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权大师创始人孟潭:“知识产权产业服务第一人”是如何炼成的

本文转载自:赵继成频道 2019-11-29 话题分类:企业服务
摘要: 权大师坐在了一个万亿市场的风口。



权大师坐在了一个万亿市场的风口。

孟潭从椅子前站了起来,几步走到玻璃白板前,拿出笔刷刷画了起来,“你看,这就是一个数据-工具-服务闭环,你说市场空间有多大?”

我们已经在会议室里整整聊了4个小时,从天亮聊到了天黑,但越聊越觉得亢奋,毫无倦意。

孟潭是知识产权产业服务平台权大师的创始人,权大师从2017年6月起商标申请代理量全国第一,一直持续至今,成为知识产权产业名副其实的闯入者、互联网革新者。创始人孟潭本人,业内有人顺理成章地称其为“知识产权产业服务第一人”。

不过,由于知识产权本身的专业性,以及权大师的用户主要是知识产权代理机构、代理人和申请商标、专利的企业,权大师对公众来说仍然有几分陌生,其商业模式和成长性的理解也需要更多的阐释。

“产业互联网已经进入衣食住行各个领域,而知识产权领域的产业互联网变革才刚刚开始,这就是权大师的使命。”说这句话时,孟潭因为连续出差,前一天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但她目光坚定,铿锵有力。

01

迷之自信:

一个高中生,拿着县委书记批条,跑遍全县

孟潭的故事要从湖北一个县城讲起。

1982年,孟潭出生于湖北东南部咸宁市下面的通山县,这是一个距离武汉200多公里的县城。18岁之前,除了因为考试去过一两次武汉,孟潭几乎没有出过县城。

在这个被称为边远“七线小县城”里,孟潭度过了家教极为严格的小学和中学。由于父母都是老师,从小不让看电视,只能看书。母亲给她买了很多书堆在家里,包括各种文学经典,孟潭会背着父母把书折成纸飞机给同学玩,当然也免不了被狠狠骂一顿。

作为教师子弟,虽然失去了不少自由,但孟潭收获了最重要的一个品质,就是从小不惧怕权威。教她的老师都是院子里的叔叔阿姨,她不需要用看权威的眼光看他们。课堂上,老师出的题目做不出来,孟潭会举起手说,“老师,题目出错了”。这种敢于挑战权威的思维延续到了她现在进行的创业里。

因为是教师子弟,功课很好,孟潭经常被老师喊过去帮忙批改作业,甚至连同学们的日记也由她批改。小时候并不懂得保护隐私这些概念,看到好玩的她就会讲给其他同学,这样就会惹同学们不高兴。

孟潭有时候会被同学疏远和排斥,她经常因为这件事而苦恼。但她也生出一种“迷之自信”:你不认可我,没关系,让时间来证明,我是靠谱的。这种自信开始生长出自我和他人的链接,慢慢让她懂得共情同理,今天如果有人跟她吵架,她会马上跳脱出来,站到对方的角度去想,他说的有没有道理,为什么会这么想?

中学时期,孟潭还做过两件今天看来颇有几分“胆大妄为”的事情,这些事情就像一种隐喻,为她的创业精神埋下伏笔。

高二那年,政治课讲到集体经济,孟潭就想,通山县集体经济是什么样子的?她拿起家里的黄页,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县委书记那里。她今天还记得书记姓马,马书记说,那你明天来县委找我。

第二天,孟潭就去了县委。她记得那是一个“超级大”的办公室,书记就坐在办公桌后面。书记写了一张纸条,让她找县商务科科长,上面写着“请配合孟潭同学调研!”。孟潭激动地骑着自行车就去找科长,那是冬天,一路上摔了好几次。最后科长给她安排了乡镇里的六七家企业。

孟潭接连走访了六七家企业,最后写了一个调研报告。当时正好期末考试结束,老师碰见孟潭,说你怎么好久没过来批改作业?她说,我去调研企业去了。老师不信,她就把县委书记的纸条拿了出来,老师大吃一惊。

另一件事发生在高一的时候,孟潭有一天对妈妈说,我要一个人把乡镇全部走一遍。她就真的去走了,从一个乡走到另一个乡,就像作家余华笔下的“第一次出门远行”。她从一个山沟走到另一个山沟,遇见的同学就会陪她一起走,等走到最后,身边已经有十几个同学了。

“我一直记得一个高中同学对我说的话,她说,孟潭你会特别与众不同。”孟潭那时候总想,“为什么我感受到的是我的感受?我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使命的。”说完大笑起来。

02

真者不惑,拥有技术的力量才能弯道超车

孟潭进入知识产权行业也颇有几分传奇色彩。

高考填志愿,她报考了西安一所大学,结果通知书来了,却是湖北当地的华中师范大学,原来父母想让她做老师,背着她悄悄去县里改了志愿。

考研的时候,有一个远方叔叔说,北京科技大学是市长的摇篮,考北京科大吧。她就填了北京科大,被录取为通信专业研究生。

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正好去德国交换,回来跟她讲,知识产权这个行业特别好,将来很有发展前景。孟潭就报考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务员,结果笔试成绩很好,面试也不错,最后却没有录取。

她又报考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属事业单位,又没被录取。面试官说,你不适合做文本工作,适合做管理、销售。她就很不服,你不试怎么知道?

