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的大放水,逗乐了资本,黑了中小企

本文转载自:自媒社 2020-7-24 话题分类:金融
摘要: 七月一开始,A股开始按耐不住,一路狂飙,截至7月6日收盘,上证指数怒涨5.71%,成交额暴增至7242亿,两市总成交额创下五年来新高,牛蹄一跃踩上了3332.88点。


这半个月以来,人间一天,资本市场已十年。

七月一开始,A股开始按耐不住,一路狂飙,截至7月6日收盘,上证指数怒涨5.71%,成交额暴增至7242亿,两市总成交额创下五年来新高,牛蹄一跃踩上了3332.88点。

对比过去,自1991年7月15日诞生以来,上证指数涨幅超过5.71%仅出现过27次,而成交额在7242亿以上的,也只发生过56次。所以,涨成这样,可以说是十年难得一见。


“大牛市”一直持续到15日,次日一早,大牛市掉头疯跌。16日正好是中芯国际登陆科创板的日子,就跌出了股灾的味道。上证跌了4%,深成指跌了5%,创业板更是一度跌了6%,一日便几乎跌去了前一周的全部上涨,“大牛市”失败,事实证明,这只是一次利好兑现

另外,7月22日亦是科创板诞生一周年纪念日,上交所消息,本期(7月13日―7月19日)新增申报企业29家,其中上交所科创板3家,深交所创业板26家。截至7月19日,今年新增申报企业441家。


7月16日,中芯国际在科创板正式挂牌,以95元/股的价格开盘,较发行价猛涨246%,公司市值一度高达6783亿元人民币。不过后来几天出现大幅回调,目前(昨日)市值跌到了5837亿元人民币。

7月20日,“A股芯片第一股”寒武纪上市首日涨幅达到222%。昨日继续疯涨,涨27%,较开盘价上涨30%,盘中触发临停,总市值逼近1100亿人民币。

听到这,你或许对这些企业还具有一定的陌生程度,但对京东、快手、理想、蔚来、滴滴、字节等等,你再耳熟能详不过了,而这些企业则在未来的一两个月里也会陆续的上市,蚂蚁金服更是获得了2000亿美元(约1.4万亿元人民币)的IPO估值,稳居第二。 


疫情后的全球大放水,钱尽是流向股市楼市

有人说,像蚂蚁金服的这种企业,根本不缺钱,却还是上了市,明显是具有圈钱的嫌疑。

也有人专业人士表示:蚂蚁金服的上市,往大了说是让全民有机会分红大公司进步的成果,往小了说,几轮投资下来融资方也有变现和退出的需求,所有融资的最后一步就是上市。 

还有人说,疫情过后,全球都不知死掉了多少家企业,而这些公司却在全球的量化宽松之时,上市圈钱,这不是加速经济的萎靡?但试想,龙王既然要下雨,IPO估值水涨船高岂不是理所当然?企业上市后收获高市值,这不就是股东、投资者梦寐以求的?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正如前面所说的,这次的A股市场暴涨在许多人看来是一次经济利好的兑现。疫情下哪里利好?可以从那个贸易出口和GDP的角度来看:

其一是出口从负有逐渐向正扭转的趋势,虽然尚未完全转正。 

其二便是内需消费力的逐渐恢复,从前两季度的一直“负”,到了第三季度突然转转“正”。

注意这仅仅只是复苏的迹象而已,内需其实才刚刚被拉回,不过央行已经开始忍不住要开动印钞机,开始大放水。一般而言,印钞或者说量化宽松,短期而言确实能拉动经济,但长期而言一定会助长通货膨胀。

通常而言每一次的量化宽松还都会出现部分钱是市场无法消化,比如:银行发放企业免息、低息贷,为的是鼓励企业开拓新的业务,但企业考虑未来市场的风险性,未必一定会将所有借来的钱全部投入企业的运作中,往往存在企业主变相讲资金投入到了楼市和股市。

