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辜负年轻人,蛋壳高靖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戴威?

本文转载自:燃财经 2020-9-9 话题分类:消费
摘要: 自称最懂年轻人、“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蛋壳公寓,却在年轻人群体中,逐渐失去口碑。

自称最懂年轻人、“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蛋壳公寓,却在年轻人群体中,逐渐失去口碑。

据证券时报报道,有租户投诉称,8月中旬以来,在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多地的蛋壳公寓出现断网现象,期间租户们在APP上报修,却被取消了报修订单。有租户拨打蛋壳公寓投诉电话,也只能得到一段自动语音回复,“由于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的宽带运营商设备故障,造成部分租户公寓宽带断网问题,目前正在紧急检修网络。” 而据蛋壳公寓的网络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由于“单方面违约”而被暂停服务。

蛋壳公寓存在各种服务质量问题,年轻人早已见怪不怪。根据黑猫投诉的数据显示,其累计投诉量已经达到16222起。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有关蛋壳公寓出现问题的各种消息更多了。

2月初,蛋壳公寓由于“强制”房东们免租,却不给租户免租的消息,引发舆论质疑。随后,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

今年6月18日,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CEO高靖正在接受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调查,并宣布任命联合创始人、董事和总裁崔岩担任代理CEO。蛋壳公寓解释称,高靖所涉调查与之前其参与的个人商业投资有关,与蛋壳公寓无关。但南方周末在8月发布报道称,高靖被调查一事疑似涉及到国有资产问题。

消息传出后,蛋壳公寓股价当即大幅下跌。在当日收盘时该股报8.75美元/股,下跌6.32%。在断网事件发酵后,截至北京时间9月8日美股盘后,蛋壳公寓股价报收6.04美元/股,总市值仅11亿美元。

租房市场的“金九银十”已至,但近期长租公寓却屡屡曝出问题。近几个月来,在杭州与上海等地多个长租公寓相继出现暴雷、跑路情况,另一家知名长租公寓品牌自如也出现给租客喝了半年多“中水”的事件。

最新数据显示,蛋壳公寓80%以上的租客都集中在22-28岁这个年龄段。

租房是绝大多数年轻人独立生活的开端。“年轻人的世界,就在蛋壳公寓”,前几年,这样的广告打动了很多年轻人,蛋壳提供的月付租金,管家服务等,也很受好评。

令人遗憾的是,近几年,长租公寓突然成为一个风口,不少资金雄厚的VC、房地产商进来砸钱,催生行业泡沫化发展。蛋壳等部分企业唯规模论,哄抬租金抢房源、过度加杠杆“短贷长投”等,导致风险不断累积,问题逐渐暴露。

年轻人曾享受的生活便利,正不可避免的成为他们人生中不得不面对的一道坎儿。有人还在租期内,却被没有收到租金的房东强制收房;有人退租后,还在还“租金贷”的钱;更多的人则在租住期间,遭遇了服务问题……

这样的场景,也曾经发生在戴威身上,在共享单车刚兴起时,年轻人热情追捧过ofo,后来,就是各种投诉和吐槽。

蛋壳公寓在2015年成立,当时已经成立一年的ofo经过了一番探索后,也把眼光投向了年轻人,推出了《我们有一个梦想:让北大人随时随地有车骑》的朋友圈爆款文章,正式确立了用共享单车解决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商业路径。

在2016年前后,长租公寓和共享单车,同时站上了风口,吸引了大量资本的关注。但在两年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先迎来了倒闭潮。作为行业的领跑者,ofo在错过了卖身大厂的时机之后,在2018年底陷入了资金链断裂、供应商讨债等负面新闻之中。在“蒸发”很久后,今年8月,昔日风光的ofo创始人戴威再次被限制消费,而这已经是他近两年收到的第36条限制消费令。留给上千万年轻人的记忆则是,“我的租金还能退回来吗?”