当时的面试官,现在被孟潭挖到了权大师工作,后来对她讲,机关招人,喜欢看起来老实可靠,能埋头干活的,你这张牙舞爪,话那么多,谁敢招你?

孟潭接二连三被拒,心灰意冷。正好有一个知识产权专场招聘,朋友问她要不要去,她说不去了,结果朋友替她投了简历。等面试的时候,她学会收敛了,面试官问,你喜欢什么?她说,喜欢看书,最后被一家排名靠前的知识产权代理机构录取了。

孟潭热情、爱折腾,又具备强学习能力,很快她在公司里就脱颖而出。公司的客户是华为、腾讯这样的大企业,帮助他们申请海外专利。一般代理员拿到项目,简单地把中文翻译成英文就交差了。孟潭却喜欢改来改去——这样行不行?那样是不是更好?她经常给客户出三四套方案。

干到第4个月,华为就给事务所寄来了一封对孟潭的表扬信,这是事务所接到的第一封来自华为的表扬信。后来,腾讯这样的大客户在递交项目时,常常会指定孟潭来执行。

工作两年后,孟潭决定要跳一跳,她觉得早晚有一天要开自己的事务所,那就应该去甲方学习一下工作流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一天,办公室里一个女同事在电话里吼,“家里明明有半个萝卜,为什么还要再买个白菜!”那一刻她就在想,这是我想要的人生吗?我要离开。显然,她不想看到30年后的自己,不想继续坚持波澜不惊的事务所办公室生活。

虽然当时可以选择去华为、腾讯这样的大公司,但最终她选择了去一家曾经服务过的企业:书生网。在事务所工作时,这家企业是甲方,也是出了名的难搞。创始人是一位知名计算机科学家。正常的案子三天,他的案子要三个月,要求很高。别人都不喜欢接,但只有孟潭愿意做。

有一次,孟潭直接指出他们的算法有问题。科学家怒了,打来电话,你们是谁呀?竟然敢质疑我的算法!孟潭就跟他讲算法哪里有问题。科学家一愣,一琢磨还真是有问题。

不打不相识,这家公司后来所有的活基本上都是由孟潭来做。科学家一直以为孟潭是一位40多岁很有经验的人,直到过了很久,第一次见到她大吃一惊,原来这么年轻!

孟潭从事务所跳槽去书生网,薪水从2万多降到了8000块,但她最终却收获了一件意外的人生礼物,成了这位科学家的太太。

两年后,她和先生一起去了美国。之后的三年时间,经常在中国和硅谷之间往返,她以个人身份代理中美专利申请,第一年就赚了三百多万,日子很舒服,每个周末都去海边度个假。但随着接触的企业家、科学家越来越多,尤其是CEO 、CTO们,她开始思考如何用互联网改变知识产权行业。

当时的情况是,知识产权领域的话语权由传统大所的资深合伙人把控。在中国,很多企业做专利是为了申请奖励和补贴,而不是商业目的,结果99%的专利都是垃圾。而在美国,先有商业目的,再去研发技术,申请专利。不是消极维护,而是专利进入战略层面,积极保护商业事业落地和可持续。很多同行经常有误导行业的发言,也常常令她感到困惑,这种困惑有时候就变成了生气。

孟潭想改变这一状况,但如果按照传统的方式,即便再聪明再勤奋,要做一个排名前十的大所,至少要花十年的时间,而且所能服务的企业也是非常有限的。只有用产业互联网的方式,靠技术才能弯道超车。

2015年,孟潭拿到天使投资,创办了权大师。权大师一出生,就提出要以技术力量推动知识产权行业服务模式变革,价值重构,并且以让每个企业平等享有优质的知识产权服务为使命,让知识产权服务更简单。

03

仁者无界,权大师是做知识产权领域的

Salesforce,还是Costco?

权大师如何用产业互联网改造行业?

