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的寒武纪

原创 2020-7-27 话题分类:TMT
摘要: 不知什么时候,百度词条搜索“寒武纪”出现了“全球首个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的定义,而尽管其生产芯片的母公司寒武纪已成功上市,但至今百度依然未能如“华为”般给出完整的定义和词条索引。

不知什么时候,百度词条搜索“寒武纪”出现了“全球首个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的定义,而尽管其生产芯片的母公司寒武纪已成功上市,但至今百度依然未能如“华为”般给出完整的定义和词条索引。


类比另一则广为流传的定义——寒武纪(Cambrian)是显生宙的开始,距今约5.42亿年前—4.85亿年,前一个纪是新元古代伊迪卡拉纪,后一个纪是奥陶纪。而或许正是前述公司的前世今生均不明朗,使得人们不得不更加谨慎的审视这家风口上的公司。


寒武发家记

顶着“天才兄弟”桂冠的兄弟一直都备受关注,但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天意。相较于兄长陈云霁,弟弟陈天石年幼两岁于1985年出生,同年,南昌十中开设少年班,而这也是多年以后哥哥陈云霁走向世界逐梦启航的起点。

相较于哥哥14岁就进入中科大学习,弟弟陈天石16岁才进入中科大的校门似乎显得慢了一步。不过,这并不影响二人在其后数十年的研究里相辅相成。

2002年,意气风发的陈云霁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凭借优异的成绩,如愿拜师胡伟武博士,而胡伟武正是“龙芯”课题组的首席科学家。


由于项目研发人手短缺,年仅19岁的陈云霁成为了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值得庆幸的是,同年夏天,我国首款通用CPU龙芯1号代号X1A50流片成功。由于缺乏商业探索,陈云霁在龙芯团队一呆就是12年。

相比于哥哥,陈天石进入芯片行业似乎是“歪打正着”,本科主修数学的他在编码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半路出家,而机缘巧合去了北京,机缘巧合去计算机所做研究,机缘巧合碰到了胡伟武,太多的巧合让弟弟在计算机领域越挖越深。

而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在科研上获得累累硕果后,兄弟二人决定开始创业自立门户。

回望寒武纪的发展历程,其速度堪比兄弟二人的求学之路。2016年,寒武纪正式创立,次年拿下华为主要业务。这种深度捆绑的关系为寒武纪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就像尖子生被保送一样,寒武纪研发的用于终端场景的寒武纪1A、寒武纪1H系列芯片分别被直接用在了华为麒麟970和麒麟980上,而前者对应的手机是MATE10,后者则是MATE20。

彼时,国内高端商务手机市场还缺乏自主品牌,苹果、三星等外资品牌常年霸占该细分市场的榜首,华为MATE系列的横空出世无异于这个行业的重磅炸弹,而得益于MATE系列的良好销量,寒武纪在创立之初有了较为亮眼的财务表现,招股书显示,2017、2018年寒武纪的收入分别为771.27万元和1.17亿元,其主要来自IP授权,华为分别贡献了其中的98%、97%。

顺风顺水的寒武纪在2017年8月获得了包括联想创投、阿里巴巴创投、国投创业,国科投资、中科图灵、元禾原点(天使轮领投方)、涌铧投资(天使轮投资方)联合投资在内总计1亿美金的融资。

次年8月,又完成了数亿美金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新启迪、国投创业、国新资本。资本总是逐利的,基于对全球科技产业发展大周期和中美经济脱钩大背景的判断,以及对国家对高科技企业大力扶持的政策的预估包括对中国制造2025、数字中国等多项政策的研究,位列第一梯队的寒武纪自然被资本所看好。

另一方面,其核心产品所具备的战略意义以及自身强大的研发能力,都让其一时成为资本的宠儿。

因此,据不完全统计,公司自创立之初总计获得了6次增资,而在上市后,实际掌舵人陈天石的个人持股市值已达320亿,不仅如此,一衣带水,凭借其母公司的上市,也诞生了数个亿万富翁。作为公司副总经理和CTO的梁军或成为员工股权激励的最大赢家,这位早年先后服务于华为、海思的业务大牛于2017年加盟寒武纪,此次,若按最新市值计算,梁军的身价也高达30亿。

除此之外,与陈天石一同创业的中科院、中科大校友刘少礼(87年)、刘道福(88年)、王在(84年)、喻歆(84年)等均实现了个人财富的暴涨。按寒武纪最新市值计算,他们身家均已过亿。


