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留学生居住+社交,他让Co-living模式生根美国

本文转载自:险峰创 2019-12-20 话题分类:TMT
摘要: 10个月完成3轮融资,「Tripalink邻客」是如何在美国打造co-living模式的?创始人@专访请阅,出海|地产家居|留学相关业务的伙伴可以勾兑资源


从未筹谋过创业,

却在留学期间两次“搞事情”,

因为:“看到了真问题,想去解决。” 


在美国创业,与本地人竞争做房产,

因为:“我们更勤奋。”


放弃卖车,坚定做Co-living长租公寓,

因为:“居住+社交,能改变年轻人的人生


Tripalink成立3年来覆盖10个城市,连续2年盈利;

他说:已学会了面对各种困难。”



—险峰·创:创始人档案之Tripalink 邻客李东昊

*创造未来的年轻人系列



在知乎上,与留学困难相关的问题有很多,其中网友们给出的答案大多认为:在经过短暂的新鲜感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融入国外的圈子,来自社交、生活、学业压力等各方面的困难。


其中一位网友的回复令人印象深刻,“我一个外国人年纪小还在上学没有文凭语言又不好,很难找到像样的工作。华人餐馆,服装店,美容院,按摩店都干过。此外,搬家,也是我异地漂泊生活的梦魇。”


在他的回答下方,有其他网友回忆了当时在留学的窘境,“在美国生活了不到五年,期间搬过11次家,辗转4个城市,光是在西雅图实习的三个月里,就因为房费昂贵房源紧俏而不得不搬了4次。”



现阶段,中国依旧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中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了60万大关,达到60.84万。这一趋势在2018年得以延续。


其中,美国是中国最大的留学目的地国。中国在近十年内输送了大量海外留学生,是美国近8年来最大的国际学生生源国,2017-2018年在美中国留学生人数高达377070


在刚来美国时,现【Tripalink邻客】创始人李东昊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2013年8月,李东昊赴美留学。下飞机后,他就开始找房子。租到房子后,还得自己去配备家具、床品、灯具,注册水、电、网等。


李东昊意识到,租房不是个体的困境,而是一个群体的痛点其背后有着巨大的市场机遇。


通过进一步市场调查,李东昊发现,现有的租房市场无法满足“青年租客不断增长的居住需求”。除了信息不畅通导致的找房难、租房体验差之外,很多留学生还希望有自己的社交圈,通过圈子找到朋友、获取实习等资源,但初来乍到的他们大多社交资源匮乏。


“第一学期,我只认识了我们专业的同学。由于圈子太小,也很难参加一些社交活动,以后找实习和就业都成问题”,李东昊接受采访时说道。


李东昊看到了海外青年租房市场,于是在2016年1月,创立邻客社区并获得种子轮融资,想要打造具有共享空间的青年公寓,为年轻人提供拎包入住的居住环境。同时,邻客社区也借助公寓设计有共同兴趣的年轻人聚集在共享空间中,打造Co-living社区,解决海外年轻人的租房和社交需求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这位90后创始人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稳重。他的创业伙伴郭成龙告诉我们,在异国创业让李东昊获得快速的成长,这成长不仅体现在李东昊的性格上,也成为邻客能够达成服务超过3000名海外青年,续住率70%等成绩的原因。


从车到房,留学生到底需要什么?


李东昊曾就读于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USC),这也是国际学生人数最多的美国大学之一。


邻客并非李东昊的首次创业项目。刚到美国时,他曾创办了面向留学生的C2C二手车交易平台。


“学生需要买车,如果是从车行里面去买会有一定价差,所以当时先做一个C2C的汽车交易平台“,李东昊表示,在美国如果没有车寸步难行,当时他认为如果需要拓展人脉必然需要通过车放大生活半径。


但很快,他也发现,二手车的交易天花板较低,并且在美国二手车已经是一个相对成熟的体系了。


更重要的是,仅仅靠车,依旧无法拓展圈子。“车作为工具,无法对这群青年在海外留学期间,及未来的人生里有更多正向的推动作用”,李东昊说。


“不少华人学生比较害羞,很少主动跟当地人沟通交友,很多时候三点一线,图书馆、教室、寝室”,李东昊说,“这极大限制了海外留学生在当地的发展。但房子就不同了,房子是一个载体,房子能够搭建出一个平台和社区。”