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长租公寓,经过了市场的洗礼,在资本的热度退去后,都寒了年轻人的心。那么,一再辜负年轻人后,高靖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戴威呢?

蛋壳怎么了

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断网”事件,不过是蛋壳公寓出现的众多问题之一。

今年1月,蛋壳公寓登陆资本市场,但自2月份以来,租客们对于蛋壳公寓的“声讨”一直络绎不绝。

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出台了各种租金优惠的活动,诸如对受疫情影响的租客提供补贴、免费延住或租金返还等措施。但在蛋壳公寓收获了一片掌声之后,租客们却很快发现,事情并非像他们想象得那样美好。

在杭州工作的小年,原本租住了蛋壳公寓的房子,由于疫情的原因,他在今年2月,直到合约到期前三天才赶回杭州。“蛋壳说的是疫情期有延期优惠,结果却说我不属于疫情区,没有延期。时间太短了,只剩三天,我没时间找其他房,于是让蛋壳帮我换了房子,签了一年0元免租首月。”他告诉燃财经。

但是小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房子也只住了三个月,蛋壳方又表示,房子一直住不满,“蛋壳强制我换或退房,他们要和房东解约,限我两周搬走。说是退我违约金,但是又要我根据合约,把0元首月优惠未到期的部分补给他们。”

此前,蛋壳公寓就多次被曝出以“房东收房”的理由,要求租客退租的现象。

“你知道我们交了10%的服务费,想修个水管和洗衣机,还需要额外付费吗?”小年向燃财经抱怨。

一位线下房产中介告诉燃财经,蛋壳公寓之前还是比较受年轻人欢迎的,因为它的房子“装修更好,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但在租住之后,蛋壳公寓的服务、安全等问题也迎来了一波租客的吐槽。


有租客在微博上吐槽,在非正常维修和保洁的情况下,蛋壳公寓“在没有得到租户同意的情况下,一个半月内,自助获取密码登门了8次“。她发现后共打了4次客服电话,但问题均没有得到解决。她也向燃财经表示,确有其事。

在今年2月,深圳市委政法委更是直接点名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要求地方监管局等尽快开展排查工作。

蛋壳公寓遇到的问题,和长租公寓市场上的乱象比起来,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在杭州的小曹表示,他在几个月前租房时,一位中介向他推荐了友客公寓,称其价格便宜、是独立公寓,离阿里近,因此“必须年缴”。他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长租公寓,随后,友客就曝出了“跑路”事件。现在他想起这件事来,仍然不由得后怕。

暴雷、跑路的长租公寓,在近期屡见不鲜。日前,杭州的友客公寓、巢客公寓、适享公寓,成都巢客遇家、连合之家,还有上海的岚越公寓、寓意公寓等均因为卷款跑路被曝光。据报道,成都巢客遇家和连合之家两家公司的受害租客近2万,涉及金额近3亿元。

长租公寓在商业模式上,原本就具有先天的隐患,“资金”就是其中的一个大问题。2010年前后在国内萌芽的长租公寓产业,于2015年前后步入爆发期,随着资本进入,不少长租公寓项目依靠“高租低收”,打出“解决年轻人租不起房问题”的宣传口号,飞速地扩大市场规模。

这种“烧钱”的互联网玩法显然无法持久。这也成了某些中小公司圈钱的套路之一。9月8日,根据央视曝光,在上海有多名租客和房东报案称,已签协议的某房屋托管公司,就是以“高租金吸引房东、低租金吸引租客”方式,要求租客一次性支付大量租金,聚拢大笔租金后跑路。

优客逸家CEO刘翔对燃财经表示,“租赁经营模式的长租公寓回收很慢,周期很长,但是市场上又没有相应配套的长周期的金融产品来支持。所以它为了解决一个规模扩张发展的问题,它就需要尽快地能够预收回笼资金来支持发展。”

刘翔还透露,“长租公寓企业,如果做不到90%-93%的出租率的话,那肯定是赔钱的。”

