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降世,光线融资难依然无解?

原创 2019-9-24 话题分类:金融
摘要: 光线成就了《哪吒》,《哪吒》也挽救了光线。

一个月前,由于万达的优惠活动,我用40块钱买了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两张电影票。作为一部快餐型电影,我认为这一个半小时的演绎对得起连同一桶爆米花和一杯可乐在内的20块了。

然而,后续发展出乎我的意料。

截至8月末,上映一个月的《哪吒》“燃爆”影院,以46.55亿元的票房收入位列全国票房榜TOP2,仅次于《战狼2》。影片不但收获了票房,还赢得了口碑。超120万人评价的基础上,《哪吒》在豆瓣评分8.7、淘票票评分9.6、猫眼9.7,位居2019所有剧情片评分第一名。

《哪吒》背后的“操盘手”——光线传媒也自然 “光环”加身。

光线成就了《哪吒》,《哪吒》也挽救了光线。

有业内人士测算,在该片45亿元票房的基础上,光线传媒作为投资方,约能获得12亿元的利润。在上半年利润同比下降95%的情况下,这个小魔童的降世将给光线的下半年盈利带来曙光。

尽管业绩飘红,但光线融资难的困境却仍然无解。


行业持续寒冬,头部企业难逃融资难

2018年起,影视行业便陷入了寒冬。

这一年,宏观环境的变化给了“风口”企业当头一棒,影视行业政策收紧、市场萎缩;而源于行业内的阴阳合同、天价片酬、霍尔果斯“消亡”、税收整治、收视率造假等的“怪现状”也层出不穷。

这一年,影视行业业绩堪忧。在上市的九家影视公司中,业绩下降的有六家之多,其中亏损的达到四家。

这一年,王长田说,资本是有眼睛的。各种威胁来临之时,资本开始加速离场,影视公司资金流吃紧。

同样在这一年,光线传媒依靠投资、引进近百部电影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其全年利润仅次于完美世界,跻身进入影视行业第一阵营。

但是,作为行业头部,光线融资依旧困难。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并不青睐传媒公司,因为传媒公司的固定资产较少,而银行更喜欢房屋、土地质押。

银行贷款失利,头部影视企业转而求向股市和债市。

2019年H1财报显示,光线传媒账面有着9.8亿元的应付债券。说明公司在融资手段不足的情况下,只能靠发债维持资金周转。同时,大股东上海光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超过6成的股权进行了质押,据Wind数据,大股东的股权质押多次触及平仓线。


内忧外患,融资难、难、难

影视行业融资难虽有市场周期因素,但始作俑者还是“贵圈”自身。

1、在气球吹爆前赶紧离场

影视行业市场萎缩在2018年就现出端倪。

2018年票房增速只有9.1%,是近3年来电影市场票房增速首次低于10%。不少中小影视公司面临倒闭危机,上市企业深陷商誉减值的泥沼。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市场或将由此进入调整期。

一语成谶。

2019年上半年,根据艺恩网《2019上半年电影市场景气洞察》报告显示,在电影数量微增18部的前提下,电影总票房首次同比下滑2.7%,人次缩水超9000万,上座率及单座票房产出也持续下滑。

《金融时报》曾撰文称,有业内人士指出,从2018年开始项目总体上有所减少,资本投入更加理性。也有明星经纪人表示,自2018年开始,片酬和项目数量都在下降,对于有些演员来说,机会在减少。

同时,由于前几年国内影视市场增长大爆发,导致热钱涌入,表面的繁荣掩盖了落后与阴暗之处,各种隐患深埋其中,这两年潮水退去,偷税漏税、天价片酬、明星资本化等行业乱象频发。

对此,王长田曾语重心长地提醒同行,前几年行业出现一些以资本为目的的项目,伤害了投资者的感情。资本是有眼睛的,不能抱着能骗就骗的心态,而是要好好去找项目,推动产业发展。

