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人的“困”,撑得起中国咖啡的崛起吗?

原创 2020-9-7 话题分类:消费
摘要: “咖啡因是刚需,中国的咖啡市场有待开发,潜力巨大。”这句话似乎成了咖啡领域创业BP的必备一句话,但很多投资人则认为“中国人的咖啡因早就被茶叶满足了”。

“咖啡因是刚需,中国的咖啡市场有待开发,潜力巨大。”这句话似乎成了咖啡领域创业BP的必备一句话,但很多投资人则认为“中国人的咖啡因早就被茶叶满足了”。


9月2日,精品咖啡品牌“三顿半”完成过亿元B轮融资。2月“沃欧”,5月“时萃”,6月“永璞”,8月“隅田川”,7个月时间,5家速溶咖啡品牌接连完成新一轮融资。

另一方面,瑞幸爆雷、COSTA撤店多渠道“减压”、连咖啡“更换赛道”门店几近全关……

2020年,风起云涌的咖啡行业中,精品速溶咖啡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崭露头角,进入融资潮。


疯狂扩张的背后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

截至2019年年底,突飞猛进的瑞幸已经开了4500多家店;星巴克计划2022年前在中国大陆开设6000家门店;可口可乐公司收购COSTA后,则计划在2022年之前再开设800家门店。

正当线下咖啡店疯狂扩张,不断拓宽国内咖啡消费者的人群边界时,被誉为最快上市的独角兽瑞幸咖啡因财务问题而停牌,眼看它起朱楼,眼看它楼塌了。庆幸的是,瑞幸全国4000多家门店还在依靠区位优势及“私域流量”进行自救运营。


而8月份开始,将星巴克视作竞争对手的COSTA陷入大面积闭店潮。COSTA在北京、杭州、青岛、南京等地关闭了多家门店,其中,青岛地区关闭了所有门店,北京地区关闭了近20家门店,关闭的门店数量超过了中国市场门店总数量的10%。

对于中国市场,COSTA曾经喊出“2018年开到2500家门店”的口号,随后,这个口号变成了“到2020年开到900家”。但这个目标也未能实现,如今,仅剩300余家门店的COSTA再度陷入“闭店潮”。COSTA的负责人称,此次关店是门店优化工作的持续,COSTA并没有放缓在中国开拓零售店的步伐,包括在青岛市场,也会持续关注新的开店机会。

出身英伦贵族,却因“不接地气”,COSTA与中国消费者似乎隔着一道英吉利海峡。自身的咖啡品质及品牌形象定位让COSTA在中国的发展路上吃了大亏,尤其在疫情给线下商业带来巨大冲击之后,加之咖啡新势力势头迅猛,不被东家可口可乐看重的门店,就成了COSTA优化的牺牲品。

同样陷入关店风波的还有连咖啡。今年6月,在北上广深拥有400余家门店的连咖啡接连关闭多家线下门店,咖啡业务一度陷入停滞状态。9月,消失100多天后的连咖啡宣告回归,新产品发布计划也将启动。新业务上线后,连咖啡将由原来的微信单一渠道+一线城市窄覆盖,变成全渠道+多维度产品覆盖,并全面升级为一家咖啡零售公司。

变则通,这对于咖啡巨头星巴克同样适用。随着咖啡市场竞争加剧,星巴克也加快数字化转型,陆续推出“啡快”、“专星送”等外卖服务,打通了支付宝、淘宝、口碑等多个平台,还积极拓展星巴克臻选等副线品牌。因为“星爸爸”意识到中国咖啡市场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拥挤。


新兴品牌的可能性

互联网人的“困”,正在支撑起一个千亿咖啡市场。艾媒咨询曾预计,2020年咖啡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这其中,有超过6成市场被速溶咖啡占据。目前,国内速溶咖啡市场的主要份额仍然被雀巢这样的国际巨头所占据,但新兴品牌的出现还是带来了更多的新风向与可能性。

“今年我们整体的目标是1个亿”,永璞创始人铁皮立下了Flag。在完成千万级首轮融资后,永璞将加大人才的引进,包括电商运营和投放,也会有计划开始明星层面的合作。

这个成立于2014年的品牌,产品线包括挂耳、冷萃咖啡液和冻干咖啡粉,自2018年登陆天猫,销售额已实现5倍增长。在今年天猫“618”年中购物节期间,永璞同比增幅780%。