权大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传统知识产权服务各个环节零散的、相互隔绝的、靠人工化处理的内容和文本线上化、数字化、信息化,把每一个业务逻辑流程化、标准化、信息化。

很长时间以来,知识产权代理机构的工作都是非常传统的,纸质案卷依然流行,大数据的价值从未被挖掘出来;企业与代理人之间的沟通主要依赖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传统形式,纸质文件还要打印出来用快递寄来寄去;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也存在信息不对称,委托人只能依赖代理人告知查询结果;加上线下服务受地域限制,服务半径非常有限,同质化竞争严重。

权大师平台收录了国家商标局近2000多万条信息,支持多种搜索查询字段,在搜索结果上可直接进行商标撤销、无效、异议、许可、转让等操作;权大师通过IM系统,实现代理人与企业客户随时进行信息、语音和文件沟通,大大提升沟通效率;权大师为代理机构开发属于自己的电商系统,企业的信息化管理、客户管理都可以通过线上的系统进行,随时随地用手机了解详情。

 

这样做的结果是,权大师打造了行业第一个在线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工具平台,这个工具一方面是代理机构和代理人的“大中台”——可以快速检索,沟通客户,递交申请,完成工作;另一方面,也为企业客户提供了一个可以直接检索、查询、发布服务需求、获得服务的工具和平台,打破了信息屏障,大大提升效率。

在权大师的平台上进行商标申请注册,从下订单到上交官方的全流程只需1-2小时,材料审核通过当天就可以获得申请号,是业内商标申请注册速度最快的商标注册订单提交系统,有效地帮助用户先于竞争对手在最快的时间里完成商标的申请注册。

海尔集团就是权大师的客户,旗下800多家子公司。之前的委托作业流程是:每家子公司申请商标时先发集团公司确认,后由代理机构申请,代理机构与子公司结算费用,流程繁琐、周期长、作业量大。通过权大师平台,海尔每一个子公司拥有账户,直接在账户下单,集团可以实时查看子公司账号信息并进行操作,代理人根据集团公司指令进行后续操作,母公司和子公司可同时在各自账号上看到文件。

权大师的价值还不止于此。

有了数据,很重要一个功能就是可以监测和预警。举个例子,2014年阿里对外声明“双十一”成为自己的商标,让其他电商大呼不平。实际上,此前有电商一直在监控相关商标注册,但疏漏了这条信息。后来,这家电商委托权大师进行监控,发现“海淘”商标又在被抢注,第一时间提出异议,精确阻击了对手。

权大师还可以将监控到的知识产权线索,提供给代理机构和代理人,成为后者获客的重要来源。后续的知识产权服务再通过权大师平台进行操作和完成,最终形成数据的输出与反哺,完成“数据-服务-数据”闭环。

总体来说,权大师打造了一个数据-工具-服务闭环,既是一个链接企业用户和专业代理人的知识产权交易平台,又是一个知产用户与专业服务者的移动SaaS平台,最终实现“极致服务,极致价值”。

在权大师的平台上,既有提出需求的企业端客户,也有承接服务的代理机构和代理人,同时还有权大师自有的知识产权服务团队。相当于一手2B,一手2C,又相当于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未来发展的重心是平台模式,也就是赋能代理机构和代理人。

权大师的模式类似于美国著名的企业级服务平台Salesforce,为代理机构和代理人提供按需定制的中台服务;又类似于贝壳找房,左手为经纪人提供工具,右手为购房者提供服务;又与美国知名连锁超市Costco相似,将产品价格降到最低,将中介服务做到最好。

Salesforce的市值超1300亿美金,贝壳找房的估值也已过百亿美金,权大师无疑也令人充满想象。

在孟潭的规划中,权大师利用先进的AI技术和大数据平台,可以对知识产权产业登记、保护、交易、金融四大环节进行重构,建立新型的知识产权运行生态体系。比如一家企业要去贷款,权大师可对其知识产权进行评估,帮助其获得信用,不用再拿厂房去抵押;一位科学家去创业,有科技专利通过评估可以获得创业资本。权大师通过这些知识产权行业基础设施的构建,从而做到真正服务于产业升级、进化,服务于科技创新,服务于企业家创业。

权大师成立5年来,已经为海尔、360、百度、搜狗、唯品会等数十万企业提供了知识产权服务;也为中关村科技产业园、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平台等政府机构、社会组织提供了知识产权专业服务。2018年平台代理知识产权注册申请量超过20万件,全国同类平台业务量第一。

04

团队同心,其利断金——创始团队比商业更长久

硅谷创业教父格雷厄姆说,创始团队本身比创意更重要。

强大的创始团队,始于相信,始于同心。孟潭说,创始团队走到一块不容易,人有时候比事业长久。商业可以重来,好的团队很难再来。

 

【少年不知创滋味,权大师早期五个小伙伴在刚开工的办公室。大家热情洋溢,简单快乐。】

晁阳飞是最早与孟潭一起创办权大师的联合创始人,在与孟潭合作之前,他是孟潭的甲方客户。孟潭最早跟他聊,想做这件事,但没有合伙人不知道怎么开始。阳飞说,我可以跟你一起做。当时阳飞每年手握的预算经费就有6000万,孟潭说,我养不起你。阳飞说,“不用你养,我们养别人。”他俩达成一致创业的承诺前,见面仅仅三次。

另一名联合创始人徐清的加入也很有戏剧性。在加入权大师之前,徐清曾先后担任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和国内大型知识产权机构大客户负责人。2015年,权大师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分发的宣传册被同事拿给了徐清,上面写着一句话,“数据和技术一定会改变知识产权行业,从商标开始”。徐清一看,立刻被点燃了,给孟潭打电话。

“你在哪儿?”

