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或者挨骂,美团该怎么办?

原创 2020-3-15 话题分类:消费
摘要: 近日以来,各地餐饮协会针对美团的降佣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美团却迟迟没有回应。

近日以来,各地餐饮协会针对美团的降佣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美团却迟迟没有回应。

美团自疫情以来的种种商户帮扶措施,也被指“作用有限”。更有美团商户指出,美团所谓的优惠利率小微贷款,利率并不低,有骑手表示:“跟很多借贷平台和信用卡差不多,怎么就成了优惠的帮扶政策?”。

讲究无边界扩张的美团,目前越来越依赖外卖业务,在业绩的巨大压力之下,美团不会轻易降低外卖佣金。然而若没有千万外卖小哥,没有百万餐饮老板,就不会有美团今天的5000亿市值。


降佣呼声不断 美团充耳不闻

突如其来的非冠疫情,让餐饮行业一夜入冬。

在疫情防控期间,人们基本告别了在饭店堂食,目前全国多地餐饮也并未完全恢复营业。在堂食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餐饮商户只能寄希望外卖业务来维持生存。然而,在餐饮企业食材备货困难、服务人员不足的情况下,外面平台高昂的抽佣费率,让很多本来就艰难度日的餐馆无力招架。

2月12日,中国烹饪协会发布了《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餐饮业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调查分析报告》。数据显示,在疫情期间,93%的餐饮企业都选择关闭全部或部分门店,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此外,23%的受访餐饮企业在春节期间继续提供外卖外送业务,但在订单量减少、小区管控严格、配送时效降低等诸多不利条件下,实际效果并不明显。

此外,一个不可思议的情况是,作为合作伙伴,外卖平台在疫情期间并没有在佣金方面给与必要的优惠支持,反而采取了“提高佣金”的做法。调查数据显示,91%的企业表示平台佣金费率并没有优惠,还有2%企业表示佣金费率有所提高。

据知顿整理的公开数据显示,美团普遍对于大型连锁餐饮和中小型餐饮分别收取了18%、23%的佣金。此外,美团还规定,只要商家进驻饿了么,佣金将会上浮3%到7%。

在此情况之下,各地餐饮协会纷纷发出呼吁,要求外卖平台考虑餐饮企业实际困难,降低疫情期间的外卖佣金。其中,美团作为目前份额最大、佣金率最高的外卖平台,被看成是呼吁的主要对象。

2月20日,四川省南充市火锅协会以公开信形式,举报美团在疫情突然将佣金由8%提高到20%,同时要求商家参与优惠活动,并承担部分配送费。据了解,南充市火锅协会的这一举报已经获得南充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正式受理。

此外,南充市火锅协会会长何伟表示,美团除了平台佣金过高之外,还要求商家只能与该平台独家合作。若商家除美团外还在其他外卖平台上线,则商家的佣金将从20%上调至30%。若该商家已在饿了么等平台入驻,则会要求商家在其余平台下线后,才能入驻美团。何伟认为,美团这一霸权行为已经涉嫌垄断,该举报目前已获监管部门受理。

据知顿整理的公开数据显示,除四川南充市火锅协会以外,已有重庆、河北、云南、山东等地餐饮组织进行公开呼吁,强烈要求美团降低佣金,目前美团方面并没有就此进行回应。


美团帮扶措施被指华而不实

美团在疫情发生之后,美团大学高调推出其所谓“商家加油”计划,旗下各个学院推出针对疫情的专业课程,号称要助力商家“苦练经营基本功,打好疫情翻身仗”。美团大学旗下的袋鼠学院,更是请来资深律师,通过《疫情期间,如何降低经营成本》线上直播,就餐饮企业如何向房东寻求减租、免租进行了提供法律援助。

美团可以请律师帮助商户减免房租,但对商户降低外卖抽成佣金的要求,就没那么积极热情了甚至是充耳不闻了。

此外,美团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其他扶持商家的优惠政策,也被商家和骑手吐槽“华而不实”。

