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任正非,然后有余承东

原创 2019-9-12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余承东是更加幸运的,毕竟有的人根本等不到那个伯乐和用来证明的时间。

在流量时代,“人设”的倒掉往往伴随着大型脱粉现场,当“眼看他楼塌了”的故事俯拾皆是,真正稀奇的便是人设崩塌之后还能让人“眼看他起朱楼”的人物,在商业领域内,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算是一例。

七年前,人们说余承东爱吹牛皮于是喊他“余大嘴”,七年后,他再次立起Flag时,网友却纷纷在社交平台下留言“余诚实开始了”,著名的真香定律诚不我欺。

当外界对一个人的评价出现180°的大转弯,现实就充满了戏剧性,具体到余承东身上时,这种转变则类似于“路遥知马力”,时间会回答世人“其真无马邪?”。很显然,从“大嘴”到“诚实”的转变证明了余承东是一匹千里马,而大多人数人并不是伯乐。


高光时刻

美国时间2019年9月10日,在秋季苹果发布会上,苹果高管在介绍iPhone11时称新机搭载的A13芯片性能更好,而其身后的PPT上则显示了苹果、三星、华为、谷歌四家公司各自的芯片性能数据。

苹果发布会向来是科技圈的大事,同时也是当天热搜榜的焦点,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发布会之后,热搜的词条里却多了一条#苹果首次对比华为#,并且在该话题下,一张库克与余承东的发言对比图流传开来。

除此之外,苹果此次对标行为并没有获得网友的兴奋鼓吹,反而还被嫌弃不能支持5G、没有对比华为新型芯片。此情此景,乍一看出人意料,但实际上又在情理之中,就像苹果还是那个苹果,但华为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华为。

就在苹果发布会召开的前几天,华为新一代终端芯片麒麟990 5G在德国柏林正式亮相,作为全球首款旗舰5G SoC芯片,麒麟990毫无疑问地获得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也备受瞩目,他就是负责华为终端项目的余承东。

在余承东拥有七百多万粉丝的个人微博里,关于麒麟990的动态被转发过万,而在两天之后的IFA2019的记者会上,余承东宣布了“第一款使用鸿蒙系统的手机将有可能是明年的P40,”这一消息瞬间登上新闻热搜。

同样地,一个月前,在东莞举办的华为史上规模最大的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现身发布了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鸿蒙”,随后该消息迅速登上热搜与各大新闻头条,舆论沸腾。而这一天,也恰好是余承东的五十岁生日。

至此,位居全国第一、全球第二,动辄引起轰动影响的华为终端业务终于可以底气十足地迎接荣耀时刻。而身为消费者业务CEO的余承东也好像迎来了人生的高光,从而干劲十足。就像曾经打算年过半百就考虑退休的他在50岁当天却说:“我们搞定了芯片、大数据库、通信等这些技术,‘鸿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未来还要大干一场”。

看上去,华为出色的终端业务与今日收获赞誉的余承东达到了彼此成就,但很多人都忽略了华为终端并不顺利的过往,就像如今喊着“余总牛X”的人其实和之前喊着让他下台的人一样多。


从“大嘴”到“诚实”

2012年,任正非选择入局终端市场,但实际上,华为做手机这件事在一开始几乎没有人看好。一方面是因为华为本身是靠做通信设备而起家的 ,既没有做手机的经验也没有做2C业务的基因;另一方面则是彼时的手机市场已经被强大的苹果、三星所统占,即使不参与高端市场的争夺,国内已经入局的小米、魅族、OV也夹击着华为终端的生存营地。

面对不可预知又困难重重的前方,余承东主动请缨去参与红海里面血腥的厮杀。而在此之前的近20年时间里,余承东历任华为3G产品总监、无线产品行销副总裁、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战略Marketing(市场营销)总裁等职务,相比起来,在终端的职位待遇其实是低于他当时所获得的。

然而从业绩上来讲,余承东去开拓终端市场其实是华为最佳的人选。因为他曾用2008年到2010年的3年时间将华为无线通讯业务在欧洲的市场份额从2%提升到超过30%,成为欧洲第一。从这一点来看,任正非对余承东的新征程绝对寄予了厚望。

前途很诱人,但道路很艰险。不像入局3G网络时的抢占先机,当华为涉足终端业务时,智能手机市场已然是群雄逐鹿的局面,对于向来追求“第一”的华为而言,终端业务的开局不甚明朗。从2012年华为推出的第一款高端手机Ascend P1起一直到P6发布之前,华为手机在市场的表现与口碑皆未有出色表现。

2012年,余承东曾在微博上立下七条目标,其中“确立硬件世界第一”的目标遭到群嘲,“余大嘴”的称号也由此而来。然而就像他在小学时即使和人打得头破血流也绝不服输一样,他在质疑声里仍然笃定于第一,并且敲定了华为必须做高端的战略目标。