寒武如何计

然而,尽管受到资本的追逐,但寒武纪上市之前的财务数据并不理想。较高的研发成本、对于大客户的过分依赖,都是其未来计划中不可避免的重要环节。以至于在招股书中,寒武纪也在特别风险提示中明示:公司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的风险。

数据显示,在失去大客户华为之后,2019年,寒武纪IP授权业务在主要营收中的占比骤降至15.49%,以至于招股书中不得不提及:公司未来IP授权业务的持续增长取决于能否成功拓展新客户和继续与存量客户维持合作。

事实上,如果寒武纪仅仅是失去了华为一个客户或许还可以通过后期的更优异的产品和更好的服务弥补回来,但实际上,华为自主研发的达芬奇架构直接成为了寒武纪的竞争对手,某种程度上,两家公司分道扬镳之后未能各自安好却反而变为了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高昂的研发成本是所有高科技企业的“通病”。加之行业更新速度快的行业属性,若不能在短时间内投放市场,边际效应得不到递减则难以实现持续的盈利,继而陷入没有产品做保障、没有营收做研发的恶性循环。

数据显示,2017-2019年,寒武纪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0.73%,205.18%、122.32%,尽管比例降低,但研发费用确逐年增长,三年分别为0.29亿元、2.40亿元、5.43亿元,成立四年来合计支出研发费用超过8亿元。


与此同时,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则是员工工资,作为一家技术导向性公司,要想留住人才必须有高薪作为保障,因此,可期范围内,寒武纪或许仍要“负薪”前行。

尽管是“负薪前行”但投资者依然到了光明的未来,分析人士指出,基于全球市场对芯片的需求与日俱增,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兴产业的发展都对芯片行业提出了新要求,用“5G+AIOT” 实现弯道超车,或是寒武纪的下一个目标。

而细数寒武纪一路走来的历程,自兄弟二人创立公司开始,就享受到了国家全方位的支持。无论是政策上的帮扶,还是两期国家大基金的投入,自公司成立伊始,就坐拥了无数红利。

数据显示2019年大陆芯片进口金额约为3050亿美元,为进口商品种类的第一名,而目前我国芯片的国产化率仅为12%,对进口芯片的高度依赖倒逼国家不得不加大对相关企业的扶持力度,这种政策上的倾斜为寒武纪的发展壮大提供了良好的政治环境。

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国家队领投的大基金,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8月成立的大基金一期,资金规模1387亿元,撬动5145亿元的社会资本,投资额合计约6500亿元。于去年10月成立的大基金二期,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如果按大基金一期的撬动的社会资本比例预估,总投资额约8000亿元。两期总计撬动社会资金将超万亿。

与此同时,考虑到大基金的投资总期限计划为15年,分为投资期(2014-2019年)、回收期(2019-2024年) 、延展期(2024-2029年),按此布局,大基金一期项目已开始进入回收期。复盘一期项目,不难统计出出,该基金投资的A股、港股和美股公司至今超过20家,除了在股票市场上以定增方式、协议转让进入,此外,还参股上市公司子公司。而正值“一二交接”的档口, 这无异于给寒武纪创造了良好的金融环境。

船大是否好调头?在失去昔日的合作伙伴华为之后,寒武纪开始向G端发力,毫无疑问,在寒武纪上市的关键时期,珠海市横琴新区管理委员会商务局充当了白衣骑士。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表示:“大量的需求来自政府采购,恰好说明技术市场处于早期。在早期状态下,市场化程度不高,没有出现大量商业化和to C的需求,此时需要政府帮助推动产业发展。因为政府动用的资金和资源更多,闭环的圈更大。市场中哪怕是大型企业,也玩不转特别大的资源体系。”

除去业务上拓展新客户,在模式上是否也需要转型,亦是寒武纪要考虑的问题。招股书中,寒武纪坦言其与“英伟达”“AMD”等大厂在公司规模、资金实力上、研发设备、销售渠道上的差距。类比对象分别采用了不同的经营模式,其中英伟达是从IDM模式转型为fabless模式,其市值超越英特尔也被誉为“AI的阶段性胜利”。

反观寒武纪,是否有良好的生产基础,是否经历过原始的积累,相比于其他厂家,甫一入场就采用fabless模式又是否有些操之过急,不由得让人深思。而事实上,开盘当日截止20日上午收盘时,124%的振幅、43亿的成交额与58%的换手率,一定程度上表明,投资者认为寒武纪前景不明朗。