他联想到美国兄弟会的做法。在美国高校,每个学校通常都有多个不同的兄弟会,均为全国(乃至加拿大)连锁。兄弟/姊妹会都会给成员提供专门的宿舍,甚至专门的膳食计划(meal plan),学生一般对兄弟会的归属感很强,逐渐发展出一个人脉网络,兄弟会成员间彼此认同,新成员在学习、事业上受老成员的帮助,然后再反过来帮助更新的成员。


这也是所有留学生所需要的环境,并且可以通过房子的载体得以实现。“留学生的机会并不是仅仅在图书馆或课堂就可以获得,也需要去社交,需要跟更多人多沟通、多交流,去分享生活,从别人那里获取一些资源,”于是李东昊和Partner一拍即合,正式创办了邻客。


能够顺利创办邻客,还有一部分的市场原因。长租市场长期保持了低市场集中度。在美国租赁公寓市场,机构化率高,有一半以上的长租公寓是由机构进行管理和运营,但房源较为分散,市场集中度较低。


2017年美国长租公寓规模最大的前十家机构运营商,共计管理租赁公寓数量仅为71万套。可见,由于市场规模巨大和资源地域性特征,长租公寓的市场格局较为分散。一般来说,在规模大、集中度低的市场环境下,大、中、小各类企业都有较多的机会发展,抢占分散市场


此外,高昂的买房成本令美国“千禧一代”选择租房的人数陡增,其中选择合租的人在近十年间增加了23%。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合租模式受到资本青睐。


“初期寻找房源时,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信任。”李东昊回忆,在创业初期,房东和地产公司的人都认为,把房子出租给他们风险太高了,担心他们太年轻,没有足够的资金;也担心他们不爱护房子,没有足够的客源;更担心他们万一做不下去就回国了。


此外,由于资金有限,初期房子的装修和家具都是李东昊和伙伴们自己搞定的。为了节省运输和安装费用,李东昊租了几辆大卡车,将家具从宜家直接搬运回来,几个人通宵安装。“总共8个房间,所以你要装8个床、8个桌子,8个椅子,两组餐桌椅,两个沙发等等,4-5个人大概要装一晚上”,市场负责人郭成龙回忆。


2017年8月,团队开始做新产品邻客寓,通过REITs(房地产基金)的方式,购置学区内土地进行开发,定制化设计青年长租公寓。


有了一年多的经历,和李东昊对于所有流程的亲自把控,团队全程主导了图纸设计、政府审批、修建、租赁、后期返修等一系列流程。在交付之后,再出租给住户。“我们本来以为要到第三年才能自建公寓,但这一进度整整提前了1年多。”


创立以来,邻客打造了两款产品,分别是“邻客优居”和“邻客寓”。前者通过和当地地产公司、业主合作,筛选并统一翻新房源,包括独栋公寓和别墅。后者则打通了“募投建管退”的产品闭环,形成了具有流动性的房地产金融产品。


截至目前,邻客拥有超过655000尺可租赁房源。以洛杉矶为例,邻客持有超过200个物业1000多个床位,总面积高达370000尺邻客的独立卫浴单间租金价格约为传统公寓的60%左右,这其中还包含了水电气网费用和家具费用。


同时,邻客还在许多其他大城市,主要是高校和华人工作较集中的区域,提供同样的服务,比如西雅图、费城、奥斯汀和旧金山。邻客的自开发项目邻客寓往往在2-3周内就实现满租。


邻客优居的长租公寓实景


90后更懂90后


“其实我不太建议大学生在读书期间创业”,回顾一路的创业历程,李东昊客观表达了观点。


在创办邻客期间,李东昊曾面临着种种挫折。团队的早期成员大多是年龄相仿的留学生,在临近毕业前都需要面对是否回国,以及就业等各方面问题,导致创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人员变动。“家庭原因也好,就业等各方面问题也好,都会导致留学生在毕业期间带来一些动荡。”


但李东昊还是解决了这些问题,“遇到这些问题后,一步步解决就好,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就不会抗拒和回避,而是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目前团队的成员大多为90后,27至28岁之间,80%以上毕业于全美Top20大学。“招人是当前重点之一”,李东昊表示,“我们现在陆陆续续储备人才,招了很多管培生,在每个职位轮岗,然后每个地区去轮岗,去了解我们当地的环境,当地的实际商业模式运营。”


