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翰IPO被阻击 到无印良品痛失“商标”,知识产权门道你懂吗?

原创 2019-12-16 话题分类:企业服务
摘要: 对于企业而言,“抓住了核心知识产权,就是抓住了财富与未来。”

11月25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安翰科技(武汉)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翰科技”)科创板IPO审核状态变更为终止审核。

安翰科技在撤回申请说明中表示,因遭到重庆金山公司恶意诉讼而申请终止,对此,重庆金山科技否认恶意诉讼。

从3月22日IPO申请被受理至今,在过去8个月的时间里,安翰科技在被多次质疑关键数据造假、核心产品技术含量存疑后,最终还是选择终止IPO。

这场风波起源于今年5月10日,重庆金山、金山科技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向安翰科技提起了8项专利侵权诉讼。

为了应对重庆金山的诉讼,安翰科技于5月28日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金山科技“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的诉讼,并于6月20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涉案全部8项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但截至目前,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中,金山科技提起的8项专利中有6项均被“宣告专利全部无效”

11月27日,重庆金山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撤诉申请。

这6起撤回的专利诉讼,重庆金山每项仅花费25元,共计150元,而对于被告安翰科技来说损失是惨重的,错失了一次重要的上市机会。

关于这场知识产权纷争的案例,青峰财经采访了知识产权领导平台权大师创始人孟潭女士,解读知识产权商战背后的逻辑。


安翰科技IPO被重庆金山阻击:理性博弈,拒绝同情心

5月份,重庆金山医疗技术有限公司和重庆金山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正式起诉安翰科技(武汉)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安翰科技的“磁控胶囊胃镜系统”产品侵犯了自己的知识产权,提起知识产权侵权诉讼并索赔天文数字5000万元。

作为首批获受理的科创企业,安翰科技于3月22日进入科创板“考场”,就在IPO的关键时期,却遭遇了竞争对手的沉重一击。

对于安翰科技的遭遇,很多人都会不自觉的站在同情的立场上,但从事知识产权行业多年的权大师孟潭却不这么看:“很多迹象表明这两家公司可能存在着长期的商业竞争关系。在现实条件下,知识产权保护的手段和法律规范是每个企业和个人都可以去合理使用的,重庆金山借用知识产权来狙击竞争对手从法律角度无可厚非,不能因为安翰科技在IPO的关键时期遭受攻击,它就一定是值得同情,这不是理性的规则思维。如果进行专利保护的企业或个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使用专利来保护自己,那专利的作用又该如何体现呢?”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515.png

在权大师孟潭看来,这场知识产权纷争对于整个社会的积极意义在于:它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知识产权可以成为商业竞争的有效手段,不仅可以构建商业壁垒,甚至可以阻碍竞争对手IPO,威力不容小觑。

在法律与规则面前,只有合法与不合法、合规与不合规之分,没有善良与邪恶、对与错、好与坏之别。

重庆金山以维护自身权益为名,合理利用知识产权规则与竞争对手展开博弈,这本无可厚非,在商界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问题在于,重庆金山与安翰科技都跟一位院士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位院士与金山的创始人合著过一本书,他也是安翰科技的专家顾问,这就为可能出现的技术性同源问题埋下了风险和隐患。

在安翰科技选择终止IPO后,很多人指责重庆金山“恶意诉讼”,对此权大师孟潭指出:“大家所谓的恶意诉讼,基本是因为重庆金山申诉的专利在后续大部分被无效掉了,我认为专利无效这个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只能说明金山的专利质量比较差,重庆金山被无效的的专利中只有一个是专利发明,其他都是实用型专利。”

就目前的市场环境来看,很多企业主对于知识产权安全的概念依然很淡薄,甚至存在一些误读。重庆金山的专利多达600多个,但大多却是“徒有其证”,专利撰写质量有瑕疵,导致权利的稳定性也有存疑,这些知识产权一旦出现在知识产权纠纷的关键时刻,难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权大师孟潭解释说:“很多人认为写到说明书里的方案,就等于我们的权利范围,但其实并非如此,专利的权利范围由专利文本中的权利要求来决定,只有在某人/法人执行了主权利要求的全部技术特别才会被认定为侵权。如果授权专利的权利范围越小,它对公众的权利侵占就越小,审查员就越倾向于给予这个专利授权;如果授权专利的权利范围越大,就意味着公众的权利越小,这个专利授权的难度越大。审查员就越倾向于越不给你这个权利。”

青峰财经了解到,目前中国很多专利撰写人员还停留在过去落后的概念认知里,习惯于只写一个符合法律合规的文本。很多科技公司的专利权通常就是技术人员先写好技术方案,然后再交给当地的一个事务所,最终从形式上交到了专利局,然后再从形式上拿到了证书。但是,这往往不够。