借用狄更斯的一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对于刚刚寒武纪而言,究竟是上市后成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还是连年亏损带来了烦恼,我们不得而知。或许天才少年早已胸有成竹,亦或许只有时间才会给到我们答案。(文/知顿 知顿君)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7-27 17:58:13
寒武纪的寒武纪
TMT 原创

不知什么时候,百度词条搜索“寒武纪”出现了“全球首个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的定义,而尽管其生产芯片的母公司寒武纪已成功上市,但至今百度依然未能如“华为”般给出完整的定义和词条索引。


类比另一则广为流传的定义——寒武纪(Cambrian)是显生宙的开始,距今约5.42亿年前—4.85亿年,前一个纪是新元古代伊迪卡拉纪,后一个纪是奥陶纪。而或许正是前述公司的前世今生均不明朗,使得人们不得不更加谨慎的审视这家风口上的公司。


寒武发家记

顶着“天才兄弟”桂冠的兄弟一直都备受关注,但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天意。相较于兄长陈云霁,弟弟陈天石年幼两岁于1985年出生,同年,南昌十中开设少年班,而这也是多年以后哥哥陈云霁走向世界逐梦启航的起点。

相较于哥哥14岁就进入中科大学习,弟弟陈天石16岁才进入中科大的校门似乎显得慢了一步。不过,这并不影响二人在其后数十年的研究里相辅相成。

2002年,意气风发的陈云霁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凭借优异的成绩,如愿拜师胡伟武博士,而胡伟武正是“龙芯”课题组的首席科学家。


由于项目研发人手短缺,年仅19岁的陈云霁成为了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值得庆幸的是,同年夏天,我国首款通用CPU龙芯1号代号X1A50流片成功。由于缺乏商业探索,陈云霁在龙芯团队一呆就是12年。

相比于哥哥,陈天石进入芯片行业似乎是“歪打正着”,本科主修数学的他在编码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半路出家,而机缘巧合去了北京,机缘巧合去计算机所做研究,机缘巧合碰到了胡伟武,太多的巧合让弟弟在计算机领域越挖越深。

而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在科研上获得累累硕果后,兄弟二人决定开始创业自立门户。

回望寒武纪的发展历程,其速度堪比兄弟二人的求学之路。2016年,寒武纪正式创立,次年拿下华为主要业务。这种深度捆绑的关系为寒武纪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就像尖子生被保送一样,寒武纪研发的用于终端场景的寒武纪1A、寒武纪1H系列芯片分别被直接用在了华为麒麟970和麒麟980上,而前者对应的手机是MATE10,后者则是MATE20。

彼时,国内高端商务手机市场还缺乏自主品牌,苹果、三星等外资品牌常年霸占该细分市场的榜首,华为MATE系列的横空出世无异于这个行业的重磅炸弹,而得益于MATE系列的良好销量,寒武纪在创立之初有了较为亮眼的财务表现,招股书显示,2017、2018年寒武纪的收入分别为771.27万元和1.17亿元,其主要来自IP授权,华为分别贡献了其中的98%、97%。

顺风顺水的寒武纪在2017年8月获得了包括联想创投、阿里巴巴创投、国投创业,国科投资、中科图灵、元禾原点(天使轮领投方)、涌铧投资(天使轮投资方)联合投资在内总计1亿美金的融资。

次年8月,又完成了数亿美金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新启迪、国投创业、国新资本。资本总是逐利的,基于对全球科技产业发展大周期和中美经济脱钩大背景的判断,以及对国家对高科技企业大力扶持的政策的预估包括对中国制造2025、数字中国等多项政策的研究,位列第一梯队的寒武纪自然被资本所看好。

另一方面,其核心产品所具备的战略意义以及自身强大的研发能力,都让其一时成为资本的宠儿。

因此,据不完全统计,公司自创立之初总计获得了6次增资,而在上市后,实际掌舵人陈天石的个人持股市值已达320亿,不仅如此,一衣带水,凭借其母公司的上市,也诞生了数个亿万富翁。作为公司副总经理和CTO的梁军或成为员工股权激励的最大赢家,这位早年先后服务于华为、海思的业务大牛于2017年加盟寒武纪,此次,若按最新市值计算,梁军的身价也高达30亿。

除此之外,与陈天石一同创业的中科院、中科大校友刘少礼(87年)、刘道福(88年)、王在(84年)、喻歆(84年)等均实现了个人财富的暴涨。按寒武纪最新市值计算,他们身家均已过亿。


寒武如何计

然而,尽管受到资本的追逐,但寒武纪上市之前的财务数据并不理想。较高的研发成本、对于大客户的过分依赖,都是其未来计划中不可避免的重要环节。以至于在招股书中,寒武纪也在特别风险提示中明示:公司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的风险。

