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屏幕芯片,光刻机的霸主地位还能坐多久?

原创 2020-9-4 话题分类:智能制造
摘要: 调转车头“换道超车”,屏幕芯片能否助力华为完成破局?

距离美国对华为禁令正式生效的时间只剩11天。

一方面,华为在努力建立库存,台积电正24小时不停歇生产即将成为绝版的麒麟芯片;另一方面,华为突然宣布,开始自主研发屏幕驱动芯片,试图绕过光刻机,打破美国的技术封锁。


面对断供,“没有芯片可用”的华为开始在屏幕上做文章,这到底是权宜之计,还是长远规划?

调转车头“换道超车”,屏幕芯片能否助力华为完成破局?

从筹谋到实现,华为正走在一条想要掌握技术主动权的崛起道路上,长路漫漫,未来可期。


进军屏幕芯片领域

华为近期增设了屏幕驱动部门,隶属于华为终端芯片业务部下。而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签发的《关于终端芯片业务部成立显示驱动产品领域的通知》文件,更加证实了华为开始进军屏幕驱动芯片领域。

做完全自主的屏幕驱动芯片是华为转换思路后的目标。

屏幕驱动芯片就像人脑的中枢神经,掌管着全身的肢体行动以及大脑思维意识的运转,其性能的高低决定了显示屏的画面效果。


不同屏幕之间最大差别在于发光原理,例如LCD屏幕是靠背光层发光,然后通过彩色滤光膜后产生出不同的颜色,OLED屏幕自身就有有机发光材料,只需要通过电极变化就能发光。而如何控制电流,如何调整色彩等操作都是由“交通枢纽”屏幕驱动芯片来完成。

中国屏幕驱动芯片的需求量大,但大陆企业产量供不应求,所以,主要来源于进口。LCD屏幕的驱动芯片韩国和日本占据主导地位,而京东方的屏幕驱动芯片则全是靠韩国的供应商提供。随着平板及触摸屏设备的发展,屏幕芯片的需求缺口正在不断扩大。

而最高只有28nm制程的屏幕芯片,以目前国内的技术来说,完全可以做到国产化,这让人们看到了华为选择“换道”后“超车”有望。

华为对国产屏幕的软肋早已收悉于心,在2019年就已经开始着手屏幕驱动芯片的项目,如今,华为第一款OLED Driver已经在流片,据专业人士介绍,从流片到量产,仅仅需要8周的时间。屏幕芯片一旦研制成功,华为将有可能主导新一轮的智能手机革命。


替代手机芯片为时尚早

屏幕芯片可以替代手机芯片吗?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以目前的技术难以实现。

芯片的存在,是为手机处理数据服务的,无论是手机芯片还是屏幕芯片,其价值都在于此。手机芯片是数据的处理中心,负责整个手机的运作,而屏幕芯片是对数据进行传输的一个关键的中枢神经系统,负责的是屏幕运作。因此,手机芯片要完成的计算量不是一个屏幕芯片可以做得到的,但是不排除技术的升级。而且,从制程方面也可以看出,屏幕驱动芯片的要求相比手机芯片的要求要低很多。


屏幕芯片绕过光刻机技术,可行吗?

以目前的科技来理解,有难度。

有人这样形容光刻机:这是一种集合了数学、光学、流体力学、高分子物理与化学、表面物理与化学、精密仪器、机械、自动化、软件、图像识别领域顶尖技术的产物。光刻机聚集了世界上欧美日韩等国很多顶尖技术之大成:美国光源设备,德国蔡司镜头,日本光学器材,英特尔、台积电、三星制程分配技术,瑞典轴承,法国阀件等等,组装之复杂,控制精度之高无法想象。这种“硅上雕花”最先进“雕刻精度”是7nm,这相当于一根头发的万分之一。

虽然屏幕芯片与手机芯片是两个不同的赛道,但想让屏幕芯片承担手机芯片中央处理器的重任,还是很乏力。因此,即便华为研发成功屏幕驱动芯片,仍然需要专业设备进行制造,关键还要看芯片的性能指标能否达到当前主流的技术需求,所以想要彻底与光刻机技术说拜拜,为时过早。

与此同时,华为也并没有中断对光刻机的研发进程,从其力推的“天才少年计划”以高薪储备人才就可以看出,颇有远见的华为还是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以便彻底走出“无芯可用”的困境。


“云手机”公测光刻机成废铁?

