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蛋壳公寓投诉量大涨,看长租公寓的未来

原创 2020-9-15 话题分类:TMT
摘要: 在这个演艺圈依靠“人设”走天下的时代,部分公司也开始打造自己的“人设”了。

在这个演艺圈依靠“人设”走天下的时代,部分公司也开始打造自己的“人设”了。

“怎样租房更省钱?金牌管家传授租房妙招”、“对室内空气污染零容忍,倒逼行业整体升级”、“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帮助年轻人在城市安居”……

近日,负面缠身的蛋壳公寓,开始发力网络营销,用铺天盖地的文章,稀释了之前的种种质疑,开始打造自己的“新人设”。

但无数的明星用亲身经历表明,只专注人设可能会翻车。尤其是仅仅一周前,蛋壳还因为给用户断网、强制交纳违约金、强行要求房东降租金等原因,被推上风口浪尖。但蛋壳并未对上述问题做出任何实质性的答复。


目前,在黑猫投诉上,自称最懂年轻人、“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蛋壳公寓,投诉量已经达到16470条,特别是8月以来,投诉量暴涨,满意度也仅仅只有三星。

在长租公寓频频爆雷的当下,蛋壳的底气从何而来?政策规范下,长租公寓行业前景如何?

“最懂年轻人”?

8月中旬,在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多地的蛋壳公寓出现断网现象,租户们纷纷联系报修,但却被取消了报修订单。8月14日,蛋壳给租户们发短信表示,由于硬件升级,要断网半个月,对受影响的住户将给与50元补偿。

“现在断网半个月谁受得了!要求蛋壳公寓马上恢复网络。”租户王洁愤而投诉,但她也只得到了一段自动语音回复:“由于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的宽带运营商设备故障,造成部分租户公寓宽带断网问题,目前正在紧急检修网络。” 

服务电话和短信通知的理由“打架”,投诉无门,缺乏解决问题的责任心,有租户这样表示。

更加让租户不淡定的是,蛋壳公寓的网络承包商对断网的情况回复称,断网是由于蛋壳公寓“单方面违约”而被暂停服务,并不是其所说的“运营商设备故障”。

最终,多方寻求解决方案的王洁获得了“三天内解决”的答复,但其中的艰难一言难尽。


断网可能是蛋壳公寓的一个小插曲。

在北京市朝阳区紫东苑小区,由于蛋壳公寓拒绝缴纳物业管理费用,让租户自己承担,导致物业限水限电,对租户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

多次电话联系后,租户和蛋壳公寓的沟通依旧没有任何进展,沟通中,工作人员以公司无法提供内容为由进行推脱,各种无法告知,拒不办理。

事实上,在蛋壳公寓的租户一旦遇到问题,租户维权成本高,已经成为越来越常见的现象。

2月初,蛋壳出台了各种租金优惠的活动,比如,对受疫情影响的租客提供补贴、免费延住或租金返还等措施。

但租客很快发现,蛋壳以疫情为理由“强制”房东们免了房租,但却不给租户免租。这种“两头吃”的手段被诟病,随后,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事件。直到8月,仍有房东因此进行投诉。

除了断网和租金“两头吃”,蛋壳公寓曾多次曝出以“房东收房”的理由,要求租客退租的现象。

在最新一起投诉中,某房东表示,蛋壳公寓电话通知其要求降租金,每月降租1000元,如不满意可以收回房子。在房东表示不接受方案的的情况下,蛋壳表示,将以疫情或者不可抗力因素单方面解除合同,且不进行任何补偿。

在租户方面,有人反应,“每个月都交了不少维修费,结果修一次下水道完开维修责任罚款单,维修费是干什么的?”