因此,部分长租公寓项目,选择了“租金贷”来解决这一问题,就是通过和租客签订贷款合同,利用贷款杠杆,让租客先租到房,之后每月向金融机构归还贷款。根据蛋壳公寓上市的招股书内容显示,蛋壳公寓与租户签订的租赁合同中就曾规定,租户需要预先支付一定的押金和租金,除现金支付之外,租户还可以选择以租金贷的方式支付租金。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共有67.9%的用户使用了租金贷。

2020年2月,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便与“租金贷”相关。

“当初长租公寓或者说这种二房东公司,会大量依赖于租金分期产品来形成预收资金去扩张,很多租金分期品的资金端,其实都是P2P。”刘翔说。因此,当2018年P2P逐渐开始出问题的时候,很多种租金分期产品的资金端也跟着出了问题。

而疫情,则是让现金流问题变得更为突出。疫情期间长租公寓的出租率下降,对报表损益及现金流的消耗,都有一定影响。而在疫情过后,长租公寓的行情也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迅速地回暖。刘翔表示,长租公寓行业恢复地比想象中更慢,以成都为例,直到6月底,成都的出租率才刚刚恢复到90%。

前述的线下中介也提到,他的感受是,今年受疫情影响,空置房多了,蛋壳向业主退房的情况并不少见。

对长租公寓行业的整体现状,刘翔称,“在2018年11月份,闹出行业负面的时候,都说行业好惨。到了2019年发现更惨,整个资本市场都不好,基金也募不到资。2020年,更惨了,基本盘也被疫情冲掉了,资本市场更加不敢来碰。”

风口上的“烧钱”生意

2015年起,蛋壳公寓打着“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的旗号亮相,迅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有过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互联网公司工作背景,蛋壳公寓创始人高靖融资也显得分外容易。2015年,高靖获得他在糯米网的老领导沈博阳的一笔天使投资,紧接着蛋壳公寓成功融资数千万人民币。2017年,蛋壳公寓A+轮融资过亿;2019年,蛋壳公寓更是获得老虎基金、蚂蚁金服等5亿美元加持。

资本逐利,租金贷的方式可以大幅增加收入。刘翔说,“北京一间合租房的单间,租3000元的话,3千元乘以24个月,是五六万块钱;改造一间旧房,投入1万元,半个月装修,半个月出租,即使减去给房东预付的一到三个月租金,剩下的还有4万多元。一个月以内拿回4万元,这是一个利润很大的生意。单纯从现金流上来讲,这是长租公寓能够高速扩张的原因。”

但是,在项目的起步阶段,拿房需要钱,装修需要钱,后续的服务需要钱,营销推广也需要钱。尤其是在当时类似项目纷纷涌现的情况下,为了更快地抢占市场,走互联网路线“烧钱”扩张是必不可少的。成立5年来,蛋壳公寓共获得7轮近60亿元融资。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的公寓单元达40.67万个,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增长了166倍。

“2017-2019年,行业恶性竞争严重,为了扩张,很多平台每到一个新的城市都是以抬价30%以上收房。”刘翔说。但偏销售、重结果导向的后果是,服务体验不好的情况比比皆是。一路快跑的长租公寓市场,为了“回血”,装修和服务的质量自然是其中最容易被忽视的环节。而当资本的热浪退去,被催熟的商业模式下被掩盖的资金问题,也就开始突出。

6月11日,蛋壳公寓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该公司第一季度净亏损12.34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的8.162亿元扩大逾50%。

值得注意的是,蛋壳公寓在2019年净亏损34.37亿元,在2018年净亏损13.70亿元,2017年亏损2.72亿元。也就是说,2017年至今,蛋壳公寓亏损额共计达63.13亿元。截至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的总负债达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