孟潭说,“我明天就要飞美国,参加国际商标年会,5月1号到8号都在美国。”

徐清说,“我也在,5月1号咱们在美国见。”

等到5月1号,孟潭真的在美国圣地亚哥见到了徐清。孟潭问你来干吗,徐清说我来见你啊。孟潭说你疯了吗,我5月8号就回去了。徐清说不行,我要迫不及待见到你。徐清自己买了往返美国的机票,还专门花1600美元买门票,就为了见孟潭一面。见完当晚她就写了辞职信,第二天就飞回北京了。

加入权大师四年来,家住北京南五环大红门的徐清,每天早上都要赶去北四环外的望京和现在的昌平区北七家办公室上班,穿越整个北京城。徐清把权大师的销售团队一个个带起来,做到全国第一,为权大师做出了重要贡献。

孟潭还挖到了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信息中心处长林松涛。2015年底,经校友介绍,孟潭和林松涛在家里楼下的咖啡馆连续聊了好几天,从早聊到晚。当时孟潭已经怀孕,但没明说,咖啡一杯接一杯地喝。林当时也接到了一家著名企业的橄榄枝,孟潭游说他,“你从体制出来不做知识产权太可惜了,你来我们这,先干6个月,如果不行你就走,如果行就拿原始股。”

林想了想说,“你不用给我开工资,到年底看,如果不行咱们就分开,如果行你再把工资补给我。”就这样林松涛入职了。入职时孟潭还很忐忑,没有独立办公室,配的是3000块钱的电脑,但“林处”干到现在已经4年了。

权大师CTO穆丙建之前服务一家新三板公司,但老板许诺的承诺没有兑现,孟潭说你放心,我一定兑现承诺,而且给予你足够的信任。CMO何建晔是资深财经媒体人、互联网运营专家,见第一面,孟潭说,权大师在做一件很大的事情,是实现你个人价值的好机会,你有很多的价值还没有发挥出来。这打动了何,已经远迁广州的何建晔一周后就飞到了北京上班。

不难看出,孟潭能把这些人聚到一起,很重要一点是她身上的共情同理的能力。见第一面就很直接地表达出自己对他人的相信,发出邀请,直接而有诚意。有了相互的信任,就是良好的开始;再就是做的事情本身靠谱,权大师选择的用互联网、用技术的力量改变知识产权行业,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知识产权领域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越来越受重视。2018年国家知识产权局重组,成为集专利、商标、地理标志为一体的世界第一大知识产权局;今年6月,国家发布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推进计划,明确6大重点任务、106项具体措施;中美贸易摩擦,更表明知识产权产业战略的重要性。

权大师坐在了一个万亿市场的风口。曾有朋友问孟潭,这件事,你在意自己干成,还是干成了?孟潭说,我在意干成。但又补了一句,我自己干不成,相信别人也干不成。她的决心和自信可见一斑。

在接受我采访的这几天,孟潭团队正在接受一家战略咨询公司的把脉,复盘过去4年做对了什么,有哪些还可以做得更好。孟潭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第一性原理”,回到初心,回归本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然后用科学的方法去实现。

孟潭最近经常往浙江跑,向浙商学习。浙商给了她一个启发,就是要把事情做好,就需要用公平合理的商业逻辑去实现,而不能只靠情怀。这也是她最近思考最多的问题——如何建立一个合理的多方共赢的商业模式,最终实现长远的目标。

“你的梦想是什么?”我问。

“我的梦想就是把这件事做好,dream is right!”孟潭说,“以前阳飞问我,你死了希望别人说你是商人还是专家?我说希望是知识产权专家。挣多少钱没有意义,但把这件事做好,行业里的人一定会记住我。今天已经没有人能否认权大师对行业的改变,我们个人的理想已经与知识产权行业,甚至和国家大义结合起来了。”

赵继成频道 微信号 zhaojcpd

创新公司深度观察,由资深媒体人、商业评论员、律师赵继成创办,荣获经济观察报2017“年度杰出商业新媒体奖”、NEW MEDIA 2018“年度科技新媒体奖”。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赵继成,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