“从重庆金山这个例子我们能看出来,首先是有专利就比没专利强,有专利至少有可以去诉讼的武器,至少在流程上可以让对方先停下来,没专利就相当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其次是好质量的专利和不好质量的专利之间的差异是很大的,高质量的专利才有可能赢得最后的结果。”权大师孟潭分析,“要想做好真正意义上的专利保护,需要找真正有商业思维能力的代理机构,可以理解到专利与商业之间关系去认真完成高质量的知识产权保护。”


海底捞千亿估值背后:知识产权立了大功

知识产权对一家公司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明,比如市值突破2000亿港元的海底捞火锅。

海底捞从诞生起,就一直践行着知识产权先行的战略思想,牢牢地将自己的核心商标握在自己手中。

1994年海底捞门店开业,就在第二年1995年,海底捞就申请注册了第一枚“海底捞”商标,申请第43类类别,覆盖商品服务为“餐馆、临时餐室、自助餐馆、快餐馆”等项目。

在招股书中,海底捞明确提出了知识产权方面的风险,已经意识到专有技术、食谱、配方、商业机密及其他知识产权(包括名称、商标及餐厅独特的设计环境)的有效保护对品牌价值和业务发展至关重要。

海底捞上市时,核心商标“海底捞”相关的共计29件商标已经分别在其市场经营的国家和地区成功注册,包括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美国、加拿大、英国、韩国、泰国、印尼、新加坡。

(图:海底捞招股书当时已拥有之核心商标)

(图:海底捞招股书明示当时正在申请之核心商标)

根据权大师智能商标查询系统结果显示,海底捞以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为主体申请了近695件商标,包含“海底捞、海底捞HI、海底捞火锅、海底捞调味料 HI”等包含品牌名称的商标。

(图:海底捞相关商标)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海底捞就侵犯其核心商标“海底捞”的商标纠纷,打了不下十几场诉讼。

2007年,海底捞状告北京一家餐饮公司使用“天天海底捞”品牌进行宣传,获赔50万元。

2010年,海底捞进军沈城,将六家侵权店面告上法庭,启动维权方案。

2012年,海底捞火锅店状告“银馨春天海底捞”,获赔4万元。

2014年,海底捞起诉四人擅自使用海底捞商标,获赔21.9万元。

2017年状告“海底捞珍”饭店,获赔3万元。

通过一连串的维权活动,海底捞避免了山寨店对品牌的伤害,维护了自身的品牌形象,在行业内逐步树立品牌微信和用户忠诚度。知识产权的周全保护为海底捞后续发展保驾护航,为千亿市值做出贡献。

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投入,很多企业做的和实际业务严重不匹配,权大师孟潭说:“如果花了百万级别甚至千万级别的投入研发出来了一个产品,预期是这个产品投入市场后可能有上亿的回报,在保护的选择却选择花五千块钱!这显然不正确的做法。”

孟潭给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不重视自己产品的专利保护,就好比建了一座一百层的楼,但大楼的地基却只打了一层,这栋大楼建成后肯定会摇摇欲坠。”

但是她也表示,专利也并不是做得越多越好,而是需要跟企业的发展阶段去结合。企业的资金最重要还是要落在发展上,特别是在公司的初创时期,如果连生存都难以为继,那么更难谈将资金花费在知识产权上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没有办法解决知识产权保护和资金短缺之间的矛盾。孟潭表示在权大师服务客户的经历中,至少可以采取如下方式来解决:

把产品显性的特征先保护起来,等到商业项目有一定的发展前景后,再跟进对其他技术特征进行保护。

如果公司发现产品的显性特征非常多,受限于资金,可以把多个方案先归纳写到一个专利案件里,这样可以节省一定前期成本,随着企业的发展,再利用专利制度的规定进行分案保护。


搜狗百度输入法专利之争:借知识产权纷争提升品牌影响力

很多知识产权的纠纷案件,闹得沸沸扬扬,到最后都转变成了一场商业广告秀。比如,海信与西门子商标之争,搜狗诉百度侵犯搜狗输入法专利,小i机器人诉苹果侵权案等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品牌宣传的方式。

“当初搜狗为什么要诉百度的输入法,归根结底是因为当时百度的输入法的用户数量在迅速增长,搜狗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表明立场和态度,告诉大家搜狗拥有非常多的输入法专利,是输入法的行业领导品牌。”权大师孟潭如是分析。