数据显示,在失去大客户华为之后,2019年,寒武纪IP授权业务在主要营收中的占比骤降至15.49%,以至于招股书中不得不提及:公司未来IP授权业务的持续增长取决于能否成功拓展新客户和继续与存量客户维持合作。

事实上,如果寒武纪仅仅是失去了华为一个客户或许还可以通过后期的更优异的产品和更好的服务弥补回来,但实际上,华为自主研发的达芬奇架构直接成为了寒武纪的竞争对手,某种程度上,两家公司分道扬镳之后未能各自安好却反而变为了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高昂的研发成本是所有高科技企业的“通病”。加之行业更新速度快的行业属性,若不能在短时间内投放市场,边际效应得不到递减则难以实现持续的盈利,继而陷入没有产品做保障、没有营收做研发的恶性循环。

数据显示,2017-2019年,寒武纪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0.73%,205.18%、122.32%,尽管比例降低,但研发费用确逐年增长,三年分别为0.29亿元、2.40亿元、5.43亿元,成立四年来合计支出研发费用超过8亿元。


与此同时,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则是员工工资,作为一家技术导向性公司,要想留住人才必须有高薪作为保障,因此,可期范围内,寒武纪或许仍要“负薪”前行。

尽管是“负薪前行”但投资者依然到了光明的未来,分析人士指出,基于全球市场对芯片的需求与日俱增,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兴产业的发展都对芯片行业提出了新要求,用“5G+AIOT” 实现弯道超车,或是寒武纪的下一个目标。

而细数寒武纪一路走来的历程,自兄弟二人创立公司开始,就享受到了国家全方位的支持。无论是政策上的帮扶,还是两期国家大基金的投入,自公司成立伊始,就坐拥了无数红利。

数据显示2019年大陆芯片进口金额约为3050亿美元,为进口商品种类的第一名,而目前我国芯片的国产化率仅为12%,对进口芯片的高度依赖倒逼国家不得不加大对相关企业的扶持力度,这种政策上的倾斜为寒武纪的发展壮大提供了良好的政治环境。

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国家队领投的大基金,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8月成立的大基金一期,资金规模1387亿元,撬动5145亿元的社会资本,投资额合计约6500亿元。于去年10月成立的大基金二期,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如果按大基金一期的撬动的社会资本比例预估,总投资额约8000亿元。两期总计撬动社会资金将超万亿。

与此同时,考虑到大基金的投资总期限计划为15年,分为投资期(2014-2019年)、回收期(2019-2024年) 、延展期(2024-2029年),按此布局,大基金一期项目已开始进入回收期。复盘一期项目,不难统计出出,该基金投资的A股、港股和美股公司至今超过20家,除了在股票市场上以定增方式、协议转让进入,此外,还参股上市公司子公司。而正值“一二交接”的档口, 这无异于给寒武纪创造了良好的金融环境。

船大是否好调头?在失去昔日的合作伙伴华为之后,寒武纪开始向G端发力,毫无疑问,在寒武纪上市的关键时期,珠海市横琴新区管理委员会商务局充当了白衣骑士。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表示:“大量的需求来自政府采购,恰好说明技术市场处于早期。在早期状态下,市场化程度不高,没有出现大量商业化和to C的需求,此时需要政府帮助推动产业发展。因为政府动用的资金和资源更多,闭环的圈更大。市场中哪怕是大型企业,也玩不转特别大的资源体系。”

除去业务上拓展新客户,在模式上是否也需要转型,亦是寒武纪要考虑的问题。招股书中,寒武纪坦言其与“英伟达”“AMD”等大厂在公司规模、资金实力上、研发设备、销售渠道上的差距。类比对象分别采用了不同的经营模式,其中英伟达是从IDM模式转型为fabless模式,其市值超越英特尔也被誉为“AI的阶段性胜利”。

反观寒武纪,是否有良好的生产基础,是否经历过原始的积累,相比于其他厂家,甫一入场就采用fabless模式又是否有些操之过急,不由得让人深思。而事实上,开盘当日截止20日上午收盘时,124%的振幅、43亿的成交额与58%的换手率,一定程度上表明,投资者认为寒武纪前景不明朗。

借用狄更斯的一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对于刚刚寒武纪而言,究竟是上市后成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还是连年亏损带来了烦恼,我们不得而知。或许天才少年早已胸有成竹,亦或许只有时间才会给到我们答案。(文/知顿 知顿君)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