9月1日,华为云宣布“鲲鹏云手机”正式公测,消息一出,人们开始纷纷解读,原来这才是华为一直憋着的大招,直接可以破解无芯困局吧!

实际上,“鲲鹏云手机”并不是终端,也不会取代人们正在使用的物理手机,它是一种具有虚拟手机功能的云服务器,使用它的智能运行、弹性发放等能力,让移动应用不但可以在物理手机运行,还可以在云端智能运行。


如果“云手机”可以实现,其最明显的优势是降低了对芯片的依赖。一个屏幕和一个屏幕芯片就可以搞定,真正实现了操作在屏幕,数据在云端。也就是说,只要能够保证网络通畅,就可以在显示设备和服务器之间完成数据交换,以此达到和智能机一样的效果,而且不会出现卡顿、内存不足等问题。

与此同时,云端服务器的压力相应增加,未来对芯片和算力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光刻机成废铁的言论实属过于臆想。

而且,从华为的“鲲鹏云手机”面向的目标客群来看,更多是行业用户,推广的是华为鲲鹏云服务,如果想要对个人市场进行普及,还需解决很多问题,例如突破处理器的核心技术和架构,因为这些技术也一直被西方国家所封锁。此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用户的隐私和安全,因为服务器存储着大量的用户隐私和资料,如果不提高和重视用户的数据保护安全系数,那么也很难有消费者买单。

未来有一万种可能,对于不断突破、不断尝试的华为来说,用技术与实力说话,也将大有作为。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04 10:13:52
有了屏幕芯片,光刻机的霸主地位还能坐多久?

距离美国对华为禁令正式生效的时间只剩11天。

一方面,华为在努力建立库存,台积电正24小时不停歇生产即将成为绝版的麒麟芯片;另一方面,华为突然宣布,开始自主研发屏幕驱动芯片,试图绕过光刻机,打破美国的技术封锁。


面对断供,“没有芯片可用”的华为开始在屏幕上做文章,这到底是权宜之计,还是长远规划?

调转车头“换道超车”,屏幕芯片能否助力华为完成破局?

从筹谋到实现,华为正走在一条想要掌握技术主动权的崛起道路上,长路漫漫,未来可期。


进军屏幕芯片领域

华为近期增设了屏幕驱动部门,隶属于华为终端芯片业务部下。而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签发的《关于终端芯片业务部成立显示驱动产品领域的通知》文件,更加证实了华为开始进军屏幕驱动芯片领域。

做完全自主的屏幕驱动芯片是华为转换思路后的目标。

屏幕驱动芯片就像人脑的中枢神经,掌管着全身的肢体行动以及大脑思维意识的运转,其性能的高低决定了显示屏的画面效果。


不同屏幕之间最大差别在于发光原理,例如LCD屏幕是靠背光层发光,然后通过彩色滤光膜后产生出不同的颜色,OLED屏幕自身就有有机发光材料,只需要通过电极变化就能发光。而如何控制电流,如何调整色彩等操作都是由“交通枢纽”屏幕驱动芯片来完成。

中国屏幕驱动芯片的需求量大,但大陆企业产量供不应求,所以,主要来源于进口。LCD屏幕的驱动芯片韩国和日本占据主导地位,而京东方的屏幕驱动芯片则全是靠韩国的供应商提供。随着平板及触摸屏设备的发展,屏幕芯片的需求缺口正在不断扩大。