在当年,和长租公寓一同站上风口的,还有曾经风光的共享单车。2016年1月,北大高材生戴威被朱啸虎看中,ofo共享单车A轮顺利融资1000万元。B轮融资时,戴威怕巨头过多干涉战略决策,甚至拒绝了腾讯,接受了VC机构经纬创投的投资。那年10月的1.3亿美元C轮融资中,滴滴、美国著名对冲基金Coatue、小米等也都在列。一时间,戴威风光无限,2017年胡润百富榜排名,1991年生的戴威身家达35亿元。

但是,在2018年7月开始,ofo开始逐步关停海外业务。在后来ofo的内部信里也提到,ofo背负的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让公司的运营开始出现问题。

在这一点上,长租公寓和共享单车有着相通之处。

2018年中,相继有消息称,ofo在和滴滴进行收购谈判。但最后,这些都被ofo官方否认了。2018年11月,ofo被曝出退押金困难问题。12月,在线上退款超过15天仍然没有拿到钱的用户,在北京ofo总部大楼门前排起了长队。在线上排队等待退款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600万。

在资本市场,高靖比戴威走得更远。2020年1月,蛋壳公寓赴美上市,发行价为13.5美元/股,但上市即破发,跌至13美元/股。

流血上市的”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19年11月青客IPO时,市值近9亿美元,而截至今年9月7日,市值仅为4亿美元。2020年5月初,青客公寓CFO的尤强也已辞去青客首席战略官兼高级副总裁一职。

和共享单车行业相比,长租公寓似乎也未撑起人们的期待。当热潮退去,这个行业将会如何发展?“这个时间点,对真正了解这个行业的投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的洼地。企业的内部和外部的生存环境都很惨,所以它的估值一定是低的。”刘翔表示。

当初共享单车资本泡沫破裂时的情形,正在长租公寓行业显现。由于蛋壳公寓已经比ofo走得更远,也希望高靖,不会步戴威的后尘。

给年轻人挖的坑

对于很多初出社会的年轻人而言,这两个行业,都成了他们踩过的坑。

每年随着房地产业的“金九银十”到来,大批的年轻群体也迎来了就业和升学的高峰期。而迎接迈入社会时间不长、缺乏生活经验的年轻人们的,是工作和学业的挑战,还有高企的生活成本。

当年的共享单车就吃到了这一红利。尽管“最后一公里”的需求巨大,使得共享单车的用户年龄层广泛,但精力充沛、图性价比、好新鲜事物的年轻用户,仍然成为了主流。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骑共享单车的大多数是年轻人,接近八成的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其中25岁-35岁的人群占比达到了58%。而且集中在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城市。

但多数人最终都没有拿到ofo的那99元押金,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大数目。而一提起ofo,人们总会提起北京中关村广场理想国际大厦前排队退押金的人群,APP上排队过千万退押金的用户。

因为这99元,曾是年轻人对ofo的追捧。

现在,拿不回来的这99元,就成了年轻人对戴威的嫌弃。

长租公寓初出现时,众多项目打着的也是“创造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的旗号,顺利地拿下了一轮轮融资。

 

而几乎就是在当年ofo传出即将被滴滴并购的消息之时,2018年8月,一篇《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引爆全网,长租公寓的“甲醛房事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如今,长租公寓服务质量仍亟待提高。截至2020年9月7日,在黑猫投诉平台,蛋壳公寓投诉量为 16222起,青客公寓投诉事件有4376起,自如为2618起。点开聚投诉,青客公寓投诉事件有2158起,蛋壳公寓投诉事件达1732起,自如348起。

当长租公寓暴雷和跑路事件频发后,留给年轻租客们的,可能只是甲醛、中水和受影响的个人征信。

被坑的年轻人们,也没有放弃继续在社交媒体平台吐槽。小年在知乎上,在多个和蛋壳公寓相关的问题下倾诉自己的遭遇。前述的租客也加入了蛋壳公寓的微博超话,目前,这个超话已有194万阅读,原本应该是蛋壳公寓相关推荐的超话里,目前已经被对蛋壳公寓服务的各种吐槽淹没。“有钱请水军,没钱交网费。”一位微博用户评论说。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燃财经工作室,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09 12:43:32
一再辜负年轻人,蛋壳高靖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戴威?
消费 本文转载自:燃财经

