战房地产行业,让房地产彻底凉凉,这样人人都能买得起房子。

老罗之所以“干一行凉一行”,是因为其对风险的预估能力不足,并且反应总慢半拍,等风口都快过了才后知后觉。

就拿直播带货来说。电商直播兴起于2016年,淘宝、蘑菇街等电商平台试水直播业务,李佳琦、薇娅等主播也是在那个时候入的行。2019年,短视频平台接入电商渠道,大量主播涌入这个行业,直播带货才开始全面开花。


而老罗的入局时间是2020年4月,此时疫情带来的直播爆发期接近尾声,勉强算赶上了电商直播的末班车。

不得不说,老罗的反射弧确实有点长了。

另外,老罗还有一个缺点:做什么都难持之以恒。

老罗当年离开新东方,自己办英语学校本来办的好好的,甚至一度处于盈利状态。但后来脑子一热进军互联网,说不干就不干了,把学校改了个名字卖给了别人。

如果老罗能一心一意做教育,不说飞黄腾达,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负债累累。况且也不是没有靠教育发迹的可能,如今教育可以说是仅次于互联网的暴利行业。

没有长远目光,过于急功近利,这是老罗的局限所在。

所以,即使老罗明年带货带不动了,我也不会感到奇怪,因为行业的生命周期有限,一个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挡住历史车轮的前进。

最后我想说,失败才是创业者的常态,每一个占到行业顶峰的创业者,都是站在无数失败者的“尸体”上的。因此,不要总是取笑那些创业失败的人,至少他们曾有迈出那一步的勇气,个中艰辛,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本文作者:云合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