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 李想的理想汽车,有多不“理想”?

本文转载自:紫金财经 2019-12-22 话题分类:智能制造
摘要: 李想的理想汽车最近内外堪忧!
李想的理想汽车最近内外堪忧!

早在今年10月,理想汽车发布公告称,将直接向首批用户交付理想ONE 2020款车型。由于2020款产品升级部件较多,理想ONE的交付开启时间也从今年11月调整为12月,交付时间延后一个月。这一为了给用户更好体验的官方说法,有网友表示是在为了拖延找借口。不过好在没有一拖再拖,12月4日,2020款“理想ONE”正式交付。


然而,车主屁股都还没坐热,刚提的新车即爆出各种Bug:行车时仪表屏显示排放系统故障、行驶过程中油门踏板失灵、仪表显示动力电池故障……很快,理想汽车就陷入了舆论的旋涡,不仅新车故障问题接着一个,银行也停止给贷款买车的用户放款,甚至股东也组团撤资了。

“理想ONE的交付,将决定我们的命运,因为出牌的机会只有一次。”显然,理想汽车创始人及CEO李想这手牌,出的不太好。


“我们自己太蠢了”

在车辆交付之前,李想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张照片、一句话和一个流泪的表情。这句话是——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个月。照片上几十辆理想ONE静静地躺在拖车机器上,等待着从常州基地发运,汽车尾灯闪烁着的红色光芒划破了黑夜,映衬出拖车机器旁醒目的四个大字,“筑梦远航”。然而这次伟大的远航还没开始,就已经“漏水” 。

自12月4日理想ONE正式开始交付以来,已累计出现了四起失误或者是故障。12月11日,一位理想汽车用户的车辆仪表屏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12月12日上午,理想汽车售后服务人员抵达用户所在地,通过现场零件检测,最终确认为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引发的误报警。此外,售后服务人员还发现个别车辆会出现驻车系统、车身稳定系统等故障的误报。

12月16日,有新车主发帖称,刚刚提了新车,驶入高速公路后,行驶过程中出现解除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油门加速时,出现车辆无法提速的情况。对此,理想汽车在微博上解释,确认车辆的物流模式在交付用户前没有完成解除,该车属于交付过程中漏检失误,在完成了车辆物流模式的解除后,车辆也将正常交还给用户。
当日,李想就此事公开致歉。“PDI(出厂前检查)流程太不严谨,是我们自己太蠢了,让用户担惊受怕了。”李想表示,这个不是具体某个员工的问题,而是PDI流程设计的太不严谨,只有执行环节,没有确认环节,车辆状态也没在仪表上显示。理想汽车将采取改正措施:PDI后,几个模式变换后的系统都要确认是否成功;物流模式下,会在仪表屏上显示状态。
对此,有网友表示,新车出现Bug很正常,但理想汽车敢于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样才值得期待,但也有人认为,新车刚刚交付就出现这类问题,很难让人平静对待。然而这些都不是用户最关心的核心问题,用户只是想要一台功能完善、不会经常出问题的车罢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自交付新车后就一直“水逆”的理想汽车,除了遭遇车主投诉质量问题外,还被中信银行终止了金融合作。
在签订购车及贷款协议后,一位准车主在“车主交付群”中表示,在办理贷款流程的过程中,遇到中信银行不予发放贷款的问题,导致部分选择中信银行购车金融方案的理想ONE车主,不得不更换其他银行并重新进行贷款申请。
其中一位车主表示,“银行工作人员说跟他们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有关”。随后,理想汽车迅速发声明致歉并给出了解决方案,称将通过转理想汽车自有金融或修改金融渠道的方式解决问题。

对此,李想把原因归结为“我们还很弱小”,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理想汽车2018年12月以6.5亿对重庆力帆的收购纠葛或许还存有后遗症。由于力帆此前已经债台高筑,理想完成收购后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并被多家公司提起诉讼。
尽管理想汽车表示,“这是力帆汽车的历史遗留问题,与理想汽车无关”,但从中信银行拒绝合作上可以看出,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或许不会那么简单。

投资人组团出走

今年4月,李想曾表示,“造车新势力的融资窗口期剩余时间不会超过一年,一年之内会有大批企业淘汰出局,90%的投资人都会损失惨重。”不过还没等到被淘汰出局,反而就在新车交付的关键档口期,股东们选择用脚投票,“集体抛弃”理想汽车。

紫金财经注意到,12月13日,理想汽车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经过7次增资后,首次出现下调,注册资本由9.15亿元变更为6.82亿元,减少约1/4,同时有17位投资人集体退出,这其中既包括2016年就入局的梅花明世、华晟领飞,也包括出资还不到一年的自知一号、车盈投资。
一般情况下,股东退出反映出投资人对该公司前景的预期不佳,同时意味着能用的钱变少了。