自称最懂年轻人、“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蛋壳公寓,却在年轻人群体中,逐渐失去口碑。

据证券时报报道,有租户投诉称,8月中旬以来,在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多地的蛋壳公寓出现断网现象,期间租户们在APP上报修,却被取消了报修订单。有租户拨打蛋壳公寓投诉电话,也只能得到一段自动语音回复,“由于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的宽带运营商设备故障,造成部分租户公寓宽带断网问题,目前正在紧急检修网络。” 而据蛋壳公寓的网络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由于“单方面违约”而被暂停服务。

蛋壳公寓存在各种服务质量问题,年轻人早已见怪不怪。根据黑猫投诉的数据显示,其累计投诉量已经达到16222起。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有关蛋壳公寓出现问题的各种消息更多了。

2月初,蛋壳公寓由于“强制”房东们免租,却不给租户免租的消息,引发舆论质疑。随后,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

今年6月18日,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CEO高靖正在接受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调查,并宣布任命联合创始人、董事和总裁崔岩担任代理CEO。蛋壳公寓解释称,高靖所涉调查与之前其参与的个人商业投资有关,与蛋壳公寓无关。但南方周末在8月发布报道称,高靖被调查一事疑似涉及到国有资产问题。

消息传出后,蛋壳公寓股价当即大幅下跌。在当日收盘时该股报8.75美元/股,下跌6.32%。在断网事件发酵后,截至北京时间9月8日美股盘后,蛋壳公寓股价报收6.04美元/股,总市值仅11亿美元。

租房市场的“金九银十”已至,但近期长租公寓却屡屡曝出问题。近几个月来,在杭州与上海等地多个长租公寓相继出现暴雷、跑路情况,另一家知名长租公寓品牌自如也出现给租客喝了半年多“中水”的事件。

最新数据显示,蛋壳公寓80%以上的租客都集中在22-28岁这个年龄段。

租房是绝大多数年轻人独立生活的开端。“年轻人的世界,就在蛋壳公寓”,前几年,这样的广告打动了很多年轻人,蛋壳提供的月付租金,管家服务等,也很受好评。

令人遗憾的是,近几年,长租公寓突然成为一个风口,不少资金雄厚的VC、房地产商进来砸钱,催生行业泡沫化发展。蛋壳等部分企业唯规模论,哄抬租金抢房源、过度加杠杆“短贷长投”等,导致风险不断累积,问题逐渐暴露。

年轻人曾享受的生活便利,正不可避免的成为他们人生中不得不面对的一道坎儿。有人还在租期内,却被没有收到租金的房东强制收房;有人退租后,还在还“租金贷”的钱;更多的人则在租住期间,遭遇了服务问题……

这样的场景,也曾经发生在戴威身上,在共享单车刚兴起时,年轻人热情追捧过ofo,后来,就是各种投诉和吐槽。

蛋壳公寓在2015年成立,当时已经成立一年的ofo经过了一番探索后,也把眼光投向了年轻人,推出了《我们有一个梦想:让北大人随时随地有车骑》的朋友圈爆款文章,正式确立了用共享单车解决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商业路径。

在2016年前后,长租公寓和共享单车,同时站上了风口,吸引了大量资本的关注。但在两年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先迎来了倒闭潮。作为行业的领跑者,ofo在错过了卖身大厂的时机之后,在2018年底陷入了资金链断裂、供应商讨债等负面新闻之中。在“蒸发”很久后,今年8月,昔日风光的ofo创始人戴威再次被限制消费,而这已经是他近两年收到的第36条限制消费令。留给上千万年轻人的记忆则是,“我的租金还能退回来吗?”

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长租公寓,经过了市场的洗礼,在资本的热度退去后,都寒了年轻人的心。那么,一再辜负年轻人后,高靖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戴威呢?