还有租户反映,在蛋壳app退房后,余额提现迟迟不能到账,并找各种理由推脱敷衍,让本来就不怎么富裕的年轻人更加捉襟见肘。

“最懂年轻人”的蛋壳,似乎并没有把这份“懂”放在优化服务上,而是牢牢捏着年轻人的软肋,越“懂”你,捏得越疼。

租房变网贷

对租户来说,服务上的问题,都尚有解决之法,但自身权益受到损害,则完全一筹莫展。

在黑猫投诉中,对蛋壳的一个投诉比较多的方面是,多个用户集体投诉,称蛋壳公寓以椋鸟计划贷款租房骗取违约金。

今年5月中旬,租户小李在蛋壳公寓租房,明确跟中介表示只租一个月,但中介强力推荐其签定1年的租房合同,理由是公司开展椋鸟计划,第一个月可以免租金入住,此外还需要缴纳一个月的租金作为押金,这样入住后提前退租只会扣掉押金。小李7月初在蛋壳APP上申请退租,退房手续全部完成,但随后,噩梦开始了。


“蛋壳公寓公司给我发了一个多月的短信骚扰,内容是’提前退租需要把蛋壳公寓的第一个月免租金的钱补上’,说不然就影响我的征信。但中介明确给我承诺过不需要违约金,有录音为证,说椋鸟计划可以免押金、随时退租无需承担违约金。”小李说。

据他了解,有类似情况的还有不少人,一些租户联合起来共同投诉。其中,部分租户甚至在“蛋壳公寓”签约租房后,陷入了网络贷款。租户称,签约时中介提出,椋鸟计划必须强制使用微众银行分期贷款的方式支付房屋租金,接受后,部分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了网贷。

这是长租公寓最常见的“租金贷”,通过和租客签订贷款合同,利用贷款杠杆,让租客先租到房,之后每月向金融机构归还贷款。

蛋壳公寓年报显示,2019年约6成租户选择租金贷。2017、2018和2019年,选择租金贷的租户比例分别为91.3%、75.8%和65.9%。

今年2月,深圳市委政法委直接点名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要求地方监管局等尽快开展排查工作。但直到8月,该问题仍然存在。

事实上,2019年12月,住建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明确租赁企业租金贷金额不能超过该租金收入的30%,并给企业宽限三年的整改期。

然而,尽管租户做了最大的努力,但对于是否能解决网贷问题,是否真的会影响征信,租户们都缺乏足够的信心。通过其他方式维护自身权益的成本过于高昂,年轻人又多在事业上升期,时间上只能以个人发展为主,吃哑巴亏,息事宁人是不少租户的想法。

危险的长租公寓

“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几年前,这样的广告打动了不少人的心,也因此在长租公寓的风口中,蛋壳打响了知名度的第一枪。

依靠一个又一个在他乡游子的支持和信赖,蛋壳公寓在今年1月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只中概股。

从2015年初成立到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蛋壳走过了曾经以高质量大规模抢占市场快速发展的5年,然而在上市之后,暴露的问题反而越来越多。

不仅是蛋壳,近期,北京朝阳的卢女士称,其今年1月通过自如租住一套房子,包括自己在内的4名租户在随后的日子里,喝了将近七个月的中水;刚装修完的“甲醛房”,也频频出现在各个出租房内。

而今年以来频频爆雷的长租公寓,更是给数以万计租户带来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8月20日,长租公寓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出通知,称公司资金断裂,已停止运营;同一天,海南每天房屋租赁郑州公司卷款跑路,涉及金额上千万,300多名业主和800多位租客因此混战;8月24日,上海岚越公寓在浦东的办公室连夜消失,派出所内挤满了报案者;8月27日,杭州友客公寓爆雷,涉及租客近1500人,涉案金额超4000万元;8月29日,巢客、岚越相继倒闭,10多个租户群已满员。


据不完全统计,仅是这一个月内,全国就有超15家房屋租赁公司的负责人失联,涉及的地域从四川、浙江,到上海、广州,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今年9月7日,住建部给频频爆雷的长租公寓重新画了赛道,明确“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行为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住房租赁企业违法开展租金贷业务,如逾期不改正将被处以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这也意味着,长租公寓的野蛮生长时期,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但对无数租客来说,遭遇到一团混沌的长租公寓行业,既损失了钱财,又导致自己无家可归。对这些年轻人来说,租房是他们独立生活的开端;也是在这里,不少人感受到了成年人世界的艰辛与狰狞。

希望在哪里?

