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二次元起家的互联网公司,居然发射了一颗卫星?

原创 2020-9-18 话题分类:TMT
摘要: 哔哩哔哩(简称B站)视频卫星由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此次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这是我国首个由互联网公司发射的视频遥感卫星,所获得的数据将会制作成科普节目《卫星很忙》。

2020年9月15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视频卫星由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此次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这是我国首个由互联网公司发射的视频遥感卫星,所获得的数据将会制作成科普节目《卫星很忙》。


作为以二次元acg(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游戏game,简称acg)起家的B站发射了卫星?这不是埃隆·马斯克干的事么?多数人看到这新闻,都会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但知顿君作为一个B站的资深用户,却不感觉那么奇怪。为何?各位看官且听知顿君为您详细道来。


B站的诞生及发展

说起二次元网站,不得不提的一个名词就是:弹(dan,四声)幕,指的是观看视频时,在视频播放区域弹出的之前观众所发出的评论性字幕。弹幕的出现可以给观众一种实时互动的感觉,并可以作为调味剂,对视频内容进行补充延伸,增强趣味性。所以很多B站用户有“养视频”的习惯,就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博主(B站叫up主)发布视频后,过几天等视频打满了弹幕再看,会更有趣。从商业角度来看,这种弹幕所形成的社区文化和观众与up主的化学反应,会极大的活跃社区气氛、提升用户的忠诚度。现在爱奇艺、优酷等视频网站都开启了弹幕功能,但知顿君认为无论是弹幕的数量、质量、氛围来看,B站的弹幕是全网最好的,没有之一。


B站典型的弹幕场景

话归正题,二次元起源于日本,世界上第一个弹幕网站NicoNico也是于2006年在日本上线,网站内容以acg为主。2008年是中国二次元网站元年,中国第一家二次元网站AcFun成立。2009年,同样是二次元网站的Mikufans成立,并于次年将网站改名为Bilibili(哔哩哔哩,简称B站),bilibili一词是某动漫女主角施展技能时发出的声音(类似美少女战士的“月凌镜,变身!”)。

2014年,B站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曾任金山软件联合创始人、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的陈睿在该年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B站并任董事长。B站由此开始走入专业化运营,逐渐成为国内最大最优质的二次元网站。


破圈

2018年,B站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


其实在上市之前,B站就开始出现很多非二次元的内容,比如“战略忽悠局局长”张召忠在2016年入驻B站,持续更新关于军事时政内容至今。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红冯提莫,爱豆杨超越,法学教授罗翔,B站董事长曾经的老上司、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甚至是叙利亚总统的堂弟相继入驻B站。

同时,B站也对自己的内容领域进行了垂直划分,除了二次元acg内容外,B站还设置了知识、生活、数码、娱乐、影视、美食等内容分区,每个内容分区还有相应的领域细分,如生活内容分区,就细分了绘画、运动、汽车、宠物等细分领域,如果你是一个这两年才开始使用B站的用户,在智能算法推荐的作用之下,你几乎以及看不出B站是一个二次元acg网站了,更像是一个综合内容平台。


回到我们开头提到B站发射卫星这则充满违和感的新闻,再结合B站近几年引入非二次元内容的操作,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B站现在的战略--冲出二次元,打破舒适圈。


高速发展下的挑战

“为爱发电”这个梗,可以简单理解成为了爱好兴趣,不求回报的做某件事情。其实在B站发展之初,确实很有为爱发电的风格,相当克制自己的商业化行为。但是B站作为一家公司,一直为爱发电是不可能的事情,商业化势在必行。

经过多年的发展,B站已经拥有了成熟的产品和内容生产机制,所以在上一章所说的破圈,也就是打破二次元这个相对小众化的圈子,吸引更多的用户来到B站提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来承接自己的内容和产品,就成为B站商业化的重中之重。在这个种情况下,B站现在的solgan都变成了:“你感兴趣的都在B站”。