蛋壳怎么了

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断网”事件,不过是蛋壳公寓出现的众多问题之一。

今年1月,蛋壳公寓登陆资本市场,但自2月份以来,租客们对于蛋壳公寓的“声讨”一直络绎不绝。

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出台了各种租金优惠的活动,诸如对受疫情影响的租客提供补贴、免费延住或租金返还等措施。但在蛋壳公寓收获了一片掌声之后,租客们却很快发现,事情并非像他们想象得那样美好。

在杭州工作的小年,原本租住了蛋壳公寓的房子,由于疫情的原因,他在今年2月,直到合约到期前三天才赶回杭州。“蛋壳说的是疫情期有延期优惠,结果却说我不属于疫情区,没有延期。时间太短了,只剩三天,我没时间找其他房,于是让蛋壳帮我换了房子,签了一年0元免租首月。”他告诉燃财经。

但是小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房子也只住了三个月,蛋壳方又表示,房子一直住不满,“蛋壳强制我换或退房,他们要和房东解约,限我两周搬走。说是退我违约金,但是又要我根据合约,把0元首月优惠未到期的部分补给他们。”

此前,蛋壳公寓就多次被曝出以“房东收房”的理由,要求租客退租的现象。

“你知道我们交了10%的服务费,想修个水管和洗衣机,还需要额外付费吗?”小年向燃财经抱怨。

一位线下房产中介告诉燃财经,蛋壳公寓之前还是比较受年轻人欢迎的,因为它的房子“装修更好,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但在租住之后,蛋壳公寓的服务、安全等问题也迎来了一波租客的吐槽。


有租客在微博上吐槽,在非正常维修和保洁的情况下,蛋壳公寓“在没有得到租户同意的情况下,一个半月内,自助获取密码登门了8次“。她发现后共打了4次客服电话,但问题均没有得到解决。她也向燃财经表示,确有其事。

在今年2月,深圳市委政法委更是直接点名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要求地方监管局等尽快开展排查工作。

蛋壳公寓遇到的问题,和长租公寓市场上的乱象比起来,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在杭州的小曹表示,他在几个月前租房时,一位中介向他推荐了友客公寓,称其价格便宜、是独立公寓,离阿里近,因此“必须年缴”。他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长租公寓,随后,友客就曝出了“跑路”事件。现在他想起这件事来,仍然不由得后怕。

暴雷、跑路的长租公寓,在近期屡见不鲜。日前,杭州的友客公寓、巢客公寓、适享公寓,成都巢客遇家、连合之家,还有上海的岚越公寓、寓意公寓等均因为卷款跑路被曝光。据报道,成都巢客遇家和连合之家两家公司的受害租客近2万,涉及金额近3亿元。

长租公寓在商业模式上,原本就具有先天的隐患,“资金”就是其中的一个大问题。2010年前后在国内萌芽的长租公寓产业,于2015年前后步入爆发期,随着资本进入,不少长租公寓项目依靠“高租低收”,打出“解决年轻人租不起房问题”的宣传口号,飞速地扩大市场规模。

这种“烧钱”的互联网玩法显然无法持久。这也成了某些中小公司圈钱的套路之一。9月8日,根据央视曝光,在上海有多名租客和房东报案称,已签协议的某房屋托管公司,就是以“高租金吸引房东、低租金吸引租客”方式,要求租客一次性支付大量租金,聚拢大笔租金后跑路。

优客逸家CEO刘翔对燃财经表示,“租赁经营模式的长租公寓回收很慢,周期很长,但是市场上又没有相应配套的长周期的金融产品来支持。所以它为了解决一个规模扩张发展的问题,它就需要尽快地能够预收回笼资金来支持发展。”

刘翔还透露,“长租公寓企业,如果做不到90%-93%的出租率的话,那肯定是赔钱的。”