他说:“世界没有人记住第二,都记第一。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第二高峰是什么?很多人答不出来。想有未来,必须面向终端消费者,做高级端。”

诚如《华为终端战略》书中所言,从后往前追溯,开局不利反而为华为争取了自我修炼的时间。虽然屡次碰壁,但余承东瞄准了用过硬的产品质量去提升品牌价值。耕耘下来,2014年,搭载华为海思芯片的荣耀6发布后成为爆款产品 随后推出的Mate系列更将华为的品牌一炮打响。而敢说敢做,个性高调的余承东也同样使华为终端在舆论中获得关注。

伴随着华为手机的逆袭,余承东个人的口碑也在网络中翻盘。2018年Q2华为以 15.8% 的市占率首次超过苹果位列全球第二,余承东在2016年所说的“利用4~5年时间,在全球市场超过苹果、三星,成为全球第一”渐渐变成了现实。至此,“余大嘴”开始被叫作“余诚实”。

2018年9月份苹果发布会之后,余承东在微博发言称“稳了”,随即“余承东稳了”的表情包也开始流传,网友对余承东的态度转变也可见一斑。

事实上,如果现在去翻阅余承东的微博,你会发现他在几年前立下的Flag大部分都在一一实现着,并且那些文字下面还聚集着从2019年回去“考古”的评论。在那些评论里面,当下的赞扬与之前奚落共同展现着,充满戏剧性,同时也见证着一匹千里马的“才美”随着时间逐渐被看见。

当“真香”定律再次应验时,不得不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还好余承东遇见了伯乐。


“伟大老板”

在50岁生日那天,余承东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在配文中感谢了父母、老师同学、公司,其中对于华为CEO任正非的描述,他用了“伟大老板”四个字。

实际上,这并不是余承东第一次公开表达对任正非的感谢。对于华为员工而言,在一家宣扬“狼性”文化的公司内工作必然会在许多方面限制个性,人的锐气与棱角也会渐渐磨平,但余承东的个性依然很本色。任正非曾在媒体采访中称余承东是受他批评最多的高级干部,但余承东却说:“老板脾气很火爆,但内心宽厚,华为还是很包容,我活下来了……”

其实若提起脾气,清华研究生毕业的余承东并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文化人那般斯文,他身上反而有更明显的江湖气,像同样出身农村的刘强东,两个人都爱立Flag、diss友商,有时甚至因为过于高调的言论而惹下麻烦。

华为内部为他取了“余疯子”的绰号,他自己也曾坦陈:“我肯定是一个有缺点的人,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性格东冲西撞,所以一不小心可能就树敌了。”

这就像一匹千里马的天生狂野,想要收入麾下者,必须要“策之以其道”。任正非的做法是保持收放的平衡。

在余承东接手终端业务初期,华为内部以及外界时常传出让余承东“下课”的声音,面对质疑,任正非直接在公司表态“谁反对余承东就是反对我”,这份支持帮余承东减少了不少阻力。

2012年,由于未能完成绩效任务,任正非、孙亚芳,以及包括余承东在内的9位高管均未领到年终奖金。在惩罚之外,任正非又送给余承东一台歼1-5战斗机模型,鼓励消费者BG的艰苦奋斗精神,祝愿他们能够“从零起飞”。

任正非对余承东无疑是宽容的,他曾说:“就让‘余疯子’搞黑与白去,我们多点灰度,不正好和他对冲一下。”但这种宽容是与限制共同作用的。当余承东的做法超过某种范围的时候,任正非也会不留情面地给予敲打。

就像在余承东提出超越苹果三星之后,任正非便在公司内部禁止再提“灭了三星,灭了苹果”这种话,否则还要罚款100。

而当余承东在访谈节目中提及任正非家人将手机从苹果换成华为时,任正非便在媒体面前回应称“我们家人现在还在用苹果手机,苹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国我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狭隘地认为爱华为就爱华为手机”。

有人说任正非是表面打脸余承东,实际上是提防民粹主义。但无论如何解读,对于冲动派余承东而言,这份限制或敲打都是必要的。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作“如果华为没有余承东会怎么样”,高赞答案是肯定余承东为华为无线、终端等业务带来的贡献,认为换一个人不一定能将华为引领至此。

但实际上,余承东与华为更像是互相成就。华为终端的逆袭离不了余承东的谋略,但如果换一家公司,余承东打持久战的能力也很可能会被他稍微有点“虎”的作风盖过去。就像伯乐与千里马,二者当然是彼此相依的。

但总的来说,余承东是更加幸运的,毕竟有的人根本等不到那个伯乐和用来证明的时间。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王江河,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