然而,初心不改的王长田一口也没少喝影视行业自酿的苦酒。

2、行业头部也不受资本青睐

话说,没有夕阳的行业,只有夕阳的企业。这句话在中国影视行业融资领域却“改天逆命”了。

光线传媒,1998年栏目制作起家,2011年就在创业板上市,其行业龙头地位不容置疑。但资本依旧没有给予“特殊照顾”。

该公司仅在2018年有过40亿的银行贷款,其他时期与间接融资无缘。

近年来,王长田频频提及上市公司融资难,他说:“前几年票房增长缓慢,标志是资本投入的大幅度减少,很多影视公司都出现了融资难的问题,就连影视行业上市公司也遇到了融资困境,增发证监会基本不批,发债困难、贷款利息提高、股权质押有新规定。”

但绝大多数时候,起关键性作用的还是内因。融资难背后是光线传媒的经营困境。

光线挑选剧本的眼光不谓不独到。比如《中国合伙人》、《泰囧》都可谓引爆了票房,《哪吒》更是创造了收视神话,这些剧目都为光线传媒的营收事业添砖加瓦,但是,一部影视剧的带来的观剧热和收益是有时效性的,《如懿传》的延迟播出就给光线带来了极高的沉没成本。2019年上半年,光线主营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了95%,王长田卖画求现金一事倍受业内外关注。

这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押注式投资,并没有产生稳定的现金流,让公司在金融机构和广大投资者眼中稍显定性不足。

此外,影视领域多少存在着靠一部作品翻身的投机思想。在行业前景不明朗的时期,这种思想更增加了项目的不确定性。经济下行期间,投资更为审慎,谁会愿意在赚钱困难时还放手一搏呢?


专注动画,光线能否“逆风翻盘”?

说起动画片,我们第一个想起的是迪士尼;说起科幻片,首先映入脑海的则是漫威公司……

而在国内,由于传媒公司投资像挖宝,热衷拍摄各类型、各题材的影视剧,导致没有一家企业能够做到垂直领域的内容持续输出,也没能给人留下类似迪士尼和漫威公司这样的印象。

内容行业与其他行业不同,其产品具有时效性,就是过了这个热点,大家会忘记这部影视剧。由于国内影视公司急于模仿“爆款”剧集,自身没有鲜明特色,导致大家在看剧时不是关注出品方,而是看豆瓣、猫眼等等平台的推荐,影视公司的品牌并没有建立起来。

光线传媒在国漫的细分领域已经占领先机。2014年,这家已成立六年之久的老牌影视公司开始布局动画产业。2015年,光线传媒宣布成立动漫集团“彩条屋影业”,整合了包括十月文化、彼岸天、蓝弧文化、全擎娱乐和光印影业等在内的13家企业,预备打造动画、漫画、游戏和版权IP等全产业链。随后便是动画的大爆发,《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烟花》、《哪吒》等相继踏来。

但是,公司品牌的打造却没有跟上节奏,说道《哪吒》、《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些影视佳作,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出自光线之手,又有多少人会因为光线二字去电影院捧场?

如果光线传媒继续深耕该领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大家津津乐道地谈论国漫时,脑中会自然闪现“光线是国漫之光”的印象。

对企业而言,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想在市场上有“长生不老”,那就是个神话。虽然王长田和他的光线传媒能坚守内容领域,但想要成为“中国版迪士尼”,还需要在IP开发上做大文章。

根据返利网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国产动漫周边商品在平台全部动漫周边销售中的占比,已经从2017年的14.02%上涨到今年上半年的38.45%。而推高这一数据的主力群体则是95后的年轻一代。

Ip衍生品市场巨大,国外影视公司75%的收入来源于此,但国内公司对衍生品并不感冒,收入来源仅占10%。哪吒在衍生品市场有极大的需求量,据新华社相关报道,淘宝平台上《哪吒》官方正版授权的一件售价99元的单品T恤,预售两天就已卖出6000件,成为“爆款”,不过光线传媒至今仍未将其放在战略地位。

今后,王长田是否能依靠专注动画迎来“逆风翻盘”,现在还不得而知。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铮铮,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