房住不炒,部分资金流入房市后,就没有其他好去处,流不到一级市场,只能进入股市了某国际投行人士赵义川说。

大量资金流入股市,为企业IPO煽风点火,这造成的客观效果就是,IPO几乎等同于捡钱

所以A股暴涨、扎堆IPO的现象,一定程度上与央行的印钞有关。

就在7月22日,科创板百家企业解禁之日,上证指数涨0.37%,深证成指涨0.89%,创业板指涨1.19%。

科创板方面140家公司中62家上涨77家下跌一家平盘,当日正式发布的首个科创板指数——“科创50”收涨0.47%。

但很不巧,科创板解禁也没能如去年刚上市一样一路持续上扬,这次解禁和A股暴一涨一跌,回归的差不多了。

另外一边,地方政府或许也嗅到了未来楼市投机性操作会增加。比如,深圳及时出台的购房新政由于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打击“假离婚,为买房”的现象,提高了第二套购房的成本,为此有人利好,有人唱衰。

全国百城中,近80%的房价在上涨,新房自然是“秒光”,连二手房也早已“告急”。



疯狂IPO背后的虚假繁荣

科创板是资本市场在本轮“大放水”游戏中的另一块洼地。

我们刚说22日是科创板的解禁日,在解禁日到来之前就已经有扎堆企业IPO,这些扎堆的企业中要数“寒武纪”和“中芯国际”两家企业,号称“科创板AI芯第一股”的寒武纪在上市第二日就被人标为“科创板虚假繁荣第一股”。

据其招股书,2017至2019年寒武纪连续三年亏损,期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8亿元、-4104万元、-11.79亿元。

寒武纪之所以会在资本市场获得如此声誉,其一原因是在成立之初,寒武纪以手机AI芯片切入终端市场,凭借着为华为授权IP一举成名,但由于华为本身就一直有研发自己的芯片--麒麟处理器,随着时间的推移麒麟处理器也完全能够承担起智能芯片的作用,所以最终二者分道扬镳。

对于华为而言,自然是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寒武纪而言确实打击巨大。

2017年、2018年,寒武纪的收入全部来自IP授权,而华为分别贡献了其中的98%、97%。但在2019年失去华为后,IP授权收入断崖式下滑,寒武纪的主要收入来源变成了智能计算系统集成。更麻烦的是华为不仅自造芯片,还对外销售,业务范围已经涵盖了寒武纪的范畴。

总归而言,寒武纪的“虚假繁荣”主要在于研发成本一直无法得到控制,投入几乎看不到底线,而业务方面却屡屡受挫。

寒武纪的案例已经是本轮扎堆IPO的相对良好的案例,毕竟科技股的确存在,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类企业的市盈率爆发的也很快。此外芯片确实是个暴利行业,尤其是对于当前“缺芯”的中国而言。


要命的是,像新三板打新都能冻资1000亿!这还能说什么。

(打新就是用资金参与新股申购,如果中签的话,就买到了即将上市的股票。网下的只有机构能申购,网上的申购本人就可以申购。打新分为打新股票和打新基金。)

按照规则,没有打中的资金将在7月6日陆续退给投资者,所以,现在大家更关心的是,这解冻的千亿资金,是继续打新还是流向A股?

如果回流A股,那A股又要乐了。但问题是现在局面打新的成功概率居然近似100%。这到底是股民韭菜多如牛毛,还证监会已经失去了矜持。


(来源于证券时报)


我们再看沪深。

7月6日到7月9日,沪深两市成交额连续4日突破1.5万亿元,市场的资金活跃度极高,多项指标已经超过了2015年牛市的水平。

从股价来看,以今年3月的股价最低点计算,很多公司的股价实际上已经翻倍了。比如,美团、拼多多、哔哩哔哩的股价都翻了3倍。但这些钱并没有流进一级市场,跟未上市企业没有关系。