租房市场是我国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新华网发布的《中国青年租住生活蓝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长租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74万亿元,同比增长9.9%。按照未来几年中国长租行业的市场规模预测,2022年,长租行业规模将达到2.26万亿元,2027年将达到4.97万亿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近十年我国租赁相关企业年注册量呈现几何式增长,2019年新注册量达到37.5万家,同比增长33%,比十年前数据增长了777%。今年上半年,行业共新增17.2万家企业,其中二季度新增11.2万家,同比增长16%。

但伴随租赁市场规模扩大的,是不断增长的风险。对当下的长租公寓来说,潮水褪去,才看出来谁在裸泳。


实际上,在长租公寓的发展过程中,不少靠资金砸市场的企业,催生了行业泡沫;也有不少纯捞钱的企业,利用高价吸引房东,低租金吸引租客,捞一笔钱就跑,将长租公寓市场搅成一团浑水。此外,部分企业唯规模论,哄抬租金抢房源、过度加杠杆“短贷长投”等,导致风险不断累积,问题逐渐暴露。

目前,TOP30房企超过六成均有涉足长租公寓业务,这是其业务多元化尝试的一个环节。但各房企的布局规模都普遍较小,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也较低。其中,远洋、朗诗等房企已经剥离了长租公寓业务。

而在数轮洗牌之后,长租公寓行业本该向着理性成熟的方向转变,然而,由于市场玩家的减少,长租公寓进入了一个新的悖论中:在更需要维护市场环境的时候,却因为竞争对手减少,而更加不注重服务;在更加庞大的顾客群体中,却因为不愁客源,而“来一个得罪一个”。

在当下的长租公寓行业中,大玩家掌握话语权,小企业频频爆雷,对租户来说,这或许是最差的时代。但对于长租公寓来说,谁能守正出奇,把握行业底线的同时增强服务,提升体验,谁才能在混乱中矗立桥头,成为新的枭雄。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大橘为重,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15 11:17:20
从蛋壳公寓投诉量大涨,看长租公寓的未来
TMT 原创

在这个演艺圈依靠“人设”走天下的时代,部分公司也开始打造自己的“人设”了。

“怎样租房更省钱?金牌管家传授租房妙招”、“对室内空气污染零容忍,倒逼行业整体升级”、“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帮助年轻人在城市安居”……

近日,负面缠身的蛋壳公寓,开始发力网络营销,用铺天盖地的文章,稀释了之前的种种质疑,开始打造自己的“新人设”。

但无数的明星用亲身经历表明,只专注人设可能会翻车。尤其是仅仅一周前,蛋壳还因为给用户断网、强制交纳违约金、强行要求房东降租金等原因,被推上风口浪尖。但蛋壳并未对上述问题做出任何实质性的答复。


目前,在黑猫投诉上,自称最懂年轻人、“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蛋壳公寓,投诉量已经达到16470条,特别是8月以来,投诉量暴涨,满意度也仅仅只有三星。

在长租公寓频频爆雷的当下,蛋壳的底气从何而来?政策规范下,长租公寓行业前景如何?

“最懂年轻人”?

8月中旬,在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多地的蛋壳公寓出现断网现象,租户们纷纷联系报修,但却被取消了报修订单。8月14日,蛋壳给租户们发短信表示,由于硬件升级,要断网半个月,对受影响的住户将给与50元补偿。

“现在断网半个月谁受得了!要求蛋壳公寓马上恢复网络。”租户王洁愤而投诉,但她也只得到了一段自动语音回复:“由于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的宽带运营商设备故障,造成部分租户公寓宽带断网问题,目前正在紧急检修网络。” 