因此,部分长租公寓项目,选择了“租金贷”来解决这一问题,就是通过和租客签订贷款合同,利用贷款杠杆,让租客先租到房,之后每月向金融机构归还贷款。根据蛋壳公寓上市的招股书内容显示,蛋壳公寓与租户签订的租赁合同中就曾规定,租户需要预先支付一定的押金和租金,除现金支付之外,租户还可以选择以租金贷的方式支付租金。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共有67.9%的用户使用了租金贷。

2020年2月,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便与“租金贷”相关。

“当初长租公寓或者说这种二房东公司,会大量依赖于租金分期产品来形成预收资金去扩张,很多租金分期品的资金端,其实都是P2P。”刘翔说。因此,当2018年P2P逐渐开始出问题的时候,很多种租金分期产品的资金端也跟着出了问题。

而疫情,则是让现金流问题变得更为突出。疫情期间长租公寓的出租率下降,对报表损益及现金流的消耗,都有一定影响。而在疫情过后,长租公寓的行情也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迅速地回暖。刘翔表示,长租公寓行业恢复地比想象中更慢,以成都为例,直到6月底,成都的出租率才刚刚恢复到90%。

前述的线下中介也提到,他的感受是,今年受疫情影响,空置房多了,蛋壳向业主退房的情况并不少见。

对长租公寓行业的整体现状,刘翔称,“在2018年11月份,闹出行业负面的时候,都说行业好惨。到了2019年发现更惨,整个资本市场都不好,基金也募不到资。2020年,更惨了,基本盘也被疫情冲掉了,资本市场更加不敢来碰。”

风口上的“烧钱”生意

2015年起,蛋壳公寓打着“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的旗号亮相,迅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有过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互联网公司工作背景,蛋壳公寓创始人高靖融资也显得分外容易。2015年,高靖获得他在糯米网的老领导沈博阳的一笔天使投资,紧接着蛋壳公寓成功融资数千万人民币。2017年,蛋壳公寓A+轮融资过亿;2019年,蛋壳公寓更是获得老虎基金、蚂蚁金服等5亿美元加持。

资本逐利,租金贷的方式可以大幅增加收入。刘翔说,“北京一间合租房的单间,租3000元的话,3千元乘以24个月,是五六万块钱;改造一间旧房,投入1万元,半个月装修,半个月出租,即使减去给房东预付的一到三个月租金,剩下的还有4万多元。一个月以内拿回4万元,这是一个利润很大的生意。单纯从现金流上来讲,这是长租公寓能够高速扩张的原因。”

但是,在项目的起步阶段,拿房需要钱,装修需要钱,后续的服务需要钱,营销推广也需要钱。尤其是在当时类似项目纷纷涌现的情况下,为了更快地抢占市场,走互联网路线“烧钱”扩张是必不可少的。成立5年来,蛋壳公寓共获得7轮近60亿元融资。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的公寓单元达40.67万个,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增长了166倍。

“2017-2019年,行业恶性竞争严重,为了扩张,很多平台每到一个新的城市都是以抬价30%以上收房。”刘翔说。但偏销售、重结果导向的后果是,服务体验不好的情况比比皆是。一路快跑的长租公寓市场,为了“回血”,装修和服务的质量自然是其中最容易被忽视的环节。而当资本的热浪退去,被催熟的商业模式下被掩盖的资金问题,也就开始突出。

6月11日,蛋壳公寓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该公司第一季度净亏损12.34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的8.162亿元扩大逾50%。

值得注意的是,蛋壳公寓在2019年净亏损34.37亿元,在2018年净亏损13.70亿元,2017年亏损2.72亿元。也就是说,2017年至今,蛋壳公寓亏损额共计达63.13亿元。截至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的总负债达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


在当年,和长租公寓一同站上风口的,还有曾经风光的共享单车。2016年1月,北大高材生戴威被朱啸虎看中,ofo共享单车A轮顺利融资1000万元。B轮融资时,戴威怕巨头过多干涉战略决策,甚至拒绝了腾讯,接受了VC机构经纬创投的投资。那年10月的1.3亿美元C轮融资中,滴滴、美国著名对冲基金Coatue、小米等也都在列。一时间,戴威风光无限,2017年胡润百富榜排名,1991年生的戴威身家达35亿元。

