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竹:天使投资人是整个经济的毛细血管

本文转载自:智见MAX 2019-12-12 话题分类:金融
摘要: 日前,一年一度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峰会暨第六届黄浦江论坛”在上海小南国花园酒店圆满落下帷幕。

日前,一年一度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峰会暨第六届黄浦江论坛”在上海小南国花园酒店圆满落下帷幕。

资本寒冬、经济下行已经不再是新闻,如何在困境中抱团取暖,在绝境中突出重围既是每个创业者寻求的答案也是中国天使投资人迫切寻找的出路和方向。

在本届峰会上,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就这些话题,以《早期投资的新趋势》为主题做分享。


(下面为演讲实录,有删减):

杨浦是每年大家都应该来的地方,因为每年都有一大批优秀的天使投资人过来,而且我们要感谢这个平台背后杨浦区政府的支持。

天使会成立了7年,我担任会长两年,但是黄浦江论坛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年。每年全国各地各个城市都有天使投资人的大会,但是一直坚持办下来并且每次与会嘉宾层次最高的就是黄浦江论坛,所以我想大家应该感谢杨浦区的领导对我们的支持。



今天我想讲一下天使投资的生存之道

过去的6年里,大家都是高歌猛进,各种好消息频频传来,但是今天,寒冬确实来了。未来的十年跟过去的十年大不一样,如何生存反而成了天使的问题。

投资的新常态我天天都在讲,但是这个新常态不是短期内就能有大的转变。

首先,是全球化红利消失,现在全球肯定是两个系统。

第二,是现在经济减速已经成为一个持续性的事情。

现在来看,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量再回到年增长6%、7%、8%相当不容易,因为过去几个季度,每个季度GDP的增速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下降0.2%,甚至可能比这个还要差一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认为经济下滑,不确定性就来了,我们看到的情况是方方面面都缺钱。中国前几年P2P把老百姓的钱搜刮了一遍,互联网金融又来了一波,去年降杠杆、上市公司也没钱,所以这个大的环境下,对所有的投资人都是有压力的。

在寒冬里面,天使投资人实际上是整个经济的毛细血管,对经济变化的感受其实是最敏感的,寒冬来了,首先是毛细血管会收缩。

很多大的VC现在融资的时候看上去好像特别容易,但我看也不是这么回事。

政府不可能所有的钱都来支持创投,但政府实际上是现在最大的LP。我们的上市公司一半的利润来自于银行,银行又不能做出资,现在主要的上市公司也缺钱。


所以我说我们现在目前碰到的一个问题:

天使投资行业开始出现分化

从去年开始,很多机构化的天使在逃离,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天使投资做得比较好,然后就把基金越做越大,融到钱有更多的管理费,能招更多的优秀人才,看更多的项目,他能看两百个项目投一个。

第二种情况,2014、2015年的时候大量的天使机构化,到了今天要交成绩单了,成绩单不理想,募资也募不到。

第三种情况,就是我们这些天使投资人看到了一些很好的机会,自己去创业去了,连郑刚这么有名的投资人,也去做汽车了,他的皮卡现在已经问世了。

天使投资人有时候看到很多机会,其实有很多项目是资源整合型的,不一定能找到很好的创始人,投资人就自己干了。但是我说,其实现在的机会对天使来说反而是最大的,虽然有一些募资和退出的压力。

另外就是大企业做的VC已经成为市场的主流。我们这些做早期的,跟他们没法竞争,谁能比得上腾讯呢?关键是更多像腾讯这样的企业都要做VC。

我前两天从德国回来,德国有一个公司叫博世,这是跟华为一样值得尊敬的公司,没有上市,一年一千多亿美元的销售收入,都是用自己的钱,他们现在也要做自己的VC。

他们在中国原来投了六个项目,都是用自有资金投的,其中有两个是我们英诺投过的公司,他们也要做VC,还要在中国搞一个博世创新中心,这些巨头进来,我们这些天使如果要是说就想把基金做大,你跟他们怎么竞争?