服务电话和短信通知的理由“打架”,投诉无门,缺乏解决问题的责任心,有租户这样表示。

更加让租户不淡定的是,蛋壳公寓的网络承包商对断网的情况回复称,断网是由于蛋壳公寓“单方面违约”而被暂停服务,并不是其所说的“运营商设备故障”。

最终,多方寻求解决方案的王洁获得了“三天内解决”的答复,但其中的艰难一言难尽。


断网可能是蛋壳公寓的一个小插曲。

在北京市朝阳区紫东苑小区,由于蛋壳公寓拒绝缴纳物业管理费用,让租户自己承担,导致物业限水限电,对租户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

多次电话联系后,租户和蛋壳公寓的沟通依旧没有任何进展,沟通中,工作人员以公司无法提供内容为由进行推脱,各种无法告知,拒不办理。

事实上,在蛋壳公寓的租户一旦遇到问题,租户维权成本高,已经成为越来越常见的现象。

2月初,蛋壳出台了各种租金优惠的活动,比如,对受疫情影响的租客提供补贴、免费延住或租金返还等措施。

但租客很快发现,蛋壳以疫情为理由“强制”房东们免了房租,但却不给租户免租。这种“两头吃”的手段被诟病,随后,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事件。直到8月,仍有房东因此进行投诉。

除了断网和租金“两头吃”,蛋壳公寓曾多次曝出以“房东收房”的理由,要求租客退租的现象。

在最新一起投诉中,某房东表示,蛋壳公寓电话通知其要求降租金,每月降租1000元,如不满意可以收回房子。在房东表示不接受方案的的情况下,蛋壳表示,将以疫情或者不可抗力因素单方面解除合同,且不进行任何补偿。

在租户方面,有人反应,“每个月都交了不少维修费,结果修一次下水道完开维修责任罚款单,维修费是干什么的?”

还有租户反映,在蛋壳app退房后,余额提现迟迟不能到账,并找各种理由推脱敷衍,让本来就不怎么富裕的年轻人更加捉襟见肘。

“最懂年轻人”的蛋壳,似乎并没有把这份“懂”放在优化服务上,而是牢牢捏着年轻人的软肋,越“懂”你,捏得越疼。

租房变网贷

对租户来说,服务上的问题,都尚有解决之法,但自身权益受到损害,则完全一筹莫展。

在黑猫投诉中,对蛋壳的一个投诉比较多的方面是,多个用户集体投诉,称蛋壳公寓以椋鸟计划贷款租房骗取违约金。

今年5月中旬,租户小李在蛋壳公寓租房,明确跟中介表示只租一个月,但中介强力推荐其签定1年的租房合同,理由是公司开展椋鸟计划,第一个月可以免租金入住,此外还需要缴纳一个月的租金作为押金,这样入住后提前退租只会扣掉押金。小李7月初在蛋壳APP上申请退租,退房手续全部完成,但随后,噩梦开始了。


“蛋壳公寓公司给我发了一个多月的短信骚扰,内容是’提前退租需要把蛋壳公寓的第一个月免租金的钱补上’,说不然就影响我的征信。但中介明确给我承诺过不需要违约金,有录音为证,说椋鸟计划可以免押金、随时退租无需承担违约金。”小李说。

据他了解,有类似情况的还有不少人,一些租户联合起来共同投诉。其中,部分租户甚至在“蛋壳公寓”签约租房后,陷入了网络贷款。租户称,签约时中介提出,椋鸟计划必须强制使用微众银行分期贷款的方式支付房屋租金,接受后,部分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了网贷。

这是长租公寓最常见的“租金贷”,通过和租客签订贷款合同,利用贷款杠杆,让租客先租到房,之后每月向金融机构归还贷款。

蛋壳公寓年报显示,2019年约6成租户选择租金贷。2017、2018和2019年,选择租金贷的租户比例分别为91.3%、75.8%和65.9%。

今年2月,深圳市委政法委直接点名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要求地方监管局等尽快开展排查工作。但直到8月,该问题仍然存在。

事实上,2019年12月,住建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明确租赁企业租金贷金额不能超过该租金收入的30%,并给企业宽限三年的整改期。