但是,在2018年7月开始,ofo开始逐步关停海外业务。在后来ofo的内部信里也提到,ofo背负的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让公司的运营开始出现问题。

在这一点上,长租公寓和共享单车有着相通之处。

2018年中,相继有消息称,ofo在和滴滴进行收购谈判。但最后,这些都被ofo官方否认了。2018年11月,ofo被曝出退押金困难问题。12月,在线上退款超过15天仍然没有拿到钱的用户,在北京ofo总部大楼门前排起了长队。在线上排队等待退款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600万。

在资本市场,高靖比戴威走得更远。2020年1月,蛋壳公寓赴美上市,发行价为13.5美元/股,但上市即破发,跌至13美元/股。

流血上市的”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19年11月青客IPO时,市值近9亿美元,而截至今年9月7日,市值仅为4亿美元。2020年5月初,青客公寓CFO的尤强也已辞去青客首席战略官兼高级副总裁一职。

和共享单车行业相比,长租公寓似乎也未撑起人们的期待。当热潮退去,这个行业将会如何发展?“这个时间点,对真正了解这个行业的投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的洼地。企业的内部和外部的生存环境都很惨,所以它的估值一定是低的。”刘翔表示。

当初共享单车资本泡沫破裂时的情形,正在长租公寓行业显现。由于蛋壳公寓已经比ofo走得更远,也希望高靖,不会步戴威的后尘。

给年轻人挖的坑

对于很多初出社会的年轻人而言,这两个行业,都成了他们踩过的坑。

每年随着房地产业的“金九银十”到来,大批的年轻群体也迎来了就业和升学的高峰期。而迎接迈入社会时间不长、缺乏生活经验的年轻人们的,是工作和学业的挑战,还有高企的生活成本。

当年的共享单车就吃到了这一红利。尽管“最后一公里”的需求巨大,使得共享单车的用户年龄层广泛,但精力充沛、图性价比、好新鲜事物的年轻用户,仍然成为了主流。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骑共享单车的大多数是年轻人,接近八成的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其中25岁-35岁的人群占比达到了58%。而且集中在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城市。

但多数人最终都没有拿到ofo的那99元押金,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大数目。而一提起ofo,人们总会提起北京中关村广场理想国际大厦前排队退押金的人群,APP上排队过千万退押金的用户。

因为这99元,曾是年轻人对ofo的追捧。

现在,拿不回来的这99元,就成了年轻人对戴威的嫌弃。

长租公寓初出现时,众多项目打着的也是“创造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的旗号,顺利地拿下了一轮轮融资。

 

而几乎就是在当年ofo传出即将被滴滴并购的消息之时,2018年8月,一篇《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引爆全网,长租公寓的“甲醛房事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如今,长租公寓服务质量仍亟待提高。截至2020年9月7日,在黑猫投诉平台,蛋壳公寓投诉量为 16222起,青客公寓投诉事件有4376起,自如为2618起。点开聚投诉,青客公寓投诉事件有2158起,蛋壳公寓投诉事件达1732起,自如348起。

当长租公寓暴雷和跑路事件频发后,留给年轻租客们的,可能只是甲醛、中水和受影响的个人征信。

被坑的年轻人们,也没有放弃继续在社交媒体平台吐槽。小年在知乎上,在多个和蛋壳公寓相关的问题下倾诉自己的遭遇。前述的租客也加入了蛋壳公寓的微博超话,目前,这个超话已有194万阅读,原本应该是蛋壳公寓相关推荐的超话里,目前已经被对蛋壳公寓服务的各种吐槽淹没。“有钱请水军,没钱交网费。”一位微博用户评论说。

本文作者:燃财经工作室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