但是随着大量用户的涌入和商业元素的出现,B站必然会出现变化,许多老用户认为B站不再像以往那么“纯粹”。在这种情况下,老用户流失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对B站失望的老用户,有极大的可能成为黑粉。


还有就是,大量用户的涌入之下,B站能否保持住现有的社区氛围,进而让新用户也成为忠诚的B站拥趸,也是B站无法回避的挑战,毕竟早期的微博、知乎甚至贴吧,都是大神如云,但也都因为大量用户的涌入而水化。内容平台在用户急剧增加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原有的调性,这种成功案例暂时还没有。

除了内部的挑战之外,外部的挑战也在出现,B站的通过自己的平台建设,筛选扶植能够产出优质内容的up主,这些up主是B站优质社区氛围的根基。但是当up主成长起来之后,很有可能因为自身的商业化能力不足,被其他平台以高昂的签约费挖走,比如曾经的B知识区门面up主“巫师财经”,就在今年六月被高昂的签约费吸引,“跳槽”到了西瓜视频,在B站up主圈子引起了不小的震动。B站虽然已经上线了“花火”商单平台,为up主提供了商业变现的渠道,但是否能改变为他人做嫁衣的情况,尚需观察。


B站的雄心与Z世代

不久前B站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从这季的财报中, B站DAU为5100万,较去年同比52%,月均付费用户达到1290万,较去年同比增长105%。整个Q2,营收增势依然强劲,为26.18亿元,同比增长70%,环比增长13%,除了收入支柱游戏外,直播、广告、会员和电商等几项业务的营收占比开始也逐步提升,营收结构也在不断优化。

从财报的数据来看,B站破圈的成绩还是很喜人的,但是除了这些亮点之外,我们也应该看到财报显示第二季度B站净亏损5.7元,较去年同期扩大81%,受此消息影响,B站股价在财报发布后的一个交易日下跌了7.35%。

不过其实从2018年上市以来,B站2018年净亏损5.65亿、2019年净亏损13.06亿,虽然破圈依然没有改变B站净亏损的现状,但是并不影响资本看好B站。进入2020年以来,B站股价涨幅达125%。


B站自2018年4月以来的股价走势

为何资本如此看好B站?为何B站敢于在资本寒冬大胆的扩张业务,如前面提到的大量引入自带流量的名人、发射卫星,还有前面未提到的在acg本行拿下《英雄联盟》总决赛未来三年独家直播权等行为。知顿君认为,这一切,在于B站一统Z世代文娱消费领域的雄心。


Z世代,是指1995年至2009年之间出生,受到互联网、即时通讯、短智能手机等科技产物深度影响的一代人。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Z世代群体(1.5亿),并且这部分人群消费能力极强,根据QQ广告联手凯度发布《Z世代消费力白皮书》显示,Z世代每月可支配收入达3501元,35%的Z世代有多样的收入来源,并且由于这个群体受互联网影响极大,其娱乐行为、消费行为也与互联网深度捆绑。而B站正是如今Z世代最偏爱的网站和手机应用,其用户群体中25岁以下的用户占了绝对主流。

我们再回来看B站的业务布局,知识付费、游戏、直播、电商、影视等等应有尽有,一个满足Z世代吃喝玩乐和学习知识各种需求的综合闭环体系正在B站悄然形成,比如喜欢游戏的可以直接玩B站自研或代理的游戏进行娱乐,爱美的女生可以在B站看美妆教程和化妆品种草进行消费决策,喜欢汉服的年轻人可以在B站找到同袍寻求社交认同,更不用说直接在B站够买价格不菲的手办、付费学习美国大选的规则这些直接消费行为。现在的亏损,更像是B站放长线钓大鱼的一个初期成本。

无论B站的雄心能否实现,资本和B站本身都为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不同时代的人在成长环境中必然存在差异,而这种差异必然会塑造不同的观念,“千禧一代”之后,Z世代作为互联网原住民,在未来必将以自己的风格、兴趣和价值观改变消费市场,甚至已经不是“未来”,而是“现在”。(文/知顿 知顿君)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18 14:09:43
这个二次元起家的互联网公司,居然发射了一颗卫星?
TMT 原创