现在的VC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反而是我们踏踏实实做好A轮之前的投资,跟这些VC广泛友好合作,你能得到更多的发展。

守彬刚才总结了那么多,其中有一条特别重要就是跟产业结合,这个是对的,包括我们英诺现在第四期基金也在跟产业资本紧密的对接。

从我们过去这半年投资的情况来看,现在的创业项目的价格非常合理,不是一般的合理。我们投一个项目,有三个博士、五个硕士,后面还有三个院士站台,估值不到三千万人民币,我们给他几百万,现在产品做出来了,上个礼拜估值涨到1.5亿,所以实际上现在已经有很多被低估的,尤其是科技类的项目,所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是当下。



天使面临的退出问题要如何解决

说到退出,这是现在咱们天使面临的非常大的问题,你要生存你就必须退出,其实我原来自己也是一个个人的天使,个人天使其实是率性而为的,钱也是自己的,游族网投了4年上市,美团投了8、9年上市,一般的机构大部分都没有8、9年,所以大部分的机构等不到这个时候,但是机构天使跟个人天使还有一点不一样,LP是要回报的,一个基金不可能是8、9年,你要把回报退出来。

所以是不是追求每个项目都要IPO呢?未必,反而是说五六年的时候你的DPI怎么样,有没有本金还回去,你可能拿一个项目多拿了两三年多了一些回报,但是年化算下来未必是高的,在过去一年里面,我们也有不少的公司到海外上市,包括香港、美国,但是他们上市的价格从现在看80%基本上大部分都跌去了60%以上。

所以其中一些上市公司早期投资人前段时间碰到我说,两年前上一轮融资的时候退出,比现在上市的价格还高一倍,所以作为天使,我们其实从一级市场退出未必是坏事,因为现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可能比二级市场还高。

现在上市期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我觉得现在天使投资人不一定追求IPO,现在IPO回报未必是比一级市场高,可能你多一些名声,但是给LP带来的回报并不是最好的。



我们现在看重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科技 一个是大数据

我们现在投科技要投什么?我觉得深度学习这个赛道已经结束了。

我们投了一个第三代人工智能可理解的AI,清华人工智能研究院,就是说深度学习目前其实还有很多不安全的因素,容易被突破。

现在变现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现在投的时候,人工智能的项目两年之内必须有销售收入,潜在的市场每年低于一百亿的不投,科技类项目跟模式创新项目都有一样的问题,你有时候看一个科技很好你就投了,但是还有其他的东西更便宜的方案,可能没有那么高精尖,但是能替代它,能解决问题,或者说这个市场每年就是几十亿人民币。所以我想在投这件事上还是要投能落地的。

包括硬科技,包括航天科技、火箭、小卫星、新材料等领域,像我们投的小卫星公司现在已经发了14颗卫星了,也是现在发射小卫星最多的,我们投了一个火箭发射的公司,现在做了一个技术也是最新的技术,能够把整个发射成本降低70%,还有新材料,这一块也是有非常大的需求。

而在这里面哪些东西是可以去创业的?看大数据。实际上大数据是上帝的视角,你看大数据你才能知道哪些公司真正有价值,能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从云服务的提供商、公开的资料你可以查到这些数据,找到行业细分龙头的第一个上门拜访,投了几个公司很不错,其中有一个公司是做筷子的,马上也准备上市了,所以没有数据驱动是不行的。

前段时间大数据行业在整治,区块链也一样,为什么要整治?大乱之后有大治、大治之后有大发展,这个时候我们要合规的使用大数据,大数据之间的交换、联合计算、隐私计算这是非常大的需求,其实这里面有很大的机会。

现在如何在寒冬中生存?

最后我说一下,在现在的寒冬里面,如果我们要生存,从未来看现在,我们要穿越低谷,我们得找能改变未来的事情。

如果你是创业者,天使投资人对你说这件事能挣钱所以我去干,那就是从现在看现在;但是你要是从能改变未来,能给大多数人带来福祉,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去做这件事情,这就是一个长期的事。

我们现在站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始点上,过去的六年七年大家看好像是快速发展,赚钱好像很容易,但是在未来的十年赚钱都会变成相当不容易的,所以在现在我们这些天使投资人、创业者要做一些不容易的事,不容易的事做的人一定是少的,而这些事情能给社会带来价值。

所以我说在今天,在这么冷的冬天,所有到场的天使投资人都是值得大家尊重的,应该给我们大家自己热烈的掌声,谢谢大家。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子冀,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