然而,尽管租户做了最大的努力,但对于是否能解决网贷问题,是否真的会影响征信,租户们都缺乏足够的信心。通过其他方式维护自身权益的成本过于高昂,年轻人又多在事业上升期,时间上只能以个人发展为主,吃哑巴亏,息事宁人是不少租户的想法。

危险的长租公寓

“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几年前,这样的广告打动了不少人的心,也因此在长租公寓的风口中,蛋壳打响了知名度的第一枪。

依靠一个又一个在他乡游子的支持和信赖,蛋壳公寓在今年1月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只中概股。

从2015年初成立到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蛋壳走过了曾经以高质量大规模抢占市场快速发展的5年,然而在上市之后,暴露的问题反而越来越多。

不仅是蛋壳,近期,北京朝阳的卢女士称,其今年1月通过自如租住一套房子,包括自己在内的4名租户在随后的日子里,喝了将近七个月的中水;刚装修完的“甲醛房”,也频频出现在各个出租房内。

而今年以来频频爆雷的长租公寓,更是给数以万计租户带来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8月20日,长租公寓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出通知,称公司资金断裂,已停止运营;同一天,海南每天房屋租赁郑州公司卷款跑路,涉及金额上千万,300多名业主和800多位租客因此混战;8月24日,上海岚越公寓在浦东的办公室连夜消失,派出所内挤满了报案者;8月27日,杭州友客公寓爆雷,涉及租客近1500人,涉案金额超4000万元;8月29日,巢客、岚越相继倒闭,10多个租户群已满员。


据不完全统计,仅是这一个月内,全国就有超15家房屋租赁公司的负责人失联,涉及的地域从四川、浙江,到上海、广州,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今年9月7日,住建部给频频爆雷的长租公寓重新画了赛道,明确“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行为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住房租赁企业违法开展租金贷业务,如逾期不改正将被处以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这也意味着,长租公寓的野蛮生长时期,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但对无数租客来说,遭遇到一团混沌的长租公寓行业,既损失了钱财,又导致自己无家可归。对这些年轻人来说,租房是他们独立生活的开端;也是在这里,不少人感受到了成年人世界的艰辛与狰狞。

希望在哪里?

租房市场是我国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新华网发布的《中国青年租住生活蓝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长租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74万亿元,同比增长9.9%。按照未来几年中国长租行业的市场规模预测,2022年,长租行业规模将达到2.26万亿元,2027年将达到4.97万亿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近十年我国租赁相关企业年注册量呈现几何式增长,2019年新注册量达到37.5万家,同比增长33%,比十年前数据增长了777%。今年上半年,行业共新增17.2万家企业,其中二季度新增11.2万家,同比增长16%。

但伴随租赁市场规模扩大的,是不断增长的风险。对当下的长租公寓来说,潮水褪去,才看出来谁在裸泳。


实际上,在长租公寓的发展过程中,不少靠资金砸市场的企业,催生了行业泡沫;也有不少纯捞钱的企业,利用高价吸引房东,低租金吸引租客,捞一笔钱就跑,将长租公寓市场搅成一团浑水。此外,部分企业唯规模论,哄抬租金抢房源、过度加杠杆“短贷长投”等,导致风险不断累积,问题逐渐暴露。

目前,TOP30房企超过六成均有涉足长租公寓业务,这是其业务多元化尝试的一个环节。但各房企的布局规模都普遍较小,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也较低。其中,远洋、朗诗等房企已经剥离了长租公寓业务。

而在数轮洗牌之后,长租公寓行业本该向着理性成熟的方向转变,然而,由于市场玩家的减少,长租公寓进入了一个新的悖论中:在更需要维护市场环境的时候,却因为竞争对手减少,而更加不注重服务;在更加庞大的顾客群体中,却因为不愁客源,而“来一个得罪一个”。

在当下的长租公寓行业中,大玩家掌握话语权,小企业频频爆雷,对租户来说,这或许是最差的时代。但对于长租公寓来说,谁能守正出奇,把握行业底线的同时增强服务,提升体验,谁才能在混乱中矗立桥头,成为新的枭雄。

本文作者:大橘为重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