2020年9月15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视频卫星由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此次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这是我国首个由互联网公司发射的视频遥感卫星,所获得的数据将会制作成科普节目《卫星很忙》。


作为以二次元acg(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游戏game,简称acg)起家的B站发射了卫星?这不是埃隆·马斯克干的事么?多数人看到这新闻,都会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但知顿君作为一个B站的资深用户,却不感觉那么奇怪。为何?各位看官且听知顿君为您详细道来。


B站的诞生及发展

说起二次元网站,不得不提的一个名词就是:弹(dan,四声)幕,指的是观看视频时,在视频播放区域弹出的之前观众所发出的评论性字幕。弹幕的出现可以给观众一种实时互动的感觉,并可以作为调味剂,对视频内容进行补充延伸,增强趣味性。所以很多B站用户有“养视频”的习惯,就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博主(B站叫up主)发布视频后,过几天等视频打满了弹幕再看,会更有趣。从商业角度来看,这种弹幕所形成的社区文化和观众与up主的化学反应,会极大的活跃社区气氛、提升用户的忠诚度。现在爱奇艺、优酷等视频网站都开启了弹幕功能,但知顿君认为无论是弹幕的数量、质量、氛围来看,B站的弹幕是全网最好的,没有之一。


B站典型的弹幕场景

话归正题,二次元起源于日本,世界上第一个弹幕网站NicoNico也是于2006年在日本上线,网站内容以acg为主。2008年是中国二次元网站元年,中国第一家二次元网站AcFun成立。2009年,同样是二次元网站的Mikufans成立,并于次年将网站改名为Bilibili(哔哩哔哩,简称B站),bilibili一词是某动漫女主角施展技能时发出的声音(类似美少女战士的“月凌镜,变身!”)。

2014年,B站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曾任金山软件联合创始人、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的陈睿在该年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B站并任董事长。B站由此开始走入专业化运营,逐渐成为国内最大最优质的二次元网站。


破圈

2018年,B站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


其实在上市之前,B站就开始出现很多非二次元的内容,比如“战略忽悠局局长”张召忠在2016年入驻B站,持续更新关于军事时政内容至今。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红冯提莫,爱豆杨超越,法学教授罗翔,B站董事长曾经的老上司、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甚至是叙利亚总统的堂弟相继入驻B站。

同时,B站也对自己的内容领域进行了垂直划分,除了二次元acg内容外,B站还设置了知识、生活、数码、娱乐、影视、美食等内容分区,每个内容分区还有相应的领域细分,如生活内容分区,就细分了绘画、运动、汽车、宠物等细分领域,如果你是一个这两年才开始使用B站的用户,在智能算法推荐的作用之下,你几乎以及看不出B站是一个二次元acg网站了,更像是一个综合内容平台。


回到我们开头提到B站发射卫星这则充满违和感的新闻,再结合B站近几年引入非二次元内容的操作,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B站现在的战略--冲出二次元,打破舒适圈。


高速发展下的挑战

“为爱发电”这个梗,可以简单理解成为了爱好兴趣,不求回报的做某件事情。其实在B站发展之初,确实很有为爱发电的风格,相当克制自己的商业化行为。但是B站作为一家公司,一直为爱发电是不可能的事情,商业化势在必行。

经过多年的发展,B站已经拥有了成熟的产品和内容生产机制,所以在上一章所说的破圈,也就是打破二次元这个相对小众化的圈子,吸引更多的用户来到B站提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来承接自己的内容和产品,就成为B站商业化的重中之重。在这个种情况下,B站现在的solgan都变成了:“你感兴趣的都在B站”。


但是随着大量用户的涌入和商业元素的出现,B站必然会出现变化,许多老用户认为B站不再像以往那么“纯粹”。在这种情况下,老用户流失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对B站失望的老用户,有极大的可能成为黑粉。