主打精品速溶咖啡的三顿半,以“品质+便捷”的定位,比永璞晚一年踏入咖啡行业,但成绩不容小觑。2018年登陆天猫商城以来,三顿半保持着强劲增长。2019年,天猫双十一登顶咖啡类目榜首后,2020年的“618”年中购物节,三顿半销售额一举超过包括雀巢和星巴克的咖啡零售品牌,在饮料冲剂类别总销售额位列第一。三顿半的亮眼业绩引起资本的持续加注。


此外,沃欧、时萃、隅田川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也都有不凡的成绩。成立于2017年的沃欧,专做马来西亚白咖啡品类,定位于大众化快速消费品品牌;“甜甜圈”时萃在创立第一天即获得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夏一平500万元的种子轮融资;至2020年7月底,隅田川咖啡位居天猫挂耳咖啡、咖啡液、咖啡粉三个类目销量第一,此外还广泛进入线下精品商超、酒店等线下经销渠道,整体业务销售额年均实现3倍以上的高速增长。

“中国的95后和00后人群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咖啡市场即将迎来爆发”,鱼眼咖啡创始人CEO孙瑜表示,随着咖啡消费者的逐渐成熟,咖啡的消费场景正在从“第三空间”的社交属性转变为“日常饮品”的功能属性。

咖啡市场一直是最火的赛道之一,诸多品牌都在以不同的姿态抢滩市场。农夫山泉推出挂耳咖啡、伊利推出冷萃气泡咖啡、可口可乐首款COSTA即饮咖啡上市、雀巢推出星巴克高端速溶系列……巨头们纷纷加码,寻求新一轮的增长点。

目前,国内咖啡消费年增长率在15%左右,远高于全球2%的增速。纵观我国咖啡市场,速溶咖啡、现磨咖啡与即饮咖啡三分天下,分别占据着七成、两成、一成的市场份额。随着国内咖啡消费习惯的逐渐培养,拥有广大的用户基础,或许可以让中国新兴咖啡品牌完成“线上包围线下,精品走向连锁,中低端市场迈向高端市场”的崛起。融资继续,挑战不止,未来走向如何,期待市场验证。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07 20:27:20
互联网人的“困”,撑得起中国咖啡的崛起吗?
消费 原创

“咖啡因是刚需,中国的咖啡市场有待开发,潜力巨大。”这句话似乎成了咖啡领域创业BP的必备一句话,但很多投资人则认为“中国人的咖啡因早就被茶叶满足了”。


9月2日,精品咖啡品牌“三顿半”完成过亿元B轮融资。2月“沃欧”,5月“时萃”,6月“永璞”,8月“隅田川”,7个月时间,5家速溶咖啡品牌接连完成新一轮融资。

另一方面,瑞幸爆雷、COSTA撤店多渠道“减压”、连咖啡“更换赛道”门店几近全关……

2020年,风起云涌的咖啡行业中,精品速溶咖啡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崭露头角,进入融资潮。


疯狂扩张的背后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

截至2019年年底,突飞猛进的瑞幸已经开了4500多家店;星巴克计划2022年前在中国大陆开设6000家门店;可口可乐公司收购COSTA后,则计划在2022年之前再开设800家门店。

正当线下咖啡店疯狂扩张,不断拓宽国内咖啡消费者的人群边界时,被誉为最快上市的独角兽瑞幸咖啡因财务问题而停牌,眼看它起朱楼,眼看它楼塌了。庆幸的是,瑞幸全国4000多家门店还在依靠区位优势及“私域流量”进行自救运营。


而8月份开始,将星巴克视作竞争对手的COSTA陷入大面积闭店潮。COSTA在北京、杭州、青岛、南京等地关闭了多家门店,其中,青岛地区关闭了所有门店,北京地区关闭了近20家门店,关闭的门店数量超过了中国市场门店总数量的10%。

对于中国市场,COSTA曾经喊出“2018年开到2500家门店”的口号,随后,这个口号变成了“到2020年开到900家”。但这个目标也未能实现,如今,仅剩300余家门店的COSTA再度陷入“闭店潮”。COSTA的负责人称,此次关店是门店优化工作的持续,COSTA并没有放缓在中国开拓零售店的步伐,包括在青岛市场,也会持续关注新的开店机会。