尽管今年8月,理想汽车刚刚完成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的5.3亿美元(约37亿人民币)C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到15.75亿美元(约110亿人民币),但离200亿造车门槛还有不小的距离。此时出现大批投资人集体出走的消息,对理想汽车来说,绝对算个打击。

对于上述变动是否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减资出于企业发展所需,优化持股架构,不影响公司业务持续且健康运行。“肯定不是退出,肯定是好事。参考历史,自然有答案。”
那么,答案到底是什么呢?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不过目前的现状是,与理想汽车几乎相同时间进局的蔚来、小鹏、威马等第一梯队或已上市,或已开始交付第二款车型,在临近2020年到来之际,理想汽车才开始进行交付,无疑在速度上慢了一拍。而观其发展路径,其“迟到”的原因也许是李想过去并没有造车经验,所以在设计以及经营汽车时过于“理想”,这就导致在实际落地上根本无法实现。
有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此次理想汽车股东退出或与搭建VIE架构(即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可变利益实体, 其本质是境内主体为实现境外上市采取的一种方式,国内不少互联网企业都曾采用此结构在海外上市。紫金财经注)及重组相关,从而为以后的IPO铺路。早在今年9月,就有媒体报道,理想汽车将于明年登陆美股市场,IPO规模可能在5亿美元左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用这句话形容如今的理想汽车再恰当不过。目前理想汽车的交付才刚开始进行,现在谈IPO未免有些言之尚早,但可以预料的是,如果理想ONE的销量未能达到预期,李想和他的理想汽车将更加难过。

造车新势力如何突围?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在当前车市整体下行的环境下,理想汽车能够实现量产并完成第一批交付也着实不易。


前几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一直是“吃着火锅唱着歌”,而进入今年下半年却是只能“吃火锅底料”了。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11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了11万辆和9.5万辆,同比下降了36.9%和43.7%,并且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5个月同比下滑。国内新能源整体市场不好过,造车新势力的日子就更不好过,坏消息接踵而至:贾老赖终于破产但没尘埃落定,蔚来维艰度日,威马被吉利送上法庭,大部分玩家惶惶不可终日。
一直以来,造车新势力都是靠融资进行“输血供养”,“烧钱”已成为常态。据统计,近3年来国内主流的15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共融资120多次,总金额超过1200亿元。但随着近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退出,造车新势力的资金变得捉襟见肘,生存情况堪忧。大鱼大肉的日子也快过到头了。
随着寒冬的来临,投资环境也发生了明显变化。一般而言,资本对于一个产业的支持最长不超过7年,平均时间约为4~5年。造车新势力早已过了PPT融资阶段,从去年开始,造车新势力融资情况每况愈下,资本对于它的青睐程度远不及之前,再加上某些头部新造车企业在盈利方面并未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资本圈的投资无疑变得更加谨慎了。
困境远不止于此。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国际汽车巨头和国内自主汽车品牌都在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相关补贴也将在明年全面退坡。与此同时,一系列自燃、召回、维权、停产事件,也让造车新势力遭遇信任危机。
更要命的是,造车新势力存在的生产节奏缓慢、产品质量低下等一系列问题频频曝光。蔚来创始人李斌就曾指出,去年以来中国汽车产业遭遇了过去20年来最难的时期。他不止一次在内部提到,2019年将是蔚来最困难的一年,接下来一段时间没有多少好消息,因为好消息都已经在前面消费掉了。

寒冬之下,各种招数开始轮番上阵,抱团取暖不失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就在前几日,小鹏汽车正式宣布与蔚来 NIO Power 签约。根据合作内容,小鹏汽车将陆续与蔚来 NIO Power 实现全国范围内充电桩分布数据、支付流程的互联互通,小鹏车主可通过小鹏汽车APP扫码使用蔚来超充桩快速充电,蔚来车主也能在全国多个一二线城市使用小鹏超级充电桩为旅途加电。不仅如此,蔚来还可为部分小鹏汽车车主提供家用充电桩安装服务。
对此,有网友评论称,“中国车企如果都能这样抱团取暖,团结一致,再来几个特斯拉也不怕。”不过,紫金财经小编想说,能不能赶超特斯拉还是后话,眼下如何生存下去才是第一位的。
新能源汽车赛道道阻且长,活下来才会有新故事!汽车与电动、智能的结合,让这个传统行业不再传统,而成为名副其实的高科技产业,因此确实需要一些理想的存在,但投资人、公众给予的资源和时间窗口终归都是有限的。
李想曾称,已操盘过百亿级公司,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级公司。百亿级公司指的是李想上一程的汽车之家,那么千亿级企业目前来看只能是理想汽车。理想真的很远大,不过目前最脚踏实地的逻辑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让理想汽车在“理想”的憧憬下,用过硬产品让公众和投资人信服,才是真正的理想!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三妹,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