这又说明什么?这不能说明说明什么,仅仅是因为钱太多,而他们的动作太慢像京东网易这样的资本市场老油条,直接选择二次上市,再圈一把钱

疯狂的背后,所有的真相都指向一个方向:“实际上疫情已经是一级市场的钱亏的差不多,今年的基金尤其难融资,很多公司被迫无奈才去二级市场募资,最终盯准的还是散户的腰包,而带动散户如此热情高涨的那个大盘又是谁呢?还是央行。”

那明年会怎么样呢?明年这些企业的股价股跌下来吗?央行还是央行,大佬已在前半场套现,喧闹的后半场都是散户在挣扎。

这个过程是不是非常刺激?

小企业的2020下半场

说完了二级市场,最可怜的还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大部分与二级市场无缘,可以说他们本来就是金融市场的输血工具;不过相对来说,量化宽松最有效的还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获得的资金不上不下,大部分只能用来经营企业,至少就业问题可以得到缓解。

但中小企也有自己一定的免疫力,既然天上掉馅饼,可以捡的趁早捡,没得捡的也只能弯腰做事。热钱还是很大程度上激活市场的活跃度,带动消费,进而再拉动投资。

中小企业需要避免的来年可能会发生的钱“荒”,因为客观上来讲,疫情会不会在冬日再次骚动也未必;此外,内需是否真的被拉动、以及拉动的情况怎样还尚未有定数,企业仍需要备注足够的现金流,而不是投向楼市、股市。

加速数字化、线上化转型是必须,多方事实证明,云上的好处远远大于只有线下,或者线上线下相互独立的模式。

不要错过任何一场危机”这句话也并非空穴来风。

因为不论是疫情,还是资本市场疯狂吃肉玩钱,中小企只能喝汤捡枝,确实助推了一些新模式的诞生,比如我们看见直播电商惊人的爆发力、也看到了00后惊人的消费能力和他们的喜好、短视频与中长视频的争夺战也随之拉开、电影院虽然一直停业,但助推了整个影视行业的改革,等等。

总而言之,中小企业的下半场活下去才是硬道理,资本的归资本,我们还是需求的搬运工。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光子涵,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7-24 12:41:39
央妈的大放水,逗乐了资本,黑了中小企
金融 本文转载自:自媒社


这半个月以来,人间一天,资本市场已十年。

七月一开始,A股开始按耐不住,一路狂飙,截至7月6日收盘,上证指数怒涨5.71%,成交额暴增至7242亿,两市总成交额创下五年来新高,牛蹄一跃踩上了3332.88点。

对比过去,自1991年7月15日诞生以来,上证指数涨幅超过5.71%仅出现过27次,而成交额在7242亿以上的,也只发生过56次。所以,涨成这样,可以说是十年难得一见。


“大牛市”一直持续到15日,次日一早,大牛市掉头疯跌。16日正好是中芯国际登陆科创板的日子,就跌出了股灾的味道。上证跌了4%,深成指跌了5%,创业板更是一度跌了6%,一日便几乎跌去了前一周的全部上涨,“大牛市”失败,事实证明,这只是一次利好兑现

另外,7月22日亦是科创板诞生一周年纪念日,上交所消息,本期(7月13日―7月19日)新增申报企业29家,其中上交所科创板3家,深交所创业板26家。截至7月19日,今年新增申报企业441家。


7月16日,中芯国际在科创板正式挂牌,以95元/股的价格开盘,较发行价猛涨246%,公司市值一度高达6783亿元人民币。不过后来几天出现大幅回调,目前(昨日)市值跌到了5837亿元人民币。

7月20日,“A股芯片第一股”寒武纪上市首日涨幅达到222%。昨日继续疯涨,涨27%,较开盘价上涨30%,盘中触发临停,总市值逼近1100亿人民币。

听到这,你或许对这些企业还具有一定的陌生程度,但对京东、快手、理想、蔚来、滴滴、字节等等,你再耳熟能详不过了,而这些企业则在未来的一两个月里也会陆续的上市,蚂蚁金服更是获得了2000亿美元(约1.4万亿元人民币)的IPO估值,稳居第二。 