出身英伦贵族,却因“不接地气”,COSTA与中国消费者似乎隔着一道英吉利海峡。自身的咖啡品质及品牌形象定位让COSTA在中国的发展路上吃了大亏,尤其在疫情给线下商业带来巨大冲击之后,加之咖啡新势力势头迅猛,不被东家可口可乐看重的门店,就成了COSTA优化的牺牲品。

同样陷入关店风波的还有连咖啡。今年6月,在北上广深拥有400余家门店的连咖啡接连关闭多家线下门店,咖啡业务一度陷入停滞状态。9月,消失100多天后的连咖啡宣告回归,新产品发布计划也将启动。新业务上线后,连咖啡将由原来的微信单一渠道+一线城市窄覆盖,变成全渠道+多维度产品覆盖,并全面升级为一家咖啡零售公司。

变则通,这对于咖啡巨头星巴克同样适用。随着咖啡市场竞争加剧,星巴克也加快数字化转型,陆续推出“啡快”、“专星送”等外卖服务,打通了支付宝、淘宝、口碑等多个平台,还积极拓展星巴克臻选等副线品牌。因为“星爸爸”意识到中国咖啡市场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拥挤。


新兴品牌的可能性

互联网人的“困”,正在支撑起一个千亿咖啡市场。艾媒咨询曾预计,2020年咖啡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这其中,有超过6成市场被速溶咖啡占据。目前,国内速溶咖啡市场的主要份额仍然被雀巢这样的国际巨头所占据,但新兴品牌的出现还是带来了更多的新风向与可能性。

“今年我们整体的目标是1个亿”,永璞创始人铁皮立下了Flag。在完成千万级首轮融资后,永璞将加大人才的引进,包括电商运营和投放,也会有计划开始明星层面的合作。

这个成立于2014年的品牌,产品线包括挂耳、冷萃咖啡液和冻干咖啡粉,自2018年登陆天猫,销售额已实现5倍增长。在今年天猫“618”年中购物节期间,永璞同比增幅780%。

主打精品速溶咖啡的三顿半,以“品质+便捷”的定位,比永璞晚一年踏入咖啡行业,但成绩不容小觑。2018年登陆天猫商城以来,三顿半保持着强劲增长。2019年,天猫双十一登顶咖啡类目榜首后,2020年的“618”年中购物节,三顿半销售额一举超过包括雀巢和星巴克的咖啡零售品牌,在饮料冲剂类别总销售额位列第一。三顿半的亮眼业绩引起资本的持续加注。


此外,沃欧、时萃、隅田川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也都有不凡的成绩。成立于2017年的沃欧,专做马来西亚白咖啡品类,定位于大众化快速消费品品牌;“甜甜圈”时萃在创立第一天即获得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夏一平500万元的种子轮融资;至2020年7月底,隅田川咖啡位居天猫挂耳咖啡、咖啡液、咖啡粉三个类目销量第一,此外还广泛进入线下精品商超、酒店等线下经销渠道,整体业务销售额年均实现3倍以上的高速增长。

“中国的95后和00后人群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咖啡市场即将迎来爆发”,鱼眼咖啡创始人CEO孙瑜表示,随着咖啡消费者的逐渐成熟,咖啡的消费场景正在从“第三空间”的社交属性转变为“日常饮品”的功能属性。

咖啡市场一直是最火的赛道之一,诸多品牌都在以不同的姿态抢滩市场。农夫山泉推出挂耳咖啡、伊利推出冷萃气泡咖啡、可口可乐首款COSTA即饮咖啡上市、雀巢推出星巴克高端速溶系列……巨头们纷纷加码,寻求新一轮的增长点。

目前,国内咖啡消费年增长率在15%左右,远高于全球2%的增速。纵观我国咖啡市场,速溶咖啡、现磨咖啡与即饮咖啡三分天下,分别占据着七成、两成、一成的市场份额。随着国内咖啡消费习惯的逐渐培养,拥有广大的用户基础,或许可以让中国新兴咖啡品牌完成“线上包围线下,精品走向连锁,中低端市场迈向高端市场”的崛起。融资继续,挑战不止,未来走向如何,期待市场验证。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