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倒闭、家长维权,明兮大语文,何以至此?

原创 2020-2-16 话题分类:教育
摘要: 疫情未消,第二家宣布倒闭消息的教育机构已经诞生,但一系列善后举动仍然招来了家长们的集体声讨和不满。


1、家长要求退费,机构坚持转课

疫情未消,第二家宣布倒闭消息的教育机构已经诞生,但一系列善后举动仍然招来了家长们的集体声讨和不满。

2019年,家住北京的王女士(化名)在一个妈妈群里了解到了明兮大语文,随后在朋友的推荐下购买了价值6988元的课程包。当时,明兮大语文销售人员向王女士表示,如果购满80节课还可以赠送额外49个课时,约等于每课时价格低至54元。于是王女士最终给自己5岁多的孩子一次性付费购买了共计129节课的大语文课程。

然而购买后,该部分课程包一直未被启用。到了过年期间王女士感觉自己孩子还小,因此向老师表达了退课意愿,当时得到的回复是同意退费,但要等到2月10日公司上班后才能处理。

结果这一等就等来了老师发来的CEO致家长关于公司停止运营的公开信。


根据明兮方面回应,此次受公司停运事件影响的家长约有上千人。在微博热搜上,以及王女士的口述中,我们了解到很多家长购买了价值3000-10000多不等的课程,都还有很多没有上完的课程。许多家长已经自发组成维权群,一起寻求解决方法,仅王女士就被拉进了两个维权群当中。目前群内的家长有的已拨打市长热线,有的已投诉至消协,也有家长着手起诉明兮大语文并向公安局进行欺诈报警。


 

维权群的多位家长反映,明兮大语文的做法有欺诈之嫌,有的家长甚至在2月8日刚刚续费完毕,也有家长在春节前刚刚完成付费购买。也就是说,要么公司停止运营的决定只有少数高管知晓,包括上课老师、销售人员等在内的员工大多对公司即将倒闭概不知情;要么就是明知道已经无法正常授课,面临营运问题,却依然大肆售卖课程。


而在2月9日下午15时,明兮大语文方面曾通知说,因疫情原因导致第三方直播系统进行紧急升级维护,因此宣布在2月10日-2月16日期间停课一周。结果到2月13日,公司就宣告倒闭,学费也没有办法退还。

目前,明兮大语文方面仅推出课程转换服务,要求家长们将购买的剩余课时数转换为其他在线教育平台课程。而关于家长们要求的直接退费诉求,明兮及其创始人均未正面回应。

根据王女士向我们反应,之前家长们对明兮的课程普遍反响不错,一开始以为疫情影响的多半是线下教育机构,没想到线上教育机构也会出现问题。而对于许多仍未转换课程的家长而言,有的此前已经购买了其他K12课程,学习时间有限,明兮方面给出的转换平台方案并不适用,因此这部分家长仍在坚持退费。目前明兮方面,也有老师对家长建议,尽可能选择价值高的大平台课程,将损失降到最低。


2、大败局:行业和个体命运重叠

2月13日和14日,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曾两度对现目前的运营和转换课程情况进行说明,提醒家长们尽快完成课程转化,并表示转换课程数量充足,家长们无需抢课。

在“明兮学堂”公众号更新的处理说明中,我们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1家在线教育产品进入了家长选择列表,包括语文、英语、数理思维、编程、美术等多品类教学课程。

在对外公布的接收名单中,不乏老牌教育机构和一些近年来亮点十足的新锐教育品牌。按照教育行业梯队划分,可以大致划分出三类:以学而思网校、猿辅导、有道等为代表的第一梯队,均为目前行业瞩目的头部机构;以凯叔讲故事、西瓜创客等为代表的第二梯队,为近年来新晋的各垂直赛道明星机构;以叮咚课堂、外教360等为代表的第三梯队,为一些规模较小的培训机构。在宣布接收明兮学员的这些机构当中,K12辅导与编程教育占大多数,由此能反映出目前各细分赛道获客竞争的主要趋势。