而最高只有28nm制程的屏幕芯片,以目前国内的技术来说,完全可以做到国产化,这让人们看到了华为选择“换道”后“超车”有望。

华为对国产屏幕的软肋早已收悉于心,在2019年就已经开始着手屏幕驱动芯片的项目,如今,华为第一款OLED Driver已经在流片,据专业人士介绍,从流片到量产,仅仅需要8周的时间。屏幕芯片一旦研制成功,华为将有可能主导新一轮的智能手机革命。


替代手机芯片为时尚早

屏幕芯片可以替代手机芯片吗?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以目前的技术难以实现。

芯片的存在,是为手机处理数据服务的,无论是手机芯片还是屏幕芯片,其价值都在于此。手机芯片是数据的处理中心,负责整个手机的运作,而屏幕芯片是对数据进行传输的一个关键的中枢神经系统,负责的是屏幕运作。因此,手机芯片要完成的计算量不是一个屏幕芯片可以做得到的,但是不排除技术的升级。而且,从制程方面也可以看出,屏幕驱动芯片的要求相比手机芯片的要求要低很多。


屏幕芯片绕过光刻机技术,可行吗?

以目前的科技来理解,有难度。

有人这样形容光刻机:这是一种集合了数学、光学、流体力学、高分子物理与化学、表面物理与化学、精密仪器、机械、自动化、软件、图像识别领域顶尖技术的产物。光刻机聚集了世界上欧美日韩等国很多顶尖技术之大成:美国光源设备,德国蔡司镜头,日本光学器材,英特尔、台积电、三星制程分配技术,瑞典轴承,法国阀件等等,组装之复杂,控制精度之高无法想象。这种“硅上雕花”最先进“雕刻精度”是7nm,这相当于一根头发的万分之一。

虽然屏幕芯片与手机芯片是两个不同的赛道,但想让屏幕芯片承担手机芯片中央处理器的重任,还是很乏力。因此,即便华为研发成功屏幕驱动芯片,仍然需要专业设备进行制造,关键还要看芯片的性能指标能否达到当前主流的技术需求,所以想要彻底与光刻机技术说拜拜,为时过早。

与此同时,华为也并没有中断对光刻机的研发进程,从其力推的“天才少年计划”以高薪储备人才就可以看出,颇有远见的华为还是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以便彻底走出“无芯可用”的困境。


“云手机”公测光刻机成废铁?

9月1日,华为云宣布“鲲鹏云手机”正式公测,消息一出,人们开始纷纷解读,原来这才是华为一直憋着的大招,直接可以破解无芯困局吧!

实际上,“鲲鹏云手机”并不是终端,也不会取代人们正在使用的物理手机,它是一种具有虚拟手机功能的云服务器,使用它的智能运行、弹性发放等能力,让移动应用不但可以在物理手机运行,还可以在云端智能运行。


如果“云手机”可以实现,其最明显的优势是降低了对芯片的依赖。一个屏幕和一个屏幕芯片就可以搞定,真正实现了操作在屏幕,数据在云端。也就是说,只要能够保证网络通畅,就可以在显示设备和服务器之间完成数据交换,以此达到和智能机一样的效果,而且不会出现卡顿、内存不足等问题。

与此同时,云端服务器的压力相应增加,未来对芯片和算力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光刻机成废铁的言论实属过于臆想。

而且,从华为的“鲲鹏云手机”面向的目标客群来看,更多是行业用户,推广的是华为鲲鹏云服务,如果想要对个人市场进行普及,还需解决很多问题,例如突破处理器的核心技术和架构,因为这些技术也一直被西方国家所封锁。此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用户的隐私和安全,因为服务器存储着大量的用户隐私和资料,如果不提高和重视用户的数据保护安全系数,那么也很难有消费者买单。

未来有一万种可能,对于不断突破、不断尝试的华为来说,用技术与实力说话,也将大有作为。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