还有就是,大量用户的涌入之下,B站能否保持住现有的社区氛围,进而让新用户也成为忠诚的B站拥趸,也是B站无法回避的挑战,毕竟早期的微博、知乎甚至贴吧,都是大神如云,但也都因为大量用户的涌入而水化。内容平台在用户急剧增加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原有的调性,这种成功案例暂时还没有。

除了内部的挑战之外,外部的挑战也在出现,B站的通过自己的平台建设,筛选扶植能够产出优质内容的up主,这些up主是B站优质社区氛围的根基。但是当up主成长起来之后,很有可能因为自身的商业化能力不足,被其他平台以高昂的签约费挖走,比如曾经的B知识区门面up主“巫师财经”,就在今年六月被高昂的签约费吸引,“跳槽”到了西瓜视频,在B站up主圈子引起了不小的震动。B站虽然已经上线了“花火”商单平台,为up主提供了商业变现的渠道,但是否能改变为他人做嫁衣的情况,尚需观察。


B站的雄心与Z世代

不久前B站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从这季的财报中, B站DAU为5100万,较去年同比52%,月均付费用户达到1290万,较去年同比增长105%。整个Q2,营收增势依然强劲,为26.18亿元,同比增长70%,环比增长13%,除了收入支柱游戏外,直播、广告、会员和电商等几项业务的营收占比开始也逐步提升,营收结构也在不断优化。

从财报的数据来看,B站破圈的成绩还是很喜人的,但是除了这些亮点之外,我们也应该看到财报显示第二季度B站净亏损5.7元,较去年同期扩大81%,受此消息影响,B站股价在财报发布后的一个交易日下跌了7.35%。

不过其实从2018年上市以来,B站2018年净亏损5.65亿、2019年净亏损13.06亿,虽然破圈依然没有改变B站净亏损的现状,但是并不影响资本看好B站。进入2020年以来,B站股价涨幅达125%。


B站自2018年4月以来的股价走势

为何资本如此看好B站?为何B站敢于在资本寒冬大胆的扩张业务,如前面提到的大量引入自带流量的名人、发射卫星,还有前面未提到的在acg本行拿下《英雄联盟》总决赛未来三年独家直播权等行为。知顿君认为,这一切,在于B站一统Z世代文娱消费领域的雄心。


Z世代,是指1995年至2009年之间出生,受到互联网、即时通讯、短智能手机等科技产物深度影响的一代人。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Z世代群体(1.5亿),并且这部分人群消费能力极强,根据QQ广告联手凯度发布《Z世代消费力白皮书》显示,Z世代每月可支配收入达3501元,35%的Z世代有多样的收入来源,并且由于这个群体受互联网影响极大,其娱乐行为、消费行为也与互联网深度捆绑。而B站正是如今Z世代最偏爱的网站和手机应用,其用户群体中25岁以下的用户占了绝对主流。

我们再回来看B站的业务布局,知识付费、游戏、直播、电商、影视等等应有尽有,一个满足Z世代吃喝玩乐和学习知识各种需求的综合闭环体系正在B站悄然形成,比如喜欢游戏的可以直接玩B站自研或代理的游戏进行娱乐,爱美的女生可以在B站看美妆教程和化妆品种草进行消费决策,喜欢汉服的年轻人可以在B站找到同袍寻求社交认同,更不用说直接在B站够买价格不菲的手办、付费学习美国大选的规则这些直接消费行为。现在的亏损,更像是B站放长线钓大鱼的一个初期成本。

无论B站的雄心能否实现,资本和B站本身都为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不同时代的人在成长环境中必然存在差异,而这种差异必然会塑造不同的观念,“千禧一代”之后,Z世代作为互联网原住民,在未来必将以自己的风格、兴趣和价值观改变消费市场,甚至已经不是“未来”,而是“现在”。(文/知顿 知顿君)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