2012年,iPhone 4S中Siri的“横空出世”无疑为苹果公司赚足人气,却也因其涉及众多技术问题而引发一些法律纠纷,其中上海智臻公司以“Siri”侵犯其“小i机器人”专利为由状告苹果公司的诉讼一度引发极高关注。

原告上海智臻智能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臻公司”)是一种聊天机器人系统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的产品之一被称为“小i机器人”,它可以智能地完成与客户聊天、天气查询、地图查询、机票查询等多种功能。

智臻公司经对比分析后认为,苹果手机的Siri功能非法使用了智臻的专利技术,Siri的技术方案落入了智臻所主张专利的保护范围,构成专利侵权。

最终,智臻公司的起诉被以裁定的方式驳回。虽然被驳回,但是这个事件引发了媒体的广泛报道,小i公司也走进了公众视野。

权大师孟潭说:“智臻告苹果没成功,是因为它的专利文本有缺陷,但是这件事引起的媒体报道和社会关注相当于给智臻打了很多免费的广告,所有人都知道原来小i搞机器人这么厉害。”


无印良品、New Balance在华“丢了”中文商标:缺少知识产权全球战略布局

近日,无印良品在中国“丢了商标”的新闻炒的沸沸扬扬,历经数十年,无印良品商标纠纷案终审落定,日方落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及其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无印良品”第24类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和中国大陆的实体门店发布声明以消除侵权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余元。

在2000年日本无印良品还未进入中国前,中国的商标数据库中已经有了“无印良品”这个名字。

商标委员会认定日本无印良品在申请“無印良品”在第24类家用纺织品与有效商标“无印良品”构成近似,且使用“无印良品MUJI”的产品,在第24类家用纺织品侵害了有效商标“无印良品”。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无印良品在日本就已经很火了。2001年,“无印良品”商标在中国被抢注,核定使用在第24类“棉织品、毛巾、毛巾被、浴巾、枕巾、地巾、床单、枕套、被子、被罩、盖垫、坐垫罩”商品上。该商标后来被转卖给棉田公司。2005年5月,日本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下称良品计画)在中国成立上海无印良品,主要经营生活杂货等商品。2014年及2015年,无印良品在这一类别的商品上也使用了无印良品商标,这就造成了侵权。

权大师孟潭指出:“大部分国家都是采用的先申请制来确定权利;这次无印良品在中国丢掉了商标,追其最早的原因,是因为良品计画在早期未充分考虑全球商标布局,导致在中国区域的商标未及时申请,另外,在类别的保护上,良品计画当时也没有充分考虑后续商品的延展,导致品类上的缺失。”

无独有偶,无印良品跟几年前国际知名品牌New Balance(新平衡鞋运动公司)在中国遇到的情况非常类似。

拥有百年历史的New Balance在华发展可谓一路艰辛,New Balance是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其中文商标“纽巴伦”被代理商抢注,并仿制了大批低质量的New Balance跑鞋,并以New Balance鞋的几分之一的价格销售出去。就这样正版New Balance多年经营起来的品牌形象和定位一时之间被满大街的山寨品劣币驱逐良币,最终New Balance于2002年退出了中国市场。

2006年,New Balance在华成立分公司,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使用中国消费者对其品牌通俗叫法“新百伦”作为中文商标,可是这一商标早在1994年8月就被别人抢注,后来转让给周乐伦,周乐轮并未一开始就起诉New Balance侵权,而是等“新百伦”品牌影响力做大,才来起诉,并索赔9800万,最终New Balance败诉,被法院判赔500万元,再次失去中文商标。

权大师孟潭表示:这些案例都是早期这些品牌商做商标保护不周全,才被别人钻了空子、捡了漏,让自己陷入被动局面。

近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日前发布《世界知识产权指标》(WIPI)2019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去年中国提交同等专利申请6.6429万件,仅次于美国、日本、德国、韩国之后,排名全球第四。

在日前刚刚成功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一份《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营商环境新进展报告》就我国在2018年的伪劣产品整治、网络转载、视频产品等的工作成果做了详细发布。

其中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重拳打击涉外商标注册侵权案6000余件,案值1.51亿元,同比增长50.1%。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中央和地方正协同发力加码知识产权保护支持政策,其中加强新领域新业态产权保护、优化协作衔接机制等正成为新一轮施策重点。

权大师孟潭说:“无论中外,无论大小公司,在知识产权方面都不乏踩坑案例。谋求长远发展的企业一定要把知识产权要上升到商业竞争的战略层面,要有目的性,也要讲求排兵布阵。

要更多地从商业的角度去考虑,如何做?如何用?用到哪些地方?要阻止谁?”

因为对于企业而言,“抓住了核心知识产权,就是抓住了财富与未来。”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小满,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