目前,邻客也正式组建了北京分公司。对于未来的团队成员,李东昊希望还是能够有一定的海归留学背景,能够真正理解海归留学生目前所存在的困难和痛点,才能在未来的产品中更好的解决这些痛点。


正因为如此,邻客也确实一直在着手于新一代留学生在留学过程中,和租房相关的痛点。


为了能充分调动室友之间相互交流,邻客强调公共区域的共享,比如在一楼开辟充裕的厨房区域,让室友们能一起做饭吃饭;二楼则提供沙发、大型投影机和游戏机,让租客有更多一起交流和娱乐的机会。


李东昊回忆自己刚来美国时候租住的公寓,是一个典型的美式老式建筑,一个典型的特点就是公共区域小,甚至没有给每个房间配备私人卫生间。“一共6个单间,楼上有5个,楼下一个,但全屋就两个厕所。没人做公共区域的保洁,因此就特别脏乱差。没人愿意去公共区域,就在自己的屋子里呆着。”


此外,能否选到合适的室友和留学生生活息息相关。邻客平台上,会尽量匹配到志趣相投的室友,让异国他乡的生活更少烦恼更有乐趣。


因此,邻客对每一个申请入住的租客,通过问卷调查等方式收集数据并进行分类,后续还会通过入住者自愿提供的信息,给每个人做出“室友画像”,通过以上方式为用户提供室友匹配和信息分享等服务,尽量让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更接近的租客们住在一起。


「Tripalink 邻客」用户体验反馈


安全方面,邻客也发觉现有的住宿条件无法满足海外青年的基本安全保障需求。邻客寓所配置的如人脸识别技术的智能硬件,则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让长租不只是生意,

更是所有留学生的第一步


如今,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在邻客社区上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小圈子


李东昊说,其中一个社区,该栋楼一共有14个留学生,续租两年。“期间他们关系特别好,还形成了一个家庭的感觉,经常邀约一起出去旅游,滑雪,都是14个人一起去的”。其中还组成了三对couple,李东昊说,他原以为有情侣出现了后可能会出现房屋的变动,但相反,他们更喜欢这种偶尔有公共区域一起生活,也保留私人单间的形式。


除了居住空间内的 “共享区域” 设计,邻客团队会每周组织数次小型活动(20 到 30 人参加),每月组织一次大型活动(一般上百人参加),把某一片区的学生聚集起来相互认识。活动类型根据时节而定,比如刚开学时组织见面会;找工作时进行内部宣讲培训;以及中秋节制作月饼、万圣节组织 party 等等。



02

01


邻客优居的社区活动



房屋是社区的载体,在载体形成后,自然可以基于这个载体去做更多的产品和服务李东昊举例,今年双十一邻客尝试了一次“社区团”。


“一个小区里面几个团长,每个团长负责记录这些成员所下的订单,然后寄送到统一的位置,再由邻客统一地安排集装箱运送过来”,李东昊说。


接下来,邻客也会开发自己的社交软件app。通过该软件,可以和同是邻客社区的租客进行沟通交流,发布活动,以及申请缴纳房租和维修等一系列程序。据李东昊透露:新一版的邻客网站在 12 月左右上线,到时候更多资讯和交流会在网站里进行,更有“社区”的感觉。

「Tripalink 邻客」微信小程序


这些循环为Co-living带来了一个良性模式。它不仅仅成为了留学生的第一步,也为邻客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整个邻客社区住户群体以及个人辐射出的圈子,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社区连结,这一点对海外青年尤为重要。另一方面,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邻客社区把这些年轻人通过住房聚集起来,令他们释放更大的价值。这些有价值的年轻人离开后,也可能会反哺社区


去年10月,邻客已经完成由险峰长青领投的数百万美元Pre-A轮融资,李东昊表示,邻客社区2018年营收额达数千万美元,现已基本实现盈亏平衡2019年邻客亦顺利完成A+轮与B轮融资,营收更是实现了数倍的增长。


当被问及对想创业的年轻人的建议,李东昊提醒说,一定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回顾自己的创业历程,他认为核心驱动是发现了一个群体普遍的问题,并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解决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险峰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