其中,美团在2月2日宣布,减免武汉地区餐饮商户外卖和到店业务佣金一个月。此后又宣布范围全国范围内的到店餐饮商户、本地服务类商户,都将免除2月1日至2月29日的佣金。但是,美团的这一全国范围内的佣金减免措施却仅仅限于到店业务,而不包括外卖业务。但众所周知的是,由于疫情防控需要,各地餐饮商家基本全部停止营业,到店堂食根本就没有实际业务,因此,通过美团的这一减免措施,可以真正受惠的商家和骑手并不多。

此外,美团还宣布了一项针对商户的优惠利率小微贷款支持计划。据了解,美团旗下的美团生意贷联合邮储银行、光大银行、亿联银行、江苏银行、天津银行等十余家银行,为本地生活商户提供不少于100亿额度规模的优惠利率贷款。

业内人士向知顿透露,美团这一优惠利率实际上并不便宜,日息万分之三起,对于一些小商户来说,日息更是达到万分之五,年化利率大约为18%。因此,一位美团商户表示,“不觉得美团这一贷款利率有多优惠”。而这样的“优惠贷款”又让美团之前的申请专项抗疫政策贷款一事落入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

2月16日,路透社报道称央行在推动发放专项贷款,支持抗击疫情及受影响的企业,据悉,由于是政策性支持贷款,专项贷款利率仅3.15%左右。有报道和传言指出,北京区域就有300家企业向当地地方银行申请贷款574亿,其中美团贷款40亿。

此事一经爆出,立刻引起了舆论的强烈质疑,同时美团也发表声明指出传言有多处不实之处。从美团财报上看,从美团2019年3季报来看,其期末现金及等价物高达151.40亿元,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入净额为26.09亿元。从其资产负债率上看,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末,美团负债总额为374.86亿元,总资产为1278.72亿元,负债率只有29.33%。

因此,不差钱的美团若一边拿着国家3.15%的超低利率贷款,一边又向商户发放年化高达18%的贷款,必然就成众矢之的了,相信美团也不会这么做。但此事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日前已有餐业界“马云”就此事对王兴进行公开喊话,对此表示强烈质疑。


美团虽无边界 大头仍是外卖

成立于2001年的美团,先是从团购做起,成功在千团大战胜出以后,逐渐扩展到餐饮外卖、酒店旅游、出行、新零售等领域。无边界扩张一直是美团的一个标签,竞争对手囊括了中国的半个互联网圈。按照CEO王兴所宣称的计划,美团点评将要对标亚马逊,成为一个Food+Platform的超级平台。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达到了111.9亿元,所占总营收比重达到57.5%,成为美团最大的收入来源。因此,从公司目前的业绩贡献上看,美团对外卖业务相当倚重,美团虽无边界,外卖业务却是最关键的业务。

如此一来,美团外卖业务对公司总收入的影响力就可见一斑,很有可能为了整体业绩问题,美团才迟迟不愿意降低外面商户佣金。

即便如此,疫情对美团的影响仍旧不可低估。疫情影响之下,为美团贡献利润的到店、酒店业务,面临断崖式下跌,外卖业务贡献能多大程度弥补其它业务下滑?答案可能不容乐观。

此外,即便是美团的外卖业务,增长也面临压力。

据知顿整理的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美团外卖市占率分别为35.4%,46.1%和58.6%。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占率达到65.8%。可以看出,尽管美团在外卖领域的占有率保持着持续提升状态,但增速已经开始放缓,未来的增长空间可能并不十分乐观。

随着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强势反攻,美团外卖业务必然受到影响。此次各地餐饮协会的公开喊话,一定程度反映出行业对于高佣金平台的不满,长此以往,是否会有商户转投到竞品门下也未可知。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不谋一世者,并不可谋一时。没有众多中小商户的支持,就不会有外卖的今天。

如今20-30%的抽成,是逼着饭店以次充好,还是逼着消费者连外卖都吃不起?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