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费改革,司机表示:分段计费后费用高了不少

原创 2020-1-6 话题分类:出行
摘要: 今年在1月1日零时起,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487个省界公路收费站全部取消,形成一个高速公路网,新的计费系统和计费模式分段正式运行。四天,成为众多车主的抱怨高速公路收费价格,路途遥远地方的大货车运送受影响最严重,至少增长2成。

今年在1月1日零时起,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487个省界公路收费站全部取消,形成一个高速公路网,新的计费系统和计费模式分段正式运行。四天,成为众多车主的抱怨高速公路收费价格,路途遥远地方的大货车运送受影响最严重,至少增长2成。

微信图片_20200106193648.png

不仅如此,联网后的计费系统也频频出错,有大货车车主从天津到西安,系统显示通行费只有一元,有的车主遭遇了6.6万多的天价过路费。对此,交通运输部表示,目前部分地区系统运行不够稳定,已组织技术队伍进行解决;收费偏差较大,各地区应先抬杆释放,调查清楚后处理,绝不让卡车的利益受损。

”如果可以不停车称重,为什么还要全部按满载收费?”

4日下午,司机老吴坐在半挂车驾驶室里,抽着闷烟。老吴的五轴半挂车满载43吨,天天从济南跑威海。和零点物流园区里的许多大货车司机一样,以便避堵,他一直是夜里跑车、白天补觉,赚个艰辛钱。从前计重免费,单程通止费是700到750块钱,那几天却涨到了950。

高速公路联网新系统正式运转4天来,网上都在埋怨ETC扣费比以前贵了,但老吴的车明显没装ETC,用现金交费还是比以前涨了两百多。另一家物流公司的毛经理也说,他的货车从天桥收费站到零点(济南)收费站,涨价之前都是10块钱,“这辆车刚下高速,24块。”而在网上晒出去的一张照片则更吓人:同一辆车车,在广西省六景高速收费站高速,在久隆下髙速,上年12月31日收费标准120元,2019年1月1日则变成218元。

为什么货车通行费比以前高?交通运输部称那次要是1月1日起货车由计重调解为按车轴数(车型)收费。按重量称重和按重量收费需要停车称重,影响了高速公路出口货车的运行效率。而按车轴数收费,即同一轴型的货车,无论载货多少,均按统一标准交费,则能实现货车不停车快捷通行。

不再称重计费,如何防止车主多赚钱和超载?根据国家etc联网后的有关规定,自1月1日起在高速公路入口进行“称重不停车”试验,试验数据与高速公路收费系统互联。称重后,未超载车辆,收费系统将自动抬杆放行;确认违法超载,收费系统拒绝抬杆,禁止车辆进入高速公路。

老吴告诉记者,车轴数相同的货车,行驶证标明的满载吨数基本没差别(只有单、双驱的六轴车满载重量相差3吨)。因此,交通部规定的按车轴数统一收费,事实上就是按满载重量收费。但现实中,货车根本没法做到每次都满载。老吴说有时他拉的货比较轻,装满车也就30吨,但仍按满载43吨收费,而且还比以前涨了两百多,因此只要不满载就会吃亏。“既然在高速入口不停车也能称重,那继续计重收费不就得了,为啥非得全都按43吨满载收费?”这里面的逻辑,老吴想不通,他越想越觉得这次涨价是收费部门有意在抬高标准,以后可能不会再降价了。现在,他开车每跑一趟威海,就要多两三百块的成本,一个月多出七八千。

说到这儿,老胡憋了一肚子怨气,手里的烟一颗接一颗。

“从天津市跑到西安市,1元钱,你相信吗?”

济南零物流园区内,到处都是卡车穿梭,叉车隆隆作响,装载货物,很难找到闲着的人。毛主管的货运物流公司有三辆车头、五辆挂车,配起来全是六轴大车,专跑济南市西安市一线。毛经理说,全国联网之前,一辆六轴货车的单程通行费是1700多块钱,而现在“全乱套了”。“我有一个车,大前天从西安到济南零点2483元钱,昨日回西安是1930,今天2099。”同一辆车,在同样的收费站上高速、下高速,走同样的路线,收费却差将近500块钱。

而比起网上晒出的两张54266元、66982元“天价过盘费”照片,毛司理的一名朋友则被突如其去的“惊喜”吓了一跳。元旦那天,司机开着一辆大卡车从天津到西安六村堡下高速,居然只收1元钱。“刷卡交费,1块钱,你相信吗?巨大的差别使司机不敢下高速,他怀疑收费员的计算有误,便要求收费员再次刷他的收费卡,生怕被发现逃缴会被罚款。第二次刷卡,屏幕上居然显示通行費335元。司机一年到头运行这条线路,他立刻明白:335元是陕西段的通行费,而在进入陕西之前,天津、河北和河南段的旅行信息都丢失了。

针对车辆通行费超标的情况,交通运输部解释说,国家公路网刚刚运行,系统部分地区运行不稳定,需要进一步调试和改进。目前,已经在全国各地组织了技术小组来解决关键问题。交通运输部表示,各地应坚持通行优先和绝不能让货车利益受损的原则,先抬杠放行,调查清楚后再作处理。如果是虚假收费,必须全额退还。

毛主管给新闻记者算了吧一笔账,他的一辆车从济南到西安跑一趟能赚800—900块,一个月能赚2万上下。如果ETC计费系统不能及时调整好,按现在的趋势,每辆车每个月仅过路费一项就要多花近1万块,他的3辆车每个月要多花3—4万块,这将直接导致他的经营利润减半,时间长了肯定要提运费。

“没办法,这种事就得想开一些。”毛经理说,撤销省界收费站后确实不堵车了,可以从头一气跑到尾。“什么事都有个摸索阶段,把这个网络整好了,对驾驶员、对养车都有好处。”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木木,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