根据明兮大语文在2月13日披露到的数据,平台内已有过半家长选择了课程转换。而在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发布的情况说明中,转换后的课程均为按照高于未履约费用大概1.2-2倍估价的课时。但没法直接退费一事仍然引发了无数猜想。

目前一些家长已经接到了有关部门回访电话,称已接到投诉信息,正在核实情况。

关于明兮大语文倒闭的原因,创始人王嘉树在公开信中回应表示因发展冒进,同时开展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大增,同时原本在年前敲定的融资方案流产,投资方临时撤出,导致运营资金出现缺口,最终决定停止运营。

从资金一进一出两方面因素不难看出,明兮最终倒闭于现金流断裂,而从无法退费和只能发出员工1月份30%工资来看,明兮大语文账面上的资金或已耗尽,原本年前敲定的融资方案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据天眼查显示,明兮大语文成立于2016年,主要为6-12岁青少儿提供大语文在线素质教育课程,其于2018年7月获得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投资。但在一年后,创新工场随即退出,旗下投资主体广州创新启行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在2019年3月正式撤出股东名单。

2018年,大语文驶上风口。得益于教育部对语文学科的政策支持以及考试升学中对阅读考核要求的提高,在2018年第三季度就有74家大语文机构拥挤在这一赛道当中,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获得融资支持的机构只占三成左右,且集中在天使轮到A轮。往后的2019年,大语文赛道融资数额骤减,同时针对大语文“学科化”的趋势,各地教委也出台了相应政策进行规范。

明兮大语文赶了个早集,但最终仍被行业滚滚前行的车轮碾轧,这也正应了早前外界对大语文赛道的担忧:天花板触手可及,行业机构等待成形。

3、明兮大语文还有转机吗?

“或许我们可以再等等,万一有转机。”在2月14日明兮大语文就后续处理再度发声后,仍有不少家长心存一线希望,但转机还会发生吗?

从目前各方动作来看,明兮大语文今后的发展走势,其可能性有三:

第一、平台家长转换完所有存量课时后,清算完毕正式关门;

第二,有投资基金或教育同行愿意出手并购,直接将明兮大语文收至麾下;

第三、改变产品模式,将直播课改为录播课,重整旗鼓。

然而结合目前实际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最有可能发生,能够实现全部学员转换,补偿员工工资已实属难得。就第二种可能性而言,创始人王嘉树也公开表达了愿做打工者的想法。但很难说大型教育机构和投资人会对这一千多用户产生浓厚兴趣。在新东方或学而思,上千学员可能只是一个地方单校区的学生人数。

在教育行业,即使被投资并购,最后要满足苛刻的并购条件也相当不易,豆神大语文就是通过被并购的方式一跃成为目前大语文赛道的头部机构,并获得了与学而思等巨头一较高下的资本支持,但其背后付出的代价也颇为巨大。

在立思辰完全吸收中文未来股权时,曾一前一后以61%和39%的比例才将中文未来股权完全吸纳,原因在于这笔交易所存在的收益不确定性。因而在并购的同时,中文未来也签署了为期三年的业绩对赌协议,承诺2019-2021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9亿元和2.1亿元。

刨除潜在的资本层面运作,明兮大语文这一出倒闭悲剧也伤了不少家长用户的心,导致大量核心种子用户跑步离场。据了解,明兮大语文目前受影响的这一千名左右用户中,有不少是通过社群裂变和口碑撬动的方式获取,因此不少种子用户正深受其害,导致身边一些亲戚朋友也卷入退费风波当中。


或许对于明兮大语文,录播课是一条变现通道,但录播课盗版猖獗的现状也显然无法支撑正常的现金流运转。一家教育机构的倒闭,必然是各方面原因综合导致,于这些创始人们而言,他们的工作已不是先于明天看到未来,而是多想想现下如何不被划为2020年教育机构倒闭典型。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青峰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