疫情后的全球大放水,钱尽是流向股市楼市

有人说,像蚂蚁金服的这种企业,根本不缺钱,却还是上了市,明显是具有圈钱的嫌疑。

也有人专业人士表示:蚂蚁金服的上市,往大了说是让全民有机会分红大公司进步的成果,往小了说,几轮投资下来融资方也有变现和退出的需求,所有融资的最后一步就是上市。 

还有人说,疫情过后,全球都不知死掉了多少家企业,而这些公司却在全球的量化宽松之时,上市圈钱,这不是加速经济的萎靡?但试想,龙王既然要下雨,IPO估值水涨船高岂不是理所当然?企业上市后收获高市值,这不就是股东、投资者梦寐以求的?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正如前面所说的,这次的A股市场暴涨在许多人看来是一次经济利好的兑现。疫情下哪里利好?可以从那个贸易出口和GDP的角度来看:

其一是出口从负有逐渐向正扭转的趋势,虽然尚未完全转正。 

其二便是内需消费力的逐渐恢复,从前两季度的一直“负”,到了第三季度突然转转“正”。

注意这仅仅只是复苏的迹象而已,内需其实才刚刚被拉回,不过央行已经开始忍不住要开动印钞机,开始大放水。一般而言,印钞或者说量化宽松,短期而言确实能拉动经济,但长期而言一定会助长通货膨胀。

通常而言每一次的量化宽松还都会出现部分钱是市场无法消化,比如:银行发放企业免息、低息贷,为的是鼓励企业开拓新的业务,但企业考虑未来市场的风险性,未必一定会将所有借来的钱全部投入企业的运作中,往往存在企业主变相讲资金投入到了楼市和股市。

房住不炒,部分资金流入房市后,就没有其他好去处,流不到一级市场,只能进入股市了某国际投行人士赵义川说。

大量资金流入股市,为企业IPO煽风点火,这造成的客观效果就是,IPO几乎等同于捡钱

所以A股暴涨、扎堆IPO的现象,一定程度上与央行的印钞有关。

就在7月22日,科创板百家企业解禁之日,上证指数涨0.37%,深证成指涨0.89%,创业板指涨1.19%。

科创板方面140家公司中62家上涨77家下跌一家平盘,当日正式发布的首个科创板指数——“科创50”收涨0.47%。

但很不巧,科创板解禁也没能如去年刚上市一样一路持续上扬,这次解禁和A股暴一涨一跌,回归的差不多了。

另外一边,地方政府或许也嗅到了未来楼市投机性操作会增加。比如,深圳及时出台的购房新政由于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打击“假离婚,为买房”的现象,提高了第二套购房的成本,为此有人利好,有人唱衰。

全国百城中,近80%的房价在上涨,新房自然是“秒光”,连二手房也早已“告急”。



疯狂IPO背后的虚假繁荣

科创板是资本市场在本轮“大放水”游戏中的另一块洼地。

我们刚说22日是科创板的解禁日,在解禁日到来之前就已经有扎堆企业IPO,这些扎堆的企业中要数“寒武纪”和“中芯国际”两家企业,号称“科创板AI芯第一股”的寒武纪在上市第二日就被人标为“科创板虚假繁荣第一股”。

据其招股书,2017至2019年寒武纪连续三年亏损,期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8亿元、-4104万元、-11.79亿元。

寒武纪之所以会在资本市场获得如此声誉,其一原因是在成立之初,寒武纪以手机AI芯片切入终端市场,凭借着为华为授权IP一举成名,但由于华为本身就一直有研发自己的芯片--麒麟处理器,随着时间的推移麒麟处理器也完全能够承担起智能芯片的作用,所以最终二者分道扬镳。

对于华为而言,自然是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寒武纪而言确实打击巨大。

2017年、2018年,寒武纪的收入全部来自IP授权,而华为分别贡献了其中的98%、97%。但在2019年失去华为后,IP授权收入断崖式下滑,寒武纪的主要收入来源变成了智能计算系统集成。更麻烦的是华为不仅自造芯片,还对外销售,业务范围已经涵盖了寒武纪的范畴。

总归而言,寒武纪的“虚假繁荣”主要在于研发成本一直无法得到控制,投入几乎看不到底线,而业务方面却屡屡受挫。

寒武纪的案例已经是本轮扎堆IPO的相对良好的案例,毕竟科技股的确存在,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类企业的市盈率爆发的也很快。此外芯片确实是个暴利行业,尤其是对于当前“缺芯”的中国而言。


要命的是,像新三板打新都能冻资1000亿!这还能说什么。

(打新就是用资金参与新股申购,如果中签的话,就买到了即将上市的股票。网下的只有机构能申购,网上的申购本人就可以申购。打新分为打新股票和打新基金。)

按照规则,没有打中的资金将在7月6日陆续退给投资者,所以,现在大家更关心的是,这解冻的千亿资金,是继续打新还是流向A股?

如果回流A股,那A股又要乐了。但问题是现在局面打新的成功概率居然近似100%。这到底是股民韭菜多如牛毛,还证监会已经失去了矜持。


(来源于证券时报)


我们再看沪深。

7月6日到7月9日,沪深两市成交额连续4日突破1.5万亿元,市场的资金活跃度极高,多项指标已经超过了2015年牛市的水平。

从股价来看,以今年3月的股价最低点计算,很多公司的股价实际上已经翻倍了。比如,美团、拼多多、哔哩哔哩的股价都翻了3倍。但这些钱并没有流进一级市场,跟未上市企业没有关系。

这又说明什么?这不能说明说明什么,仅仅是因为钱太多,而他们的动作太慢像京东网易这样的资本市场老油条,直接选择二次上市,再圈一把钱

疯狂的背后,所有的真相都指向一个方向:“实际上疫情已经是一级市场的钱亏的差不多,今年的基金尤其难融资,很多公司被迫无奈才去二级市场募资,最终盯准的还是散户的腰包,而带动散户如此热情高涨的那个大盘又是谁呢?还是央行。”

那明年会怎么样呢?明年这些企业的股价股跌下来吗?央行还是央行,大佬已在前半场套现,喧闹的后半场都是散户在挣扎。

这个过程是不是非常刺激?

小企业的2020下半场

说完了二级市场,最可怜的还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大部分与二级市场无缘,可以说他们本来就是金融市场的输血工具;不过相对来说,量化宽松最有效的还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获得的资金不上不下,大部分只能用来经营企业,至少就业问题可以得到缓解。

但中小企也有自己一定的免疫力,既然天上掉馅饼,可以捡的趁早捡,没得捡的也只能弯腰做事。热钱还是很大程度上激活市场的活跃度,带动消费,进而再拉动投资。

中小企业需要避免的来年可能会发生的钱“荒”,因为客观上来讲,疫情会不会在冬日再次骚动也未必;此外,内需是否真的被拉动、以及拉动的情况怎样还尚未有定数,企业仍需要备注足够的现金流,而不是投向楼市、股市。

加速数字化、线上化转型是必须,多方事实证明,云上的好处远远大于只有线下,或者线上线下相互独立的模式。

不要错过任何一场危机”这句话也并非空穴来风。

因为不论是疫情,还是资本市场疯狂吃肉玩钱,中小企只能喝汤捡枝,确实助推了一些新模式的诞生,比如我们看见直播电商惊人的爆发力、也看到了00后惊人的消费能力和他们的喜好、短视频与中长视频的争夺战也随之拉开、电影院虽然一直停业,但助推了整个影视行业的改革,等等。

总而言之,中小企业的下半场活下去才是硬道理,资本的归资本,我们还是需求的搬